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习惯,还活在我身上。

在看《蓝色大门》的时候,女二号让我很是难忘。她为了能一点点靠近自己喜欢的男生,一直捡扔掉的垃圾,很宝贝地放在盒子里。


“如果我用他的原子笔,一直写他的名字,把水写干了,他就会爱上我。”她说着。

少女时期的我们,还可能学过袁湘琴给江直树写情书,偷偷拿走他用过的笔记本,平整地放在书包的最里面,偷偷翻看的时候忍不住傻傻的笑,但现在,再不会相信这种犹如“咒语”般的话了。


不过,每一年我都要回到故乡吃当初他很喜欢的麻辣面。五年前,他坐在隔我两个桌子的位置,我看了许久,直到他回头,才认出来一些。在那个刹那,关于他的一切如潮水般向我涌来,我才忽然发现,再遇见,我已经快认不出他了。


我每一次都安静地吃完面,在心里跟自己承诺下一次再也不来了,可隔了一年,还是会去吃一碗麻辣面。


后来,我终于能接受,我们不会再在一起这个事实。我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继承那些,你拥有的让我着迷的品质好好地生活下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