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到了基层,再没了天堂的感觉

一年的厅里借调生活结束了,又回到了基层,有种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天堂本就不属于我,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可总在地狱待着,也许永远都无法出去了。

人啊,永远都未曾知足过,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还想着更有品质的生活;有了五十万,还要二百万。追求物质,已经成为了现代人乐此不疲的游戏。

厅里其实也忙,领导每天都批文改文到夜里,披星戴月,从不疲倦。那时候我们全专班加班,都是十一二点才下班,肚子饿了,就在夜间不打烊的店里吃个烤肉,汤面之类,周而复始,肚子也就胖了三圈。

在厅里的忙是一种主观能动性能得到较大激发的那种忙,累就累点,看着自己写出的文,劳动成果全有了精神上的回馈,心里也是有甜味的,能尽到一份责任心,不要虚度年华,就是最大的收获。

可到了基层,身心双重压力图生,干的活也没有那么热情,只是为了完成任务而干,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得到较大约束,竟然成了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践行者。

好想再去那样的单位,如果能调过去,早打算了,可毕竟没有靠山,后台,劳苦大众只能看着,吃不到这甜美的葡萄,我却吃到了,只是吃了些又到了寸草不生的地方,毕竟吃过,尝过什么味,知足吧,等待机会,事在人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听说》是我最喜欢的台湾电影,看过好几十遍,风格偏向于文艺小清新。 天阔和秧秧的故事,从无声到有声,他和她的爱情,...
    微米蛋壳阅读 174评论 0 0
  • 阿口晃了晃明亮玻璃门的大把手,“奇怪门怎么关着,里面不是有个人吗?”透过敞亮的玻璃门的确有个人坐着,两人对视着,那...
    光锋容阅读 108评论 1 0
  • 打卡日期:2018年6月11日 打卡累计天数:6/30 【践行者】谢茹(妈妈) 王彦欣(爸爸) 王若浔(大宝) #...
    王彦欣阅读 10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