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 5 神册阁禁地

与此同时,啼方王城,正在举行盛大的上乘法师加冠礼,在无数的喧嚣背后,也有一双眼睛盯着这一切,这便是晏国师,这是晏三十年来第一次回到啼方,此行他将要夺走三十年前就想得到的啼方神册,传说啼方神册有上古阵法,晏相信他想实施的阵法在啼方神册也能找到。

      “我等在王城停留数日,等的就是这一天,今日加冠礼,王城守备皆在王宫,神册阁守卫定然空虚,想不到三十年了,我晏又来取啼方神册吧,哈哈哈~”晏国师冷笑道。

      “众门徒听令,玄、空二人在王宫附近留意卫队动向,鸠在城外看护好龙马,只待为师取回神册立刻赶往鬼蜮城与君上汇合!其余人随我到神册阁取回啼方神册!”晏对着门徒说到。

        “是,师尊!”众徒应声。

        神册阁乃存放啼方神册之地,啼方神册乃啼方至宝,千百年来,能见到神册的人仅有王室历代国王。但神册之阵法乃天下阵法之最,更有许多邪祟之法记载,王室恐神册被盗,为歹人利用,随将神册封存于神册阁,但三十年前,晏、潇为了争夺啼方大乘名号,打起神册主意,也仅有这一次,神册处于被夺走的危机。而后三十年,一直安然无恙,啼方国王怎么也想不到,三十年后,晏又回来了。

      晏带着六个门徒穿过王城,加冠礼之日王城内热闹非凡,各门各派云集,商贾穿行,走夫贩卖,晏伪装成铎泽商人小心的穿过玄武大街。

      此刻的他更要万分谨慎,稍有差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他们已经在啼方王城停留了九天,摸清了城内所有卫队换班时间,更是把神册阁结构图搞到了手,以及算准了今日护阵的高级法师都去了王城独留了两名三乘法师在此护阵。对于他这个九乘法师来说还是能轻松应对。

      神策阁在王城东南,沿玄武大街经朱门巷便是神册阁禁地,神册阁历来由神册门镇守。虽说此刻王城守备大都在王宫,但这里依旧留有两队人马以及两位神册门三乘法师护阵。神策阁上下七层,啼方神册便藏于第七层,神册阁通体雕龙画凤,但由于年代久远,所有墙体和梁柱都呈现出暗褐色,余晖横撒,更添一份庄严。

“哎~,众位师兄都随师尊去参加典礼了,独留我二人在此护阵,我说,要不咋们也去吧!”站在大门左侧的一位法师说到。

“你可别瞎想,要是让师尊知道,又得挨板子了,上次不就是因为你练阵分了神害我们都被罚”右侧略高的法师回道。

“天呐,我可是三岁习书,六岁练阵,今日却落得如此下场,哎~“

“你说人家都去王宫有美酒佳肴,我等却要在此看守,这神册阁机关重重又有禁军把守,哪个不想活的敢打神册的注意啊,哎,真倒霉,此刻要是有一壶酒暖身便是极好啊~”矮个子法师又牢骚道。

“行了,行了,此番护阵也算是修行分内之事~”

“谁?!”矮个子法师看着远处的一行人惊呼道。

  晏与众门徒化作神册门门徒模样径直走来,沿途遇巡查卫队,见是神册门人便未作盘问。

“呵呵,二位师兄辛苦了,我等受师尊之命,前来替下二位师兄护阵,来来来,这是上好的御酒,师尊嘱托我给你们带来的,二位快尝尝。”晏边说边从门徒手中接过酒壶。

  “哈哈,我就知道师尊他老人家还是疼爱我的嘛,看看,这可是御酒啊!”矮个子法师惊喜的说到,刚刚的郁闷烟消云散,边说边从晏手中接过酒壶。

“慢着! 师尊令我二人在此护阵,此刻大典已经开始又怎会派人替换我们!再说,你等模样甚是生疏,我在此修行已六年,未曾见过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人!你们到底是谁?”高个子法师发现了马脚,顿时后退摆开阵法来。

正在喝着酒的矮个子法师听到此言甚是诧异,酒壶都未离手呆呆的望着旁边的师兄,转念又一想是未曾见过这几个人。也随师兄摆开阵法来,四周卫队听到有叫喊,也迅速赶来,丈八长矛都对着晏一行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