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击”

最近被好几个朋友安利了奇葩说最近的一期“生活的暴击值得感激吗”,于是带着ipad去了Gym,45分钟左右看到邱晨要出来的时候回家。

走回家的时候天还没有黑,耳机里有温柔的管弦乐和轻柔的女声。听了那么多故事,我想,自己的勇气好像又多了一些。

这期大家都讲到动情,何炅说节目应该谈个纸巾插入广告来应付刚需。不管生活中的暴击是否值得感激,但至少站在台上的这些人,每个人受到的暴击后来都成为了他们可以站在台上的原因。

回家看完了才发现,大概也是以这个时间点为节,划分出了前面的非辩手故事专场和后面的逻辑专场。难得的是这期故事讲的感人,逻辑该到位的也都到位了,几乎人人都在点上。

这题,和观众的选择不同,其实辩手和导师心里的持方几乎都在反方,所以正方显得十分难辨,能找到的角度都很陡峭。故事讲的最好的是飞飞,逻辑最到位的是泉灵,陡峭的角度逻辑讲的最好的是康永,陡峭的角度故事讲的最好的是马东。春夏最后提供的那个角度其实挺合奇葩说的风格的。正方那么难辨选手都能找到这么偏僻的角度,很厉害了。反方有理有据,也很到位了。


这期节目录的时候,林奕含大概还没有离世。到这期节目播出,微博上阿廖沙的热点都已经不见了。

私以为,如果这期节目是在舆论的性侵讨论之后录制的,如果提到了这个话题,以这个话题为论据展开了,也许会成为和早前已经被删的那场辨“同性恋是否该告知爸妈”那一期那样伤感又温柔的一期。

在听这期辩论的时候,我一直不停地想起房思琪阿廖沙的话题。她们所经历的,大概就是邱晨所说的,不能用“暴击”这么肤浅的词语来形容的经历吧。也大概就是反方数次提到的,很容易就过不去的那些“暴击”。

林奕含在书里写,房思琪不得不选择爱上老师,因为她觉得只有这样她才可以面对这个世界。这大概就是正方说的,有时候面对暴击,人需要自欺欺人来保护自己。

如果这样的经历被归为“暴击”,那么我绝对“三观笔直”地站反方。


林奕含和阿廖沙,都是性侵的“受害者”。打上引号,是因为她们两个大概都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

林奕含过世了,大概全世界99.9%的人都相信她是受害者了吧,但这也改变不了那位名师还好好活着可以辩白说,他们是自由恋爱。

阿廖沙可能会被告诽谤,因为她没有证据证明性侵啊。事实上大部分性侵都因为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不是吗,而那些敢于站出来的受害者最后的结果往往是受到更深重的伤害。

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为什么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会是相信林奕含和阿廖沙呢?因为古往今来,虽然既存在着被性侵的女孩因为没有证据不能控告侵害人的案例,也存在着为了拉对方下水不惜用性侵的事件把自己一起拖入舆论风暴的案例,但前者发生的概率实在比后者高太多太多了。因为一个女孩说出自己曾经被性侵,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比自己被性侵这件事情本身获得的痛苦要少。后者的案例,若不是女生年少懵懂还不懂是非和代价,大概就是对对方恨之入骨哪怕玉石俱焚也要拖他入水,亦或就是反社会人格了吧。

不知道阿廖沙的案子最后会如何判决。哪怕事实真相是性侵存在,但因为没有证据,所以诽谤罪成立了,也没什么好惊讶的。虽然这样的故事让人不寒而栗,但法治系统不是万能的,君不见杨永信还好好办着他的电击学校呢?有时候这个世界绝望到让人觉得真的需要城市猎人的存在。然而谁又能保证“城市猎人”在掌握了生杀大权后还能保持初心呢。毕竟自诩为正义化身的连环杀手也比城市猎人要多的多。


人在不同年纪的对社会的认知不同,不同的人因为有不同的成长境遇所以承受能力本身也不同。读中学的时候被尊敬和崇拜的文学老师诱奸,和走入社会被有权利利害关系的人性侵,对人的毁灭等级是不一样的。至少第二种情况中受到侵犯的受害者大多更能明白,自己是受害者,对自己做出这件事情的人是人渣,遭受到这样的伤害不是自己的错。

不管是林奕含还是阿廖沙,写书和发文的目的除了自我纾解,也是想引起大家对“性侵”这件事的重视。而真的要系统性地降低性侵发生的概率,唯有从孩子小时候就开始进行完善的健康的性教育,家庭和学校这两个渠道都很重要。

性侵这个话题,虽然承载了太多太多的痛苦和泪水,但值得被大家一直铭记,永远防范。毕竟现在中国的性教育之匮乏,连一本科学合理的教材都容不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