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书

很喜欢前几天住的一个民宿,客厅的布置,让我觉得很舒服。不出去的日子,可以在里面静静的看书,或在榻榻米的小桌前,或是窝在书柜前的椅子上。还真就这样,住着的两天,把带过去的蒋勋先生的《生活十讲》给看完了。

因着蒋老师在书中讲到爱情和性相关的问题时,介绍了几本书。《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就是其中一本。这两天把这本书看完了,除了被禁部分的原因,我看到作者描绘的身处工业时期,不满于工业文明进步对人的压迫和束缚,以至于失去了很多属于人本能的东西。

作者处的工业时代如此,而如今处在文明程度更高的信息化时代,又何尝不是如此。精神的荒芜,心灵的空虚,虽身处人群中,却感觉很孤独,是都市人普遍的常态。人们被各种无形的压力驱使着像陀螺一样忙个不停,偶尔虽然也会停下来思考,却依然被文明进步的齿轮裹挟着向前,不会过多的停留。更难有机会活出那个真正的自己。

性是人本能的一种需求,却总是被遮遮掩掩,羞于启齿。青春期的疑惑也不能被很好的对待。这样一本书,也许就如蒋老师所说,会是很好的一种自我探索的方式。说到这方面,想起一部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看完后留在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不是关于女主的种种。而是小男孩在梦遗过后被父亲发现,带他去红灯区找女人的画面。这一幕让我非常震惊,在那个年代,原来父母可以这么开放,如果是现在的中国父母,可以想象,打死也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试问自己碰到这样的情况,即使受过这样的启发,也未必愿意这样去做。

我自己在成长过程中,这部分是一个很大的空缺,凭着感觉和本能,稀里糊涂走进婚姻,莽莽撞撞的生下两个孩子。很感激后来的日子让我学会对生活真正有用的一些东西,得以在混沌中及时刹车。不然很难想象无名状态下到现在生活的一地鸡毛和无可奈何。对于下一代,我相信自己会更敞开更诚实的面对,也会多一些坦然和接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