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没有义务按人类的想像运行——《必然》

一切都已开始,一切都是必然

自我第一次领工资开始,就干上了一件自以为是的事-——淘碟,短短几年间,收藏数千张,工资几欲尽,囊中常羞涩。如果那时,我不是想当一个文艺青年,成天自虐般地去看三大电影节那些艰深的获奖片,而是去读凯文.凯利的书,如今我很可能已经完成了原始积累。

当然,我还是会错过炒房,但我有可能去买苹果、亚马逊的股票,再不济也要买点纳斯达克指数,退一万步,至少不会在一个没落行业里浪费那么多钱——当我2009年搬家,发现一块几百块钱的移动硬盘就可以装下几百张DVD,而收藏那么多的DVD我去哪找地方安放。

由于受过目光短浅的切肤之痛,所以特别喜欢廓清未来迷雾的书,那凯文.凯利的《必然》一定是绕不过的。凯文.凯利是谁?我们经常在封面、头版见到的互联网巨额们,都以第一时间读他的书为荣;而一个在互联网界混的人,都以不知道凯文.凯利为耻。

借此机会,让我们看看Snapchat(阅后即焚)、抖音、今日头条这些明星级应用为什么会诞生,顺便再聊聊大刘最新的小说《黄金原野》。

还有,今天凌晨刚结束的苹果大会,新iPhone因为毫无创新性与历史最高价的组合,遭到若干吐槽。我倒想到一个问题,iPhone会不会是下一个iPod、iTouch?不是没有可能,因为苹果还推出了iwatch 4。作为第一代iwatch用户,我非常负责地说它就是鸡肋,而iwatch 4因为没有睡眠监测功能我仍然不会重购,但iwatch 4让我看到了苹果正大举进军大健康行业,在经年累月的数据“追踪”和日新月异的算法算力加持下,以及生物技术的突飞猛进,30年后世界最伟大的几家公司很可能都出于大健康领域。现在我们说手机已经成了人的一个器官,可是iPhone毕竟不是iwatch、AirPods这种可穿戴设备,也就是它的便捷性不如后者。那iwatch+AirPods的组合为什么不能替代iPhone?请不要笑,当年人们也觉得手机离不开键盘,从未想过可以直接用手点击屏幕。读完《必然》,我相信你会有你的独特看法。


“必然”源于科技本质上有偏好,科技始终遵循物理原理和数学原理,那科技一定会朝着某个特定方向发展,这个方向不为人的主观意志转移,人只有了解和适应。也就是,技术没有义务按人类的想像运行。

书中介绍了12个必然趋势,它们是推动科技发展变化的动能,将会持续30年。每一个趋势都交织叠加,彼此依存,相互促进。中国人最喜欢说一句顺势而为,对,拥抱趋势,洞察趋势,顺应趋势,利用趋势,才能获益。

第一个必然趋势——形成

凯文·凯利把科技的渐进式变化状态叫“进托邦”(应有与“乌托邦”对应之意),人类现在已经进入进托邦。科技的渐变有两个特点,变化缓慢和持续时间很长。

科技这种微小的进步既不引人瞩目,也不鼓舞人心,还极容易被我们忽略,因为进托邦在产生新利益的同时,也在制造几乎同样多的新麻烦。今天的问题来自昨天的成功,而针对今天问题的技术解决方案,又会给明天埋下隐患。随着时间流逝,真正的利益便在这种问题与解决方案同时进行的循环扩张背后逐渐积累起来。

新事物给人们带来了新的欲望、新的需求,但新的又是转瞬即逝的,“新”总会遭遇“更新”,所以人们的满足感也在不断地失去。但也正是科技,让我们不同于我们的动物祖先,我们不止满足于生存,还要疯狂地去创造前所未有的新欲望,正是这种不满足,触发了人类的创造力,推动我们成长。

在这个“形成”的时代里,科技无尽的升级让每个人疲于奔命,只有不断升级自己的认知才能避免被时代抛弃。你的更新速度可能总是赶不上科技迭代的速度,在确保新科技被淘汰前,你不会有任何多余的时间可浪费,真正的逆水行舟时代来了。

第二个必然趋势——知化

因为有了三大突破——廉价的并行计算、更好的算法、大数据,人类进入了人工智能时代。凯文·凯利认为,人工智能的本质就是知化,就是用自动化的知识来解决一切问题。既然是用自动化的知识去解决问题,那人工智能一点也不可怕,它只是把我们身边的每一样东西都变得新奇、有趣而已。让机器人取代人成为必然吧,你只需要知道根据人类和机器的关系,工作将分成四类:

  1. 人类能干,但机器人会干得更好的工作。比如,搬运工人、药剂师、货车司机等。

  2. 人类不能干,但机器人可以干的工作。比如,在一小时内生产一千枚螺丝钉。

  3. 人类想要从事,但还不知道是什么的工作。在我们发明了汽车、空调、平板电脑和动画片之前,住在古罗马的人不会想到,他们能一边看着动画片一边吹着空调就到了雅典。在机器人的协助下,人类能够完成150年前完全无法想象的事情,可以说这是机器人进入人类生活后,最令人赞叹的一点。

  4. 只有人类能从事的工作。在机器的帮助下,人们才能从为了吃穿住行等“俗事”中摆脱,追求更有意思的职业。

一个活在未来的人,就是此刻正在积累只有人类能从事的工作能力的人。

第三个必然趋势——流动

互联网是世界上最大的复印机,它把你使用它时所产生的一切行为、一切特征、一切想法,都拷贝成了复制品。谁也阻止不了大规模的自由复制,阻止复制,这么做不仅会破坏创造财富的动力,还会导致互联网本身停止运转。多年前,我还挺反感购物软件知道我的个人信息,几年前,我就放弃了这种徒劳。

我们正在进入计算时代的第三个阶段:“流”的阶段。
第一阶段是模仿传统,比如,电脑屏幕上的“桌面”和“文件夹”。
第二阶段是数字时代,基本单位是“页面”, “浏览器”取代了“桌面”,而网络的结构是平的。
“流”——到处都是不断更新的信息流,就连实体产品也被当作流动服务来出售。一切不再是固定的、可捕捉、可占有的实体,一切都将是“流”。 比如朋友圈、电视屏幕下方不断流动的新闻滚动条……

网络技术需要没有约束的复制,复制品必然流动。当复制品大量存在时,它们就没有价值了,无法复制的东西反而会变得罕见而有价值。

只有在以下8种情况中,人们会愿意付费:1. 即时性。2. 个性化。3. 解释性。4. 可靠性。5. 获取权。6. 实体化。7. 可赞助。8. 可寻性。

第四个必然趋势——屏读

印刷术普及前,文化主要通过语言传递,那时大家都是“言语之民”;印刷术普及后,人类开始成为“书籍之民”;今天,我们成为了“屏幕之民”。

现在,屏幕成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屏幕可以在我们阅读的同时,读取我们的情绪,并且能根据我们的情绪做出反应,改变我们即将看到的东西。今日头条早就在干这件事了。

从注意力的角度来说,屏幕在更加真实地反映出我们的喜好,它会观察我们,它会知道你在注意什么、注意了多长时间。一部作品的地位,会随着它被点击的次数水涨船高,所以,在满是屏幕的世界里,人们的注意力显得更功利更现实。

第五个必然趋势——使用

未来,你不需要占有一个东西,因为互联网已经成了全球最大的租赁店。在互联网这个大租赁店里,你使用的东西会比拥有的东西多得多。你可以很快地获得一件商品,就好像这件商品是你自己的一样,很可能它到你身边的速度,比你自己翻箱倒柜找出来一件东西还要快。租,使你能够享受到占有一件物品时的绝大多数利益,同时减少了占有带来的负担。

使用一个东西而不是占有它,就意味着,需要随叫随到的服务,一有需求就要响应,否则人们就不会使用它了。

云端将成为基础设施,云端就是你生活的备份。麦克卢汉说过“车轮是腿的延伸,相机是眼睛的延伸”,那么云端就是我们灵魂的延伸,是自我的延伸。

第六个必然趋势——共享

未来,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能拿来共享。大部分人可以自生产,他们朝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努力,共享他们的产品,不计报酬,也乐于让他人免费享用自己的成果。

在数字社会中,内容的共享是默认的形式。你可能会认为很多话题是当代人绝不会共享的,比如隐私,但总有各种层出不穷的分享网站和应用证明,只要借助恰当的技术、在恰当的条件下、辅以恰当的收益,人们就会共享一切。比如,美欧大火的Snapchat——“阅后即焚”,反而靠“保护隐私”实现了商业逆袭,但起点,仍然是共享。

随着人们协同程度的增加,未来群体的组织形式将会呈现分享、合作、协作和集体主义这四个层次。

第七个必然趋势——过滤

如今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物质的丰富繁荣程度可能早就已经超出了人类消费的极限。在人们有限的一生中,没有人有足够的时间把每个选择的潜在影响都逐个审视一遍,我们需要有人帮我们把各种信息过滤一遍,告诉我们该如何选择。

理想的过滤器,能够及时预测你下一步的行为,能够让你得到外界反馈,能够向你推荐某些你现在不喜欢但想尝试着喜欢的东西——而不是今日头条式的越喜欢什么就推送什么,典型的精神鸦片。

这样,你每做一次过滤的动作,其实都在塑造你这个人的形象,你都在无形之中归入了某个群体里。所以,我们表面上是在选别人,在过滤别人,但是每过滤一次,我们自己也被选择了,也被动地被过滤了。

第八个必然趋势——重混

重混,就是对已有的事物进行重新排列和再利用。抖音,就是重混。把一个喜剧电影的预告片剪辑成一个恐怖短片,或者把一些场景片段和明星的片段,混搭进一首不太相关的歌曲当中,成为了一个完全不同风格的故事。

我们现在正在经历各种事物的重混,而重混带来了增长。现在,每分钟就有数千个摄影师将他们拍摄的照片发到网上,目前网络中至少有1.5万亿张照片被发布了出来,几乎涵盖了你能想到的任何一种事物。

未来,“老虎”可以靠“蚱蜢”活着——我们通常以老虎来指代动物王国。事实上,蚱蜢才是真正具有代表意义的动物。细致手工打磨的好莱坞电影就像是稀有的老虎,它并不会离开人们的视野,但如果我们想了解电影未来的发展,就需要研究在我们视野下方成群聚集的小生物——YouTube、独立电影、电视剧、纪录片,以及如昆虫般体积小巧的超短剪片和混搭短片,而不能仅仅关注处在顶点的老虎。

YouTube上的视频一个月内的观看数量达120亿次以上。其中最流行的视频《江南style》,累计被观看了24亿次,远超任何一部大片。每天,上亿部拥有少量观众的视频短片被分享到网络上。如果仅就发行数量和这些视频获得的关注总量做评判的话,现在这些视频短片就是我们文化的中心。它们的制作工艺水平有着广泛的差异。有些短片的制作水平丝毫不逊于好莱坞电影,但大多数还是些小孩在他们的卧室里用手机拍摄的。

如果说好莱坞是金字塔的顶点,那么底层才是滋生各种行动的地方,海量的网络基础图像组成了一个数据库,就像一个词典,有了这些词组,我们就可以拼凑出一部电影,这个数据库可以为制作任何一部精良的大片提供源源不断的材料。

第九个必然趋势——互动

互动,指的是我们跟周围所有设备的交流和互相影响。未来30年,人类跟这个世界会有越来越多的互动。人们偏爱交互式的产品,所有的设备都需要互动,最终,对人来讲,世界就是一个大触摸屏,如果不能互动,未来就会有技术去实现它。这个时代的人们正在渐渐转向无形世界,无形世界的生活如毒品一样,一旦经历过那生活,谁也无法再回到有形世界里来,我们充满烦恼的世界对他们如同地狱一般。

在大刘最新的科幻小说《黄金原野》中,就讲了这样一个全世界数亿人用VR(虚拟现实技术)设备与一位女性宇航员互动的故事,几十年如一日。这听上去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但很有可能成真,只不过大刘这一次却赋予了它温情和拯救。

第十个必然趋势——追踪

数据的影响力正在逐渐呈现,但是大多数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数据源于人们对自己的“追踪”。现在,存放在设备上的各种传感器的发明,使得追踪自己、追踪每个人的活动变得越来越廉价,这就使得人人都能测量上千种和自身有关的数据。每个人都在时刻被追踪中,这听上去确实有点恐怖,在这个“追踪”的世界,没有什么秘密。

我们每天的所见所闻都能被数据化,就像记流水账一样,成为按照时间顺序汇聚的流动信息,相当于你的电子化生活日记。这种流动信息被称作“生活流”。社交应用 Facebook、微信朋友圈的记录就是一种生活流。可以说,人们并不十分了解自己,通过这些生活数据,我们可以更加清楚地认识自己。而苹果公司9月13日凌晨发布的第4代IWHTCH,能更精准多样地收集你的个人信息,使健康功能得到了大幅加强。

利用数据流,现在全球兴起了一个最酷的运动,叫做量化自我。数据狂人们用各种科学方法自我追踪,测量上千种和自身有关的数据。

第十一个必然趋势——提问

在这个全球互联的时代,对于任意一条知识,你很容易就能得到一个反对观点。相比于从专家那里得到一个所谓的事实,人们更愿意从网络上流动的信息中,拼凑出一个自己认为确定的事。未来,当我们“知化”更多书籍、电影和物联网时,答案将无处不在,于是答案变得廉价,问题才有价值。
15种好问题
一个好问题值得拥有100万种好答案。
一个好问题就像爱因斯坦小时候问自己的:“如果和光线一起旅行,你会看到什么?”这个问题开启了相对论、质能方程E=MC2 以及原子时代。
一个好问题不能被立即回答。
一个好问题挑战现存的答案。
一个好问题与能否得到正确答案无关。
一个好问题出现时,你一听见就特别想回答,但在问题提出之前不知道自己对此很关心。
一个好问题创造了新的思维领域。
一个好问题重新构造自己的答案。
一个好问题是科学、技术、艺术、政治、商业领域中创新的种子。
一个好问题是探索、设想、猜测,是能带来差异的分歧。
一个好问题处于已知和未知的边缘,既不愚蠢也不显而易见。
一个好问题不能被预测。
一个好问题是机器将要学会的最后一样东西。
一个好问题将代表受教育的头脑。
一个好问题能生成许多其他的好问题。

第十二个必然趋势——开始

这些年里,人类开始用微小的智能让没有生气的物体变得活跃,把它们编织进云端机器智能这张大网中,并将数十亿心智与一个超级心智相连。这个聚拢的过程将被当作这个星球上迄今为止发生的最重要、最复杂也是最令人惊叹的事件。用玻璃、铜和电磁波组成神经,人类这个物种开始将所有的地区、过程、人口、人工制品、传感器、事实和概念编织成一张复杂到难以想象的巨网。

如今,我们正处在这个巨大网络的胚胎期,这就是凯文·凯利说的“开始”的含义。我们编造的这张网络才刚刚开始苏醒,这个开始的过程需要持续一个世纪之久。

凯文·凯利给这张超级智能的巨网取名叫霍洛思,它包括所有人和机器的集体行为,包括自然界的智能,还有出现在这个整体中的任何行为,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创造物。未来的人会羡慕我们,能够亲眼见证它的诞生。

在这个新世界里,强调同一性的文化会消失,像我们之前说的分享、使用、追踪等等这些趋势引领的新文化会主宰我们的生活。这些新力量的影响将越来越大。

这12个趋势和它们背后的技术将会融合在一起,并且和人类结合,形成一种复杂的依存关系,产生更多高于我们这个世界的认知。未来,这些趋势还会大大加速其他变化的进程,不断推动着我们的各种新需求和新欲望。

一切都已开始。我们正义无反顾地向着这个方向前进。必然而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