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的108公里(第一天)——探索

96
淮源笑笑生
2018.05.21 19:56 字数 818

终于在忐忑中上路了。

5月15是大家集结的日子,5月16日将开始4天3夜108公里的戈壁挑战。

从4月底开始,嗓子痒,出现了严重的咳嗽,各种药不见效。多说一会话,就会咳嗽不止,电话里,会谈中,大段的咳嗽使沟通无法继续。这场持日旷久的咳嗽,咳的惊天动地、如鲠在喉、肝肠寸断、连绵不绝。一直持续到出发前夜,稍有好转迹象。亲人们都劝我放弃这次徒步挑战。

出发前一周一个对公司来说意义重大的项目开始启动,妻弟在我们的再三鼓励下放弃家里无忧无虑的混日子带着全家来到我们身边开始小创业。

身体、事业和生活看起来都不赞成我去做这108公里的戈壁徒步,像梦魇一样的魔手拽着我。

可是,我还是出发了。

我不想放弃对自己的承诺,不想放弃150位支持者的期望。

上海出发,中转兰州,再到敦煌。两次转机都坐在靠窗的位置,进入西北的飞机飞的并不高,让我有机会俯瞰西北大地。

在兰州转机中,遇到了同是上海出发的队友珊珊,我们因为兴趣一起聚在了混沌商学院途友群里,她来参加这次徒步也是受了我的影响。之前一直没有见过面,开朗而率性的女孩,让我们一见如故。

黄土高原,浑厚而苍凉。一道道山梁,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叫它山或许不准确,因为是光秃秃的裸露。一道道山梁,或褐色,或黄色,光秃秃的延伸很远,没有一点绿色,好像没有穿衣服的老人,皮肤都裸露着。期间散落着一些城市和村庄。

越近敦煌,这种裸露感越强烈,让人能想到的是除了苍凉还是苍凉。慢慢的看到了一点点的白,为黄褐色单调色系增加一些灵性,那是高处的积雪。

到了敦煌已是下午,我们小组的14人到了12个,小伙伴们简单寒暄集合一起赶上参加了下午的出征大典。

出征大典隆重而激情,13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戈友被分成白黄蓝绿四个团8个营81支队伍。授旗仪式庄重而威严,充满了仪式感,让每一位即将参加挑战的途友好像待发出征的战士。敦煌的夜9:30才签约、全部黑下来,狂欢和初聚之后,临睡已经凌晨1点。

5月16日正式出发,六点起床,七点半大家集合坐大巴,驶往大漠深处。

真正的挑战开始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