绘本讲师训练营【27期】1/21阅读原创《绘本之力:应该创造条件,一生与绘本相伴》

20108 王子 

关于绘本领域的指导书,我最早读的是松居直的。

其实读松居直之前,我对绘本的了解还是空白,以为绘本就是给小孩读的彩色的、大开本的“小人书”,至于松居直是谁,根本不知道。

和孩子每天共读绘本是在孩子一岁以后,孩子越来越爱听绘本故事,我也越来越爱看绘本,想对绘本多些了解,一位做绘本馆的宝爸推荐我读松居直的《幸福的种子》和《绘本之力》,还特意嘱咐说,《绘本之力》把他的眼泪都读出来了。

讲绘本的书能把男人的眼泪催出来?我很好奇,立刻网购了那两本书。先读的《幸福的种子》,给我的震撼难以言表,我才知道,给孩子读书原来有那么大的作用。

我陪孩子共读童书的初心,只是缘于我也爱读书,希望孩子也能成为爱读书的人,以及幼时读书的美好记忆至今让我感到温暖。

《幸福的种子》给我当妈做母亲指出了明确的方向,而《绘本之力》让我明白,那颗幸福的种子是如何萌芽、成长,并散发出能使人一生温暖的力量的。

《绘本之力》是松居直与日本另外两位文学大家合著的,准确的说,是三位作者在一次绘本研讨会上的演讲和对谈。

作者之一的河合是日本的著名的心理学家,在国际上也有很高的地位。

作者之一的柳田邦男则是著名的纪实文学作家。

只有松居直才算是真正的绘本圈人士。

《绘本之力》的翻译是朱自强,我国著名的儿童文学家。他在翻译这本书时,曾感叹,在日本,是顶尖的学者和作家在关注、关心、关怀儿童文学,但中国,周作人、郑振铎、赵景深、叶圣陶、茅盾等人之后,再也不见大学者、大作家对儿童文学亲力亲为。

柳田邦男讲述了自己与绘本相遇并爱上绘本的经历。

他在57岁时,25岁的二儿子自杀了,他陷入抑郁的状态,什么事也做不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三个月。

有一天,他走进书店,因为他是纪实作家,平时到书店只在小说或纪实文学区域看书,那一天却不知怎的走到了绘本区,他发现,小时候他给孩子们读的绘本,在书店依然有售卖,还有很多新的绘本也陈列其中。

绘本《风又三郎》的封面吸引他拿起翻阅,读着读着,他脑海中不断浮现中自己的少年时代,那天他买了包括《风又三郎》的好几本绘本,慢慢阅读的过程中,他感受到自己受伤的心灵正在平静的愈合。

之后,柳田邦男又读了很多其他绘本,他得出这样的结论:人活到后半生,应该把绘本放在身边,慢慢、用心阅读,那些在工作中、忙碌中被遗忘了的很多珍贵的东西,会一一浮现。

他认为,如果大人不喜欢、不亲近绘本,就没资格劝说孩子阅读绘本。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信柳田邦男的这种感受,热爱绘本的人都不陌生,有一次,我读方素珍的翻译的《花婆婆》,文中那个坚持要实现诺言,要为世间做件美丽的事情主人公,就激出我对自己少年时光的回忆,掩上那本书,我想起自己幼时的梦想、趣事,我的童年其实很孤独,但《花婆婆》激出的回忆,却很温暖。

还有一次,和女儿共读绘本《我依然很爱你》和《外婆住在香水村》,读着读着泪流满面,那两本书,一本激起我对奶奶的思念,另一本激起我对母亲的怀念,她们两人都离世几十年了。

哭,也是一种宣泄,我是个喜欢躲起来哭的人,但和女儿共读时,我毫不掩饰,女儿看到我哭,总是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轻轻抚摸我的背,像她伤心落泪时,我对她那样。

在我看来,不止是像柳田邦男说的那样,到后半生时多读绘本,而是要创造条件,一生和绘本相伴,从绘本中获取力量,从绘本中与自己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