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花火

文/明月沧海


                

图片源自网络

在我,年是一种时间的概念。时光匆匆如奔马,而我竟是在洪水一般的流里,猝不及防地就到了40多岁的年龄。今天,望着冬日有些雾霾的低矮的天空,感受着新年的临近,似乎听到了急促地炸响的鞭炮,也能觉察到春的意蕴骚动,轻轻地,不安地,窃窃地,在冬的影子下疏忽一现,又隐去,又在那里私下里喟叹和怯笑。感觉着这些,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年的花火,在此时,又不是在此时,那个女孩子手里拿着几束烟火棒,一根根点燃,喷出或银或红或蓝的光焰,美丽的如同小而绚烂的蒲公英到处飘飞,在那一刻,是快乐的,她的,我的,快乐在那个过年的时刻静静地绽开。

一倏忽,时光从那一刻向前了30多年,中间我上学,工作,离开家乡奔赴异地。随着时间洪流的涌动,很多曾经的记忆,逐渐淡去,甚至有些像尘灰一样被淹没,再也没有想起。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匆匆里,有一件事,每到过年,就像春草复苏一样唤醒我的灵魂,让我回忆,冥想,并经久难以平息。

那是1991年,将近年关,我们村里来了一对儿陌生的母女,她们是四川成都人,是被人贩子拐来的。30多岁的母亲嫁给了村里的一个老男人,女儿也就成了我们村里的女儿,她15岁,带着都市女孩的灵气和纤柔,但美丽的眼睛里时不时会飘过浓浓的哀愁和恚怨。在当时12岁的我,无法猜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现在想来一定是人贩子对他们母女的折磨以及残酷的现实,困扰她,迫害她,让她内心充满了难以释去的愁与怨恨。

出于对新来的好奇,以及对大都市的仰慕,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对她充满了兴趣,经常一起听她讲远方的故事,而她扑闪着美丽而又哀怨的眼睛,总是高兴而又无奈地讲成都的高楼和城市里的情景,听着她描摹满街的繁华和迷人的风光,我和我的同伴每次都听得入神,每次都由衷地赞叹。就这样,时间一长,每个孩子的心里便都有了丝丝的情谊。

终于到了真正过年的日子,过了除夕便是正月初一,这一天,作为本家,我母亲做了几个菜,邀请她母亲和她到我家吃饭。晚上,我就和她有了一起放烟花的机会。


图片来自网络

先是放了数支起火箭,欢呼声中,又拿起几束烟火棒一根根点燃,绚烂多彩的花儿照耀到了她雪白的脸庞,我第一次看到了她发自内心的快乐。原来,人快乐的时候才是最美的;原来,所有的哀痛都可能被快乐冲淡;原来,那些萦绕在内心的所谓的恨的扭结的枝枝蔓蔓在快乐的时候也会瞬间不再紧紧纠缠。

后来,我们又一起到街上,看偶尔的烟花腾空,漫天的烟火倾泻;烟火散去的时候,又到村外的大道上一起看流星,流星如同自由的神火,在蓝灰色天幕里喷流飞驰

就那样,我们一起度过了一段新年的快乐时光。而过年后不久,她突然找到我,告诉我说,几天后,她会和她母亲偷跑的。当时的我,万分地惊愕,回头就把她给我说的告诉了父亲。现在想来,那时的心理是复杂的,那种既想她走,又不舍得她走的心情,让我毫不犹豫地向父亲泄露了他们母女的秘密。

结果,他们母女自然是没有走成,而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理过我,不过我还是能经常能看到那双充满了哀愁和恚怨的眼睛。

再过数年,她们还是离开了我们的村庄,至于去了哪里,对我来讲,将永远是杳无音讯。

此后的日子,我经常想,人的信任是容不下任何私心的,一旦你用自私来应对,朋友的心一定会变得冰冷。那么,所有的美好也将如烟花散去。

现在,新年又至,我不由得又想起那年的花火,它让我时刻警醒,无论岁月如何匆匆,世事如何变迁!既是沧海变成了桑田,我们都应该守住自己的初心,做一个靠谱的人!


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