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抚风尘,不坠岁月 - 草稿 - 草稿

前一篇文章写到19年12月份,后面实在写不动了,这一搁笔又是一年。重新开始写一篇文章,又是和自己的一场博弈。我鼓足了勇气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终于到了儿时作文里幻想期待的2020年,原来这一年没有时光机也没有任意门,没有不死的生命,没有变快乐的药水。

本应该更加的积极向上,写一写这一年经历过的太阳,温暖和光明。写一写可亲可爱的人们。可是这些年的风从来都没有刮偏过,每一阵都呼啸过心头。一场动荡又接着一场惶惶不安。我既没有出世的通透又无入世的精明。

所以我这一年陷入了自我折磨,最近更是从未有过的悲凉绝望,周转于人情世故之间,笨拙又生疏。应付着一地的鸡毛,偶尔不怀好意。我的抗争挣扎,总是杯水车薪。

今年26岁了,好像18岁到26岁是biu的一声就飞过来了。随着年龄的增长,好似身边也有变动。开始认识到情谊的浅薄,功利的可爱。我依然天真,我不得不被迫虚伪,甚至我也辨不清真假。我依然不甘,但最终我不得不妥协。

我学着蒙上眼睛欺骗自己没有看到那些虚伪的嘴脸,伪善背后的獠牙。但更加怀念曾经洁白的云朵,温柔的捧花。可是纵使这样,迎面而来的生活给我一个重重的的大巴掌,时而也递来一颗糖。

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又一件的大事,亲眼目睹黑暗与离别,无休无止。我经常能听到牙齿咬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原本想说点什么,胸口闷的生疼,喉中都似有血腥,嘴张张合合最终都化作一声叹息。

2020年元月~如果不是为了荣归故里,远走他乡毫无意义


现在是2021年2月,我在回想去年的一月我在经历什么。

因为自如涨了房租,我被迫从二环搬到了五环,搬了三趟才把东西运到新房子。

二月~荆楚大疫

疫情发展之迅猛超过了所有人想象,每天早起都要看一下新增的人数,剧增的数字使我心惊。

三月~孤独胆怯又浪漫

四十多天里没有和人当面说过话

四月~拿你有的,换你要的




这个好吃 给你

爱逞强的小朋友


当工作压力与生活压力,都堆积在一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是吃一颗糖就能开心的年纪,冷暖自知,唯有自渡 !

村上春树言: 不必太纠结于当下,也不必太忧虑未来,当你经历过一些事情的时候,眼前的风景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人在异乡,不要生病,不要受伤,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自己,才不会想家

时间并没有治愈什么,它只是给了你喘息的机会,让你去处理伤口,在这段时间里还会发生一些别的事情,就像大雪一样,一层一层的盖住伤口,但这只是盖住了,伤口并没有愈合,只要你想刨,总能刨出点哀怨和不甘心来。

如晶说的:这种情况下,不合群只是表面的孤独,但是如果硬逼自己合群,那就是真的内心孤独。

你要珍惜你的不良嗜好,因为它可能是你热爱生活的主要原因

六月~不高兴不可爱,要你管

还是20岁以前可爱一点,听风是沙沙作响,听雨是,

十月~人间碎银几两解百愁

十一月~认为人人皆善,原来是没有碰到所有的人

十一月~心里有爱,眼里有光

11月,新入职了好多小伙伴,我们团队也加入了一个99年的小姑娘,

十二月~谁人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

我以为我的25岁会是和爱的人去看山河大海,落日余晖。没想到在这个已经要谈婚论嫁的年纪我还在路上寻找自己


我内心需要有很强大的力量,支撑苦难还心存善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