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感受都去哪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咨询完,内心冲冲的。碰触到了一个非常自然的问题,自然到不会起疑,心里有细微的触动,有些愣。有些想泪流。

上一次咨询师问我,你的感受呢?你的感受是什么呢?我后来梳理出,要理会自己的感受,要真诚地表达自己。很多时候,认为默默地承担是一种独立、懂事、不打扰。梳理后发现,在数不清的累积后,我依然独立自主地做自己,关系却在沉默中萎靡死去。

这一次,我给咨询师看了那篇梳理的文字。她看到我和奶奶的关系。她问我在那一刻的感受。奶奶从我记事时就在我面前数落妈妈的不是,小小的我总是默默地听着,从不申辩和维护什么。我会觉得,不那么贤惠顾家的妈妈已经够让奶奶操心了,奶奶在我面前发牢骚,是一种宣泄。我可以照顾她的感受,做一个安静乖巧的倾听者,偶尔也随口附和着她。

但是,在我心里,从来不曾被奶奶的话语所影响。妈妈做的好与不好,她都是我的妈妈。我作为一个被给予生命的孩子。只有接受妈妈的全部。她的存在就是全部的意义。这是我一直一直的感受。也一直一直认为奶奶的所有抱怨,我都应该去承担。

写下这些文字,内心特别翻涌。想要那个默默倾听的孩子,不禁泪涌,好想去抱抱那个故作懂事的小孩。

奶奶是我们家族的最深的根脉,她的周全与恰到好处,还有硬朗与体恤,她身上有着很笃定的气场。她现在估计85岁了,满头白发,却依然眼神透亮,精神矍铄,而我和她的关系,也是我最深处与家族的关系写照。我会渴望靠近她,却每次在她的细数往事中,黯然想要逃脱。即使现在,在她面前,我都是那个想要更多地照顾她的感受,而从不作辩解的孩子。在我心里,有着和她不一样的想法。

就是这个不一样,我独自默默的不一样。让我在与家人的关系中,渐行渐远。就好像是一座漂浮的孤岛。偶尔回去一趟,我和所有的家人在一起,极少谈起我的感受。谈的都是他们喜闻乐见的事情。比如工作中表现。爷爷喜欢听我在外生活,独立坚强,被人认可。一次次离职,都有能力找到新的工作。他会夸我真棒,夸我聪明。可是,我只能谈这些。

最重要的,我在他们面前的随声附和,谈他们的喜闻乐见。心里那些完全不一样的看法,避而不谈。独自承担、消化。就是这份避而不谈,让我慢慢失去和家人的联结感,变成一座漂浮的孤岛。独自经受,独自承担,报喜不报忧。

如果我直接地表达了我真实的感受,又会怎样呢?在脑海里,想象奶奶的表情,爷爷的反应……,我会伤害他们嚒?会嚒?他们只是会用一种态度来对待我而已。结果是,他们知道我真实的样子。只是这样而已。

因为有担心和害怕,屏蔽的想法。对关系是一种控制,还有界限不清。我在无意识地被动主导着关系的走向,直到疏离淡漠。

这一次咨询师问我,在关系中,你默默不言说的感受和情绪之后都是如何化解的?最后都是怎样过去的?就是这个问题,觉得自然、愣住、泪涌。

很多感受和情绪没有化解,没有解开。以前认为,时间是最好的疗愈。都交给时间处理了。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时间一天天更新,过去的一天天埋藏遗忘。日积月累,埋藏的东西越来越多。那些埋藏很有层次,就像一间大房子,里面有很多小房间,会自动地把埋藏的东西分类,当某一样东西堆满那整个小房间时,就会时不时爆出来,或大或小,成为我的隐疾。

因为屏蔽感受,引发对家人的疏离感。这个隐疾渗透到肌肤深处,让我一个不曾想离家的人,从小做梦找不到家的小孩,选择了流浪在外。婚礼除了弟弟,也没有邀请家人到场。妈妈是以路费贵为由推辞了,背后应该是她不想面对。没有邀请爸爸,认为他不会来。后来爸爸一直说,为什么没通知他,是我单方面做了决定,控制了关系。

所有的感受,也许会随着时间遗忘。真的就遗忘了嚒?真的就过去了嚒?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一个念头,一个想法,一个感受……交织成我的此时此刻。

写到这里,特别想帮自己说几句好话。好想抱一抱历经风雨走到此地的自己。对自己,是否可以像年少的自己包容妈妈一样,我做的好与不好,都没关系。作为一个被妈妈给予生命的孩子,我接受自己的全部。我的存在就是全部的意义。

后话

写这篇文字时,有一个感觉。因为我妈妈不喜欢洗衣做饭做家务,很多时候她都不着家。像一个男人一样走南闯北。在家的时间也是不安分好好做饭,和爸爸吵架。奶奶总是记挂着我是否能好好吃饭。突然发现,奶奶在我成长的很多时候,充当了妈妈的角色。现在很多时候打电话给她,她都会念叨她对我的挂念。相比其他孩子,更挂念我。感觉自己更像她的女儿。

又产生一个新的延伸,我实际中的父亲形象是谁呢?不是我的爸爸,也不是我的爷爷。此刻,突然泪流不止。难道那个缺席的父亲是我自己嚒?

奶奶,是我心悦诚服的妈妈,我生活中,记忆中,到处搜索,竟然没有一个让我崇敬的父亲的形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