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群体素质真的很低吗?

改革以来,随着北上广一线城市发起,百万人流大迁徙,南来北往,遇到的人、事也是千奇百怪,形形状状。火车站应该是最能反映一个城市的level的了。

今儿个,听同事BD就生动的讲述了出高铁站巧遇奇葩的故事!

事件背景:高铁站出口一般都有南北或者东西之分,而一旦出战,再想返回另一出口就要从高铁外绕个小半圈,再想通过里面通道直达是不可能了。

从上海会老家的路痴BD,就这么不幸地出错了出口,本来从东口出去即是回乡下的大巴售票处,从西口出来不可避免的要绕一大圈,关键,高铁站太荒芜,除了交错的路,远处就是乌黑黑的麦田了。更可悲的是,大巴站相当简陋,一个小屋子售票,随便红砖垒砌的一头高的强圈起来的车站,在不是春节国庆的返乡潮时,人烟稀少,独自走着,不时会心里发毛。因此,门口三轮、出租云集啊,出租车司机一般是中年男子,而三轮主人大都是老头老太。

凌晨一点左右,一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不过百的小女子,为避免意外危险,本来想要不乘个出租,一想,南北出口也就没几里路吧,而且路上还偶尔有巡逻的,就一路小跑朝另一方向奔去。而对于三轮载客人的招揽,问询,BD只能假装无视(不能保证载客安全,同时万一绕路被宰什么的,一个女生,三更半夜,独自一人,怎么想怎么感觉不好)。偏偏,偏偏,一个大约六旬有五的老太太,驾驶着她的敞篷小座驾,又在转角红绿灯处遇到,于是开启一段拉拢之词。说什么,转到另一出口步行要半小时之久,她一趟就收五元,别人十元之多呢等等云云,一个半分钟的红绿灯听了一顿唠叨,BD只能不停礼貌地回:不需要,谢谢;不用了,谢谢。。。

好不容易红绿灯一过,心想着终于解放了。

跑到对面,问了一道路值班人员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也没看清是交警还是协警,这一下,老太太又凑了过来!!!

看着老太太裹着厚厚的衣服,就这么在黑夜里窜来窜去,BD只能说,夜太黑,小三轮连灯都没有不安全,你也注意注意点。看她有些许放弃之意,随之,BD撒腿又开始朝另一出口跑去。好巧不巧,一出租车迎面走来,这大好机会,立马伸手拦下来钻了进去,终于不用听可能来的唠叨了。

可是,在车掉头之际,忽然冲入耳朵骂声一片:什么熊货不乘车早说啊,就几个臭钱显摆啥啊及其他不堪入耳之言。

DB从车窗里扭了扭头,看看了那老太,又喵了一眼制服人,只几秒钟,车子扬长而去,可是BD心里却一阵不解。

这是为何???

没坐了那小三轮,就迎来主人一顿大骂?

路边那制服之人也似乎对小三轮视而不见?

这是什么情况?

好吧,BD不得不承认,我终见到了市井之生活。

在这小城市里,小摊贩小三轮与小制服间独有的生存法则。而待宰的BD就沦为三轮的肉,成为看客们的笑谈抑或一笑而过的又一个过客。

在三线城市这个应该是最习以为常的场景了。被三轮骂的乘客或者骂乘客的三轮载客人。我在想哪怕你坐了他们的车,下车后他们就不会有其他种种的埋怨吗?不得而终了。BD也就是感叹了下窘状,无奈地摇摇头。

应该远不止三线城市吧,在上海,也碰到过类似的人。

女生没事最喜欢的就是逛街,对于买衣服来说,试衣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是经常在高档女装品牌店听到在客人走后服务员各种不满和埋怨:不买试什么试!一看就没钱,竟来蹭衣服回去肯定买个地摊仿!有几个钱得瑟的啥,不就千八百的衣服嘛,真拽!......

忽然发现,不是你在哪个城市才会遇到低素质的人。

突然想起和朋友Y参加泼水节回来乘地铁的时候,虽然带了替换的衣服,一天的折腾也都湿透了,只能顶着半干的衣服乘地铁回家。刚开始人多又拥挤,朋友Y只能站着,待地铁行了多半路程,位子空出了一些,看着Y还是站着不准备做不免疑问不已。Y只回了句:衣服没有全干,备用的东西也都是湿的,弄湿了座位,后面的人就没办法做了。我只一阵惊愕。

不是因为一线或是三线,也许没有天下为怀的时时助人,可当真的为公众着想,能考虑到不麻烦别人时,才会可以谈素质;只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唯利是图时,根本不会涉及素质道德甚至人性。而抱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思想,这样独自一个人往往是走不远的,怎么再谈会有什么建树成就或是获得多大的利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