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1你手里该有的万能钥匙

这是梅子发表在简书上的第十篇文章。

工作六年,如果说在哪方面做的还算精深的话,大概就是问题解决方法论了。最初是咨询行业鼻祖麦肯锡创造的,官名是麦肯锡解决问题七步法。

这七步包含:问题界定、问题分解、筛选问题、建立假设、验证假设、制定计划,其中最关键的部分是问题界定和问题分解。项目做的怎么样,领导能不能满意完全取决于问题界定的是否正确。这就和医生看病一样,最重要的环节不是医生要给你开哪些药,而是病情诊断是否正确。所以对于癌症、疑难杂症这些大病,有经验的病患都会跑上几个医院看诊断结果是否一致。当然如果医院本身不能确诊,也会拉上行业里的权威、专家一起会诊。所以当你不能确定问题界定是否正确,项目目标不明确时就要找领导,找这个领域的高手指教。

如何进行问题界定?不断的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们要达成的目标是什么?达成这个目标是否就足够了?如果我是客户/领导我希望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客户/领导隐性需求是什么?

如果想要工作完成的漂亮,最后这个问题很关键。客户可能是想要一匹快点的马车,但想不到是汽车;客户可能是想要能够和消费者时刻保持联系的工具,但想不到是微信;超预期的完成,让客户产生“aha moment”客户忠诚度会高很多。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在强调要结果导向,目标导向,要有“指挥官命令”,工作所有环节中你始终要铭记你做的是否有益于你的目标,你的愿景,更好的解决方法是什么,他们想要的不是你的努力,你的手段是否高明,而是你的成果是否让人满意。

能不能找到正确的目标,学会提问很关键,正确的提问能让你马上抓到问题的关键点。这需要你不断的阅读、观察、思考、总结。没有捷径。可能最初并不能马上见效,但学会提问是你做任何事都躲不过的功课。这也是记者最主要的基本功。

当你能够界定清楚问题,明白你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时,下一步就要进行问题分解。通常我们要解决的问题都比较复杂,这时就要通过逻辑树分析法分解问题,在进行问题分解时注意要符合MECE原则(Mutually Exclusive Collectively Exhaustive)——相互独立,完全穷尽。比如如何提升销售业绩这件事,就可以分解为如何提升客单价和如何提升销量两部分;如何吃得少又吃得有营养就分解为早餐如何吃、中餐如何吃、晚餐如何吃三部分。要注意分解的各个因素间是处于同一层级范围如动物、花和人就不属于一个层级,而应该是动物、植物和人。

分解问题时可以使用逻辑树,罗列所有子问题,从最高层开始,逐步向下扩展。每想到一个问题就用“树枝”的方式添加上去,这能帮助你理清思路,不进行重复和无关的思考。

筛选问题实质是抓大放小,抓住20%的大问题能帮助我们解决大部分问题。大部分情况下你都会面临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这时候就要分清主次,否则不明就里的胡子眉毛一把抓,到头来事倍功半是得不偿失的。

找到最主要的问题后,如何找到有效的解决方案,就要通过假设和验证。这也是科学上的常用方法。观察、思考、试验是他们的主要工作。假设是建立在对行业、领域的经验思考之上,没有深厚的行业经验做基础也难以有深度的问题解决方案。当然积累行业经验的有效方法就是多观察、多思考、多总结。如果假设不能通过事实验证,或者通不过验证就要重新建立假设,这是个循环验证解决方案是否合理的过程。很多时候解决方案不止一个,我们需要寻找的也并不一定非要是“最优解”,“次优解”就足够。往往找到最优解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成效可能并不比次优解高多少,仍然遵循“二八定律”。

最后一步就是针对解决方案制定实施计划了。实施计划最重要的是落地性、可行性。如果发现解决方案不能落地,那就不叫解决方案,就要重新回到寻找假设的步骤。实施计划要职责分明,落实到人,否则再有效的方案也只是纸上谈兵。

这就是我手里的万能钥匙,一种能开启所有锁的方法。当然要开启某把锁,还需要深厚的行业经验做基础。但无疑这是把好钥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