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奶奶,你什么时候死?我丧假只有七天,你再不死就耽误了!”

文字:陆安知

前因:“你女儿自己倒贴的,怀孕关我家屁事”“我要告你儿子强奸!”

我弟在工作上有多不靠谱呢?

这个人从来不知道踏踏实实工作是啥,眼高手低,工作能力差得跟个智障一下,还整天自怨自艾觉得自己是怀才不遇,又吃不了苦,明明自己问题一大堆还天天抱怨,动不动就说要炒老板鱿鱼。

关键他不仅敢吹,还真敢做。

我粗略估算了一下,刚毕业那两年多的时间,他换了差不多有七八个工作,几乎每个季度都在新公司入职。

工作频繁更换,又不愿反省,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就没挣到什么钱,说是说工作了,实际上一直入不敷出,还和没工作一样。

在我妈多年的纵容下,他早就挥霍惯了,能力和工资低到可怜,花销却一直很高,说是要保证生活质量,其实也都是乱花钱,天天胡吃海喝,甚至有些钱都不知道他花到什么途径去了。

自己钱不够花,自然是伸手问我妈要,他工作多年还一直问家里要钱,几乎没有中断过,我妈爱子心切,都是有多少给多少,俨然慷慨如同一台印钞机。

眼看着我弟工作时间越来越长,跟家里要的钱却没有减少的迹象,而那两年家里又出了点事花了不少钱,这时我妈才醒悟过来,不能再这样无限制地给他钱了。

于是,和我爸一商量,决定节制一些,适当减少我弟的花销。

节制的方法也是很简单,我弟要一千,他们给五百,我弟要两千,他们还是给五百。

我弟弟挥霍惯了,花钱本来就跟流水似的,一下子少了个提款机,心里很郁闷,开始跟我妈闹,耍起横来。

我妈心软,想妥协,我爸铁了心一直拦着,最后闹了一圈也没啥结果。

拿到的生活费突然少了,支出却一直没有减少,罗德文同学(我弟)极其不适应。

但凡有点上进心,有点良知的人,在这个时候应该都会好好想想,自己努力多挣一些钱。

但我弟这么自我的人,肯定是不会这么想的,他只会觉得是别人的问题,比如公司给的工资太低了,我妈不该给他“减粮”,或者……可不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弄点钱来花?

坑蒙拐骗偷的事情我弟小时候干过不少,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他倒是收敛了一些,估计是怕坐牢,所以不敢轻举妄动。

于是,他灵机一动,打起了奶奶的主意。

早年时候,我们家穷,也没有攒下什么钱,我爷爷死后,三兄弟争家产争的基本上都是田产地产之类的,我爷爷死的时候也留了一点钱给我奶奶,但应该不多。

农村的各种政策慢慢实施以后,老人家倒是能通过补贴、卖农产品拿到一些钱,再加上我三叔时不时给她塞一点,这么多年下来,老太太还是有一些存款的,具体多少,我倒是不知道。

我弟骗钱的手法很拙劣,就说自己准备讨老婆,急着要钱,这事儿其实只要稍微问一下家里人,就能知道他在撒谎。

偏偏我奶奶也不知道是老糊涂了,还是关心则乱,想都不想,转身就钻进房间,颤巍巍拿出一个裹了好几层布的红布包,掏出两万块钱给他,我弟拿到钱之后便扬长而去。

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场,后来奶奶无意中和三叔说起这件事情,三叔才发现奶奶被骗了,特地从外地赶回来,杀到我家里,那时我弟早就溜之大吉。

三叔说,那是奶奶给自己准备的棺材本。

我奶奶和两个儿媳关系虽然都挺紧张,但是因为三叔孝顺,在家里也都是吃穿不愁的,花钱的地方并不多,用她的话说,攒下来的钱就是用来做棺材本的,虽然那时候到处都在倡导火葬,他们老一辈的人还是格外看重“入土为安”。

三叔让我家里还钱,我妈据理力争,愣说是老人家主动给我弟的,死活不愿意还,我奶奶也一个劲说算了算了,但其实自己的棺材本没了,她心里特难过,听说还偷偷哭了好几次。

后来,在三叔的努力争取下,又请了族里长辈出面,我爸妈终于把那两万块钱代还给我奶奶,这事儿才算告一段落。

我弟骗我奶奶说要结婚,要说依据,也能找到零星半点。

这人事业上没什么成就,但是情感史倒是挺丰富的,谈过不少女朋友,这也是为啥他向来花钱花得那么快的一个重要原因。

也不知道这些女孩子,是哪根筋搭得不对,看上谁不好,看上这么一个废柴。

之前说过,早在中专的时候,我弟就开始谈恋爱了,当时还让一个女孩子怀了孕,从那之后开始,身边的女孩换了一茬又一茬。

这么多女孩,大部分在一起没多久就因为种种原因被他抛弃了,但也有那么一两个走得长久一些的,小芮就是个例外。

也不知道是我弟认真了,还是被女朋友逼得纯粹走个过场,他最后把小芮带回家见了我爸妈。

别人家的闺女来见我爸妈,那场面想想就觉得挺可笑的,如果我在场,我应该会直接把对方劝走,免得被我弟、我爸妈祸害一辈子。

然而,不劳我亲自动手,那姑娘生生被我妈气走了,具体情形我也是听家里其他人说的。

我妈早些年不是受过我奶奶不少委屈吗?究其原因,还是在婆婆(我奶奶)眼中,儿媳妇没什么地位,讲白了,她们就觉得,儿媳妇娶回来,就是为了分摊家务的,没有地位也正常。

我妈和我奶奶闹矛盾闹了这么多年,我妈但凡稍微反思一下,都会知道,不该用这种方式让悲剧继续重演。

可惜她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反思的人。

小芮是下午到我家的,简单聊了会儿天之后,做晚饭时,我妈就开始指挥她打下手,开始小芮还觉得没啥,只当顺手帮个忙,还挺积极,很开心。

吃完饭后,我妈磨蹭了好一会儿,之后叫她去洗碗,这时她已经有些不高兴了,但还是照做了,估计是第一次见面,想给婆家留下一个好印象。

有人可能不明白,第一次见面就让洗碗,正常人到这应该就已经爆发了吧。我倒是能理解,因为感觉能被我弟骗到手的姑娘,应该都不太聪明。

但再傻的人,也是有底线的。

吃完饭之后,我妈居然直接开始指挥小芮去洗衣服、拖地!

我估计要是这姑娘再傻一点,多半会以为这是爸妈给她设置的考验,傻乎乎地觉得自己要经得起考验才能嫁到我们罗家。

好在她还没傻到那个地步,委婉地表示拒绝了。

她拒绝,我妈却发飙了,当场表示:“你连这点家务都不会做,我们家德文娶你过来有什么用?”

小芮被气得当场就离开了。

就这样,我弟这么些年以来唯一一个带回家的姑娘,愣是被我妈气走了,在那之后,再也没有这么蠢的姑娘出现过。

我弟21岁就大专毕业了,但一直到26岁才找到一个还算正经的工作,还是家里托关系给他硬塞进去的,在省城,事少,稳定,整个一养老企业,特别适合他。

当然,有得必有失,工作轻松不用吃苦,自然挣得也少,他好歹是个大学生,挣得还没有我初中毕业的姐多。

我妈见他终于可以踏实工作,高兴得不得了,又把金钱的口子给他放开来了,还一个劲跟他说,只要好好工作就行,钱可以慢慢赚。

钱是可以慢慢赚,不过像他这样,迟早坐吃山空。

我弟总是装作自己很忙的样子,好证明他确实努力工作了,实际上什么情况,也没几个人知道。他还是用各种借口跟家里要钱,到处挥霍,吃饭喝酒,还说是应酬。

我妈有时候也气得半死,但是想到他终于愿意安心工作了,还是选择了妥协,由着他去。

我奶奶经历了我弟骗钱那件事情之后,一直都有些郁郁寡欢的,之后得了重病,加上本来身体底子也不好,没过一两年,就卧床不起了。

后来病情越来越重,一天不如一天,她却越发挂念起这个不肖孙子来,说要见见我弟。

她先是和我妈说,我妈因为旧事心里怨恨她,存心使坏,口头答应,却没告诉我弟,后来我三叔发现,才一通电话打到了我弟那里。

我弟一开始不愿意回,嫌路远,三叔狠狠骂了他一顿,又威胁他说不回来就要追究他那两万块钱的事情,我弟这时才不情不愿地买了回去的车票。

我弟回去的时候,奶奶已经接近油尽灯枯,连意识都有些模糊了。

她一直吊着一口气,但气若游丝地,也不见好,就这么熬着,说话也迷迷糊糊,说不清楚几句,别人要很费劲才能听明白。

那几天她老是喊我弟弟名字,时时都想见她,偏生我弟又不乐意一直陪在她身边,经常露了个面之后就不知道溜哪去了。

我弟回去的第四天,奶奶又说要见他。

被我三叔寻来的我弟,很不耐烦地听奶奶说了一大堆话,又听不清。

我弟敷衍了几句,奶奶都没听到,继续询问——那时奶奶听力已经不太好,跟她说话要很大声她才听得到。

我弟大声喊道:“奶奶,我请的丧假只有七天,你啥时候死啊?再不死都耽误我回去上班了!”

这次奶奶听清了。

话一出口,奶奶眼睛瞪得老圆,像是难以置信似的,之后就喘不过气了,挣扎了没多久,就一命呜呼。

毫不夸张地说,奶奶是被我弟活活气死的。

听闻这事儿之后,我爸象征性责骂了我弟两句,没有继续追究,我妈和奶奶本来就积怨已久,更是充耳不闻。

之后三叔和二叔一起过来找我弟算账,声势浩大。三叔气不过,抡起巴掌就往我弟脸上招呼,啪啪两个嘴巴子,我妈护犊子,跟三叔动起了手,往后家里跟三叔的关系也很是恶劣。

这么一闹,我弟在家里也待不下去了,所有人都想赶他走,我妈当天下午就送他离开了,连奶奶的葬礼都没有参加。

我忍不住想,对于如此戏剧性的局面,不知道九泉之下的奶奶,知道后会是什么感想?

奶奶疼爱了我弟一辈子,临死之前心心念念的也是这个孙子,提都没提过一句关于我和姐姐的话,可是到头来,却被我弟活生生气死。

人生还真是讽刺。

至于我妈,居然还这么护着他,可能主要还是没有到那一天,没有触及到她自己的利益。

许多年之后,我妈得了癌症,花了很多钱去治病,打电话跟我弟说了以后,我弟直接跟她说:“别治了,癌症治不好的,还不如把钱给我留着用。”

那个场面跟我奶奶死前经历的,如出一辙。

我弟长成这个废柴的样子,一部分是他自己的原因,但我妈和我奶奶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是他们过度的宠溺,把这个人彻底养废了。

我感觉自己挺悲惨,但有时候也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至少我妈对我的严厉,对我的种种恶意,让我更加清醒认识这个世界,也让我明辨是非,有共情心,懂得换位思考。

不过我并不感谢她,我自己的成长,也是一步步用血泪换来的。

我只希望警醒自己,或许我不能让我自己的孩子将来有多优秀,但最起码,不能长成我弟这个样子。

这篇文章是开头推荐的那个故事的后续。故事有现实原型,但虚构成分居多,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关于罗家的故事是一个系列,我会陆续介绍这几个姐弟不同的经历,以及这一家人的恩恩怨怨。故事没有结束,明天见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一章 宋希芮第一次遇见余寒生,是在一家叫“初见”的酒吧里,那时她15岁,刚升高一。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所以在...
    祁斯阅读 1,456评论 2 0
  • 一天下午下班时,老马公司附近的三叉路口处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老马骑着他的小电动正往家里赶,突然发现在路口那边有个...
    人海中的沙子阅读 850评论 1 4
  • 一直以来对学校老师没有特别多要求,但是今天真的很有点生气。 孩子忘记了元旦的作业,今天偷偷在家补起来,我看了看,整...
    大人读童书阅读 274评论 0 0
  • Abstract To implement policy of the primary school studen...
    pippa17阅读 129评论 0 0
  • 不是所有的沙子都能变成珍珠,每一颗珍珠都是一粒沙子变成的,我不得相信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是一个普通人,在平凡的...
    li亚淣阅读 325评论 2 9
  • 1、人多的时候更要谨慎;
    一个基督徒阅读 11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