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见你那天起,我这一辈子呀,就你一个了

96
可可了不起
2017.12.11 22:48* 字数 1847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

我是江家大小姐,上面有三个哥哥疼,下面也没有弟弟妹妹要照顾,在临安城里,要什么要什么,在醉江楼里喊一嗓子,三个哥哥立刻骑着马来找我,我就是喜欢折腾他们,谁让他们不同意我喜欢林一白的。

第一次见林一白是我十七岁,那天是元宵节,我带着一堆丫鬟去猜灯谜,可平常不学无术惯了,一个灯谜也猜不出来。

可是这时候我看见一个白衣少年,他就站在我的右前方,左手扶灯,右手接纸,发髻轻绾,侧颜动人。那一刻时间好像停下了一样,没有聒噪的外界,只有他和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在临安城里混了这么多年,却从没见过这样的少年。

我马上派丫鬟去打听这公子是谁,半日后就得到了消息

不食人间烟火味,林家公子是一白

从那天起呀,我就开始各种方法打听他的消息,想要接近他。

丫鬟回来跟我说,他最近总是在醉江楼二楼喝酒,我就一上午耗在那儿,直到等到他,可一见到他,我想象过好几次好几种的对话全都没用,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灰溜溜地逃走。

丫鬟们拿我打趣,说以前从没见过我这副落荒而逃的模样。

这事几天就传到三个哥哥耳朵里,他们仨天天来给我做思想工作,说是虽然这几年有缓和,但江家和林家的关系还是不好,爹爹肯定不会同意,让我趁早放弃。

可我江应雪喜欢的人能放弃?

那天早上我起晚了,醒来匆匆忙忙往醉江楼里跑,一不留神普通磕在地上,可真疼啊,我龇牙咧嘴地喊疼,丫鬟们大惊失色地往前跑,这时候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

“应雪你没事吧”

林一白!是林一白!我在地上愣了一会,回过神来赶紧把手递给他,这么好的肢体接触机会我可不能浪费

从那天起,我就以感谢为由天天请他去醉江楼喝酒。我们俩聊天聊地聊诗聊生意,我越来越发现他就是我下半辈子的归宿了。

终于我鼓起勇气跟爹爹说了这件事,爹爹一怒之下把我锁在房里,任哥哥们怎么求情都没用,好嘛,哪有什么事能难住我的,我开始绝食。

绝食第一天,丫鬟们说爹爹咬住不松口,第二天,还是不松口,第三天,不松……

再往后就不知道了,模模糊糊地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只看见林一白和爹爹坐在我的床前,三个哥哥站在后面,好久也是没见到他们这么紧张的样子了呢。

“喜欢就在一起吧,不就这么件小事嘛,闹什么闹”爹爹一边摸着我的手一边温柔的说,其实我看见他眼角的泪了,我鼻子一下子酸了,我为了自己心尖上的人伤害了他心尖上的人,可这比直接伤害他更让人难过了。

林一白扑通一下子跪在爹爹面前,“伯父放心,我一定一辈子对应雪好”

成亲那天,林一白真是帅呆了,他拉着我的手,我想,我真是最幸福的人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

我是林家的小公子,从十五岁那年起在江家见过江四小姐,就喜欢上她了。她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应雪,正应了那雪的样子,纯洁无瑕。

那年她还只有十四岁,我跟随父亲去江家谈生意,临走的时候见到了在雪地里跟丫鬟玩闹的江应雪,她笑起来真好看,我就在那看了她一小会,就好像一点都不冷了。

可是父亲把我带走了,他说江家不是简单的人家,不要我跟他们掺和在一起。

但我太喜欢江应雪,我常常借着生意的由头去江家看她,去醉江楼二楼看她在下面逛街,还是没有那个勇气跟她说句话……

后来父亲一狠心把我送去了廊下,让我打理那里的生意。我在那儿待了三年,直到今年父亲才允许我回临安。

真是好久没见江应雪了,我跟父亲说想要休息一下,父亲同意了,让大管家暂时接过我手里的生意。于是我每天都去醉江楼二楼,想知道还能不能从上面看到下面的江应雪。

看来江应雪是长大了,不在街上到处乱窜了,后来有一天我在二楼的角落里看到了她,她总一副有心事的样子,是有什么事不顺心了吗?

我没勇气去问她,但是我好喜欢每天去醉江楼的时候都能在那个角落里看到她。

那天我像以前一样去了醉江楼,却没有看到她,去哪了呢?我抬眼向下面看去,那不是江应雪吗,怎么还摔倒了,我着急的跑下去。

“林一白?”

她竟然知道我,我把她扶起来,扶她上了二楼,那一次才是我才终于好好看着她,心里面扑通扑通跳。

从那开始,她时不时约我去临江楼,我们聊天聊地聊诗聊生意,我说话的时候她就静静地听我讲,她说的时候又滔滔不绝,真想看看她这小脑袋瓜装了多少东西。

那天我看着江应雪,一下子就定了主意,不管父亲怎么说,我一定要娶她。

好在这两年,我通过在廊下的努力,让两家的关系不再那么紧张了。

我终于说服了父亲,就在我们好生准备想去江家提亲的时候,江应雪三个哥哥打进了我们家,非要抓着我去马上跟江四小姐成亲。

等我到了江家,看到床上虚弱的应雪,我的心都碎了,心里就想着,这姑娘爱我那么深,这辈子都要好好对她。

大婚那天,江四小姐真是美极了,她穿红衣从来都这么好看。

四月春风吹过我们的脸,我这一辈子呀,就你一个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