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袭桃花落入水中

冬天,对老人并不友好。

奶奶走的那天,天气刚刚转冷不久。那一夜,风一直在呜咽,通过窗户挤进屋内,丝丝冷入骨髓。

在过去,寒冬来临之前,奶奶的屋里会生起火炉。老人怕冷,炉子生的早,撤的晚。

黑色的煤炭堆在盆内,而盆就在炉旁。有一天,火星落入盆中,点燃了煤炭,还差点酿成一场火灾。

奶奶的耳朵已越来越聋,可是,她越来越能知道冬天的冷。

前几年,奶奶身体还硬朗的时候,来这屋的人很多。许多老伙伴来到这里,所以,奶奶在村庄内有无数的耳朵。她从不同人的口中,知道了村庄发生的许多事。

“谁谁找了哪里的婆家。谁谁要了南方多少万的彩礼。”不同的消息伴随着不同的情绪说出。在无力干活之后,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消磨,他们又都小心翼翼地回避某一话题。

时光的影子在地上拖得很长。

每当黄昏降临,风中就会传来他们的叹息。和他们一起劳作过或者聊过天的人日渐稀少。年轻人无暇顾及这些,他们忙着上班,忙着种地。

在十年前,奶奶送走了相伴了大半个辈子的爷爷。

爷爷走的时候春天快要过去了。那一年,我和弟弟大学毕业。

奶奶是怎么嫁给爷爷的?大概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之后,守着一家人过日子,养儿育女。

几十年前,战争来临。日本鬼子进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奶奶和村里人一起躲进地里,期盼着这些强盗快点过去。

爷爷投身革命,成为一名党员。奶奶不可能不为他担惊受怕。

奶奶的记忆那么遥远。我们小的时候总缠着奶奶让她讲故事,奶奶听来的故事讲完了,就和我们讲过去的事。

鬼子进村了。一位母亲来不及逃跑,就带着孩子躲进衣橱里。孩子还小,不知道被发现的后果,母亲只得用手捂住孩子的嘴,让他不要发出声音。听脚步远了又近,屋门开了又关。

“最后发现了没有?”我们着急地想知道答案。“没有。”奶奶的回答让我们松了一口气。

这些经历,并不让人愉悦。所以,奶奶格外珍惜现在的生活。

奶奶猝然离世。她走前絮叨着和姐姐告别,和许多老人一样,他们走了,草木一生。在该结果的时候结果。

你有多久没有流过眼泪?

燕子已经不再出现,等到归来的鸟儿再一次来到村庄,可惜,奶奶已经看不到了。她落在了冬天里,如一朵桃花。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