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一朵朵》五十九,人是情非

  朵朵回自己的住处时,她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现在的夜晚在这样的高原湖泊旁,已有些清冷,窗外淡淡月光洒进来,桌上的格桑花依旧在瓶里灿灿,可朵朵的心却陷入无尽的矛盾之中。

    朵朵现在明白李君潇为什么要道歉了,但根源还在江措这里,她怎能怪他,想起李君潇她心里一疼,手不自觉地去摸挂在脖上的项链,现在她有个习惯,只要一想起当李君潇,手就会碰那根项链。

   

    虽然江措没死让她惊喜万分,可江措那虚弱的身体已骨瘦如柴,这些年他经历了多少病痛?他的病痛肯定与那次受伤有关,这让朵朵更加愧疚。

    朵朵真的已爱上了李君潇,可见到江措后她也不想与江措分开。难道她这一生定要负一人?

    而李君潇这夜也在阳台上看着天上那轮圆月,孤独清冷的月亮如他此刻孤独的心情,幸福是会长翅膀的,一不小心就让其飞走了。

    如果江措活得很好,很健康,他李君潇可以和他公平竞争,他会想尽办法把朵朵追回来,可他偏偏……

    突然,电话响了,李君潇一看,来自江央村那熟悉的坐机号码,他心一颤,结果来了?

    李君潇犹豫半天才接起电话:“君潇,是我!”

    李君潇心里一喜,是朵朵的声音,他忙说:“朵朵,你还好吗?”

    “不好,因为江措不太好!”朵朵哽咽!

    “你怪我吗?”李君潇眼睛一红低低问到。

    “这怎么能怪你,老天能让他还活着,我已很知足了。”朵朵已满脸泪水。

    “你好好陪他,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乖,擦干眼泪,有我呢!”此时的李君潇只想让朵朵别哭。

    “君潇,我……”朵朵欲言又止。

    李君潇心里一颤,马上说:“其它的你不用说,我明白,我说过,这一生,非你不娶,我会一直等你。”

    “你不能再如此了,你让我如何能承受?”

    “你说过已爱上我了,我虽介意你还爱着江措,但他是第一走进你心里的人,我无权和他争。”

    “我值的你如此对待,让我怎么还?”

    “难道你说爱我是假的吗?难道你连让我等你的权力都不给吗?我们的婚约不算数吗?”李君潇一口气三个问号,这明显是,有些失去理智,口不择言了。

    朵朵难过地默默挂上电话,她没想到李君潇怀疑她的爱,她有些失望,更觉痛心。

    朵朵如果不在乎,她不会躺下了又来找珍姨要电话打给他,自己对江措的爱虽浓,但在这么些年的寻觅中,已珍藏在心里,江措还活着,她很开心,但她多希望他是健康的快乐的,这样她可以轻松的和李君潇在一起,可他不是啊!她本想说服李君潇同意她陪着江措,可说着说着自己说偏了,可能她不知道,她其实已很爱李君潇了,所以才那么容易生李君潇的气,没有爱,那来的气。

    江措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有些欣慰也有些失落:“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如今朵朵变了心,他的心似乎也变空变轻了,不过,这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吗?他的心愿不就是要朵朵能幸福快乐的过完余生?

    但爱情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是明知道自己不能给爱的人幸福却还要苦苦拴住对方的心吗?答案是否定的,可江措的心还是被什么东西拴住似的,舒畅不起来。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