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辈子,我们一定要再做一家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今天中午,正在吃饭,突然接到老妈的电话,她语中带着呜咽:你伯妈不在了,你如果办完事就赶紧回来吧。我的心里不禁咯噔一下,眼前浮现出伯妈那张被岁月划过满是皱纹的脸,对她的记忆也随之铺展开来。

记忆中的伯妈是一个勤劳持家的好女人,今年66岁的她由于生活重担全压在她的身上,她的背一年比一年更驼,身体的缺陷并不影响她干农活的热情。

她是我们寨最勤劳的人,每天天还麻麻亮,她却早已起床砍柴煮猪食,准备一家人的早餐。等我们起床的时候,她已经从高坡上挑回一担猪菜,家里的田地也被她打理得紧紧有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的勤劳终究得到丰厚的回报,堆满稻谷的粮仓、成群的鸡鸭和田地里的时令蔬菜,还有猪圈里几头膘壮的肥猪都是她勤劳的成果。

伯妈的热情好客在我们寨可是人尽皆知,只要她有好吃的东西,比如新鲜的时令蔬菜、刚刚开坛的腌鱼或者是自己制作的二月粑等等,便会叫大家一起到家里品尝。寨子里谁家有新媳妇来,第二天伯妈便邀请到家里吃饭,嘘寒问暖,让新媳妇有了回娘家的感觉。房族里的出嫁姑娘们回家,伯妈也会炒上几个好菜,温上一壶好酒,几个母女在一起把酒话桑麻,眼里满是对儿女们浓浓的爱。

作为伯妈的侄女,我自然也享受了很多伯妈的“恩惠”,只要看到我回到家,她便笑嘻嘻的跑过来打招呼“丹,回家了呀?等下来我家吃饭啊,我给你做好吃的。”伯妈可是我们这远近闻名的厨师,作为吃货的我也抵挡不住她的美食诱惑,便屁颠屁颠的跟着她走了。每次伯妈都把自己做的腊肉腌鱼酸菜等她认为上等的好菜变法样的炒给我吃,我总是能吃上三大碗。

刚刚读大学,学校的炒菜不知味,总会让我想起伯妈做的菜。后来出嫁回娘家,我都还没进娘家门,就先迫不及待的跑到她家蹭饭吃,她也乐此不疲的炒好菜给我吃,至今意犹未尽。可是以后,我再也尝不到伯妈做的菜了,不禁潸然泪下。

伯妈其实也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她的一生命运坎坷。5岁时母亲便因病去世,父亲在她10岁的时候又另娶后妈。从小缺乏母爱的她,渴望得到后妈的疼爱,特别的成熟懂事,但后妈毕竟不是亲妈,她的小心翼翼却换来非打即骂,性格孤僻的她越发孤独。

十六岁那年,因为一次偶遇,和我现在的伯父一见钟情,陷入爱情的甜蜜再加上她自己想早点逃离那个让她窒息的家庭,两人便匆匆私定终身。

简单的办上几桌酒席,伯妈从此便成为我们吴家的人。新婚时的甜蜜逐渐被婚后的现实生活所磨灭,婚后的伯父仿佛变了一个人,家庭穷困潦倒不说,整天还好吃懒做,伯妈看不下去说落他,便招来一顿拳打脚踢。家暴次数多了,伯妈对这个自己曾经深爱的男人已心灰意冷。自己默默的用稚嫩的肩膀挑起这个家的重担,白天面带笑容照样上坡干活,晚上夜深人静之时自我疗伤。

她的四个儿女就这样在她的努力下拉拉扯扯长大了,后来他们结婚生子,渐渐都过上好日子,伯妈的身份从外婆又到奶奶的转变,虽然她的背更驼了,牙齿也掉光了,但是她的脸上洋溢的笑容,我们知道她很幸福。

大家都认为操劳一辈子的她,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为自己而活。是呀,终于可以好好的安享晚年了,她突如其来的离世,一点征兆都没有,几乎没给我们这些晚辈们一点孝顺的机会,只留下深深的遗憾。

听堂姐说,早上伯妈还如往常般煮好猪食,便上坡砍柴种地。中午挑回一担柴,还来不及休息,便又挑一担青菜去河边洗晒。一切妥当过后已是一点多,才准备吃早饭。休息片刻,自己便念叨着头都点晕,想去床上休息,变天头痛是缠绕她多年的顽疾,大家也没有在意。谁知她这一休息便睡梦中安祥的离去。

“我好后悔,母亲在时都没有好好的孝顺,她就这样走了。她一辈子为我们操劳,一天福都没有享受过,我愿意折自己的生命换来她的多几年的寿命”堂姐泣不成声的说,此时此刻唯有安静的拥抱她,才能安慰她那颗撕心裂肺的心。

以后堂姐堂哥再也没有妈妈了,两个小外甥没有奶奶的疼爱了,世界上又少了一个最爱她们的人,她的离去让大家悲痛欲绝,而这次她如此狠心决然离去。

伯妈生前的热情善良,深得乡里乡亲的喜爱。很多人都舍不得她的离去,晚上大家都聚在灵堂上守夜,为她祈祷。

白天洗的青菜此时还挂在栏杆上,可是伯妈再也机会去收了。两个未懂事的小外甥,到晚上一直不停地找奶奶,大家忍住悲伤,便劝说奶奶出远门了,过段时间才回来。小家伙们不相信,不停地哭闹要奶奶,在场的人不禁潸然泪下。哭闹无果,奶奶也一直没有出现,累了便带着泪水沉沉的睡去。

亲爱的伯妈,您操劳一辈子,也该休息了,您尽管放心的去吧,在属于您的那个世界里安享晚年。我们会好好照顾小外甥的,让他们长大成人。家里的田地大嫂和二嫂会帮您打理好的,您一路走好。我们下辈子一定要再进一家门,再做一家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