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拼命去打一场仗,战争结束后才发现我早已不是局中人。

96
羽生血木
0.1 2018.11.21 09:50 字数 3299

血木生

从前很避讳谈起升本的事,总觉得那是我人生经历高考后的又一次失败。

但是现在我想谈一谈。为什么呢,或许是因为我发现我已经与这场战争无关了吧。

经过三年轰轰烈烈的升本战争之后,我的结果是住进了单身公寓。

三年的执念,到放手的那一刻,竟然也没有遗憾。

高考前,每个人都对未来的世界充满信心和力量。那时候班主任告诉我们,高考将是你这一生中最后一次尚算公平的竞技。

最初我并不相信,直到我走进专升本的考场,才明白这一次公平的竞争有多珍贵。

高中三年,都在嬉笑怒骂中度过,上了考场时,才知道书到用时方恨少,到最后,我毫无意外的进了专科学校。

内心的最后一点骄傲使我无法踏进复读的大门,在失败的我的眼里,那里已经成了吞噬我最后的尊严的地狱。

进入专科学校以后,专升本考试就成了我人生唯一一次改变学历烙印的机会。与大多数同学一样,从走进学校大门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开始盘算起这场与学历之间无硝烟的战争。

最初,我把希望寄托在接待我入校的学院书记的身上,我进学校时还没有开学,一个学姐带我找到书记,书记帮我安排好住宿问题后,还给同宿留寝的学姐留了字条让她照顾我。

闲聊中书记提到我们学校有很多同学都成功升本了,还有一些优秀的同学升本成功后又考上211大学的研究生,这些同学,都是在他们的青年时代,完成了专科生的完美绝杀。

我也很想成为她们中的一员。

书记让我有空可以去她办公室谈谈,学校有一些历年的参考资料,都可以借鉴,从大一开始打好基础,考试就会容易的多。

我口头答应,身心却都沉浸在对大学校园的新奇当中,一心想要找到一个可以长期做下去的兼职,赚点零花钱的同时,也能证明自己虽然没能考上好大学,但也不是一无是处。

找兼职的过程并没有像电视剧里的女主角那样简单,接连一个多月的奔波后,我几乎一无所获。

连日的奔波使我精疲力尽,拿资料的事情,就一拖再拖,直到后来,书记调离学院,我就再也没向老师们提过升本的事情。

大学前两年,我用尽所有空余时间去做兼职,偶尔遇上兼职时间和不太重要的课程发生冲突时,我就翘课去挣钱。

两年的大学时光里,我没有参与任何社团和大型活动,除了同班同学,我几乎再没有任何熟识的人。

大三那年,同学们都开始讨论暑假后何去何从的问题。

据学姐学长们透露,最后一年的学业基本是个过程,不会涉及任何专业知识,很多人从大二暑假那年开始就会踏上实习的道路,等到同届学生开始实习时,他们已经成为职场老油条了。

我想靠升本来改变我的既定学历,但是家庭条件和内心的自尊告诉我,复习期间,我要自己养活自己。

当我跟家里人提起想要升本继续求学的时候,爸爸抽了一口烟,笑着说“再读两年,哪儿有钱呢?”

我知道,他不是不想要我走的更远,只是,年过半百的他已经没有力气再为我负重前行了。

于是,我决定从大二暑假开始实习,我希望我可以用半年的时间,挣够后半学期复习的生活费,考完试后,再用两个月假期挣够学费,无论怎样,我想试一试。

一七年的暑假开始,我进了一家名为生物公司的小企业做客服,负责在网上销售公司自己制作的减肥中药。

每天都有不同身份、却同样被脂肪困扰而为了摆脱困扰的人群加上我的微信。为了工资条上的数字,我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极力劝导他们购买我的产品。

一开始,业绩还不错,进公司第三天,老板就趁我没在时跟同事们表扬我聪明能干。

我也似乎偿到了工作的甜头。

可是到了第二个月,几乎所有客户都开始反映吃了药以后根本没有用,甚至还会长肉,我请教同事后回答说,每个人吸收体质不同,但药效会慢慢发挥的。

几个月之后,我才彻底明白公司的减肥神药只是一包简单的中药茶,它对于脂肪,不会有任何作用。

我感到自己是在骗人,但跟家里通完电话,云淡风轻的告诉他们我一切安好时,我又开始安慰自己,起码我卖的东西对人体没有伤害,我也没有逼迫任何人来买我的东西。

但我再我没有了工作的激情,工资也越拿越少。

实习期间,我每日抱着手机等客户的回复,跟同学们逐渐断了联系,我好像去了另一个世界,每天盯着屏幕,视力也急剧下降。

春节前夕,我跟公司辞了职。

当春节过后,我想要开始认真复习准备升本考试时,才发现自己的身边早已没了学习的氛围,同学们也开始实习之路,联系越来越少。

我舍不得报补习班,就找到一个同样想要升本的朋友一起租了房子开始复习。

在家抱着书蹲了两个月,已经快要憋疯,等到四月,升本政策却迟迟不出台,从上旬延到中旬,又从中旬延到下旬,最后延到五月。

我查阅了想考大学的历年名单,发现我想要考的专业名额每年递减,到一七年,已经停止了招生,但我的心中总是有一线希望。

我在网上报了名,找了很多人打听今年的政策,但官网的老师们也不能断定。

微薄的积蓄在房租中逐渐阵亡,我开始害怕所有心血变成一场泡影,那段时间,我连做梦都在想着怎么活下去。

爸爸今年五十三岁,身体已经因为长年辛劳而呈现出老态,为了让他有足够的能力支撑我的生活,我仍然劝他去外省做装修工。

有一晚,跟家里通电话时,爸爸说,“如果你非要考本科,那就去吧。”

那天晚上,我梦到爸爸将我遗弃在破旧的工厂里后就转身离去了。

五月上旬,我开始找到一份工作,每天穿梭在城市中寻找客户,做了二十多天后,政策出台,想报的大学果然取消我的专业。

那一刻,我站在轻轨站里,忽然想要跳下去。往下翻时,又看见另一个大学开启了我的专业招生。

那张小小的电子表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我想我还是要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我跟公司辞了职,但它以我工作未满一个月为由,将我的工资扣光,大半个月的奔波变成泡影。

作为一个新时代大学生的我,竟也没有任何反驳,背上包包就回了出租屋。

新学校考的专业科目跟旧学校完全不同,我只好回家买了新学校的书开始又一次的复习之路。

前一个多月我把所有时间都耗费在专业课上,到了现在,我又回到了起点。当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把需考的三门科目看完后,整个人已经处于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天赋,开始害怕题目的难度,开始向朋友借钱度日,或许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开始失去一往无前的冲劲。

考试前一晚,我忽然想要放弃,或许是因为害怕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又或许是因为,我已经没有了为梦想餐风饮露的豪气。

但我还是走进了考场,教室里的每个同学的脸上都有一股十分坦然的信心,我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我想它一定充满疲惫。

上午考完后,走廊里有人聊起监考老师不严谨,某某全程抄手机的话题,我脸上的菜色就更深了。

考完后那天晚上,室友的学校就公布了分数名单,她差了三十分,与她同行考试的女孩特意报了补习班,分数却在室友之下。

火锅前的美好氛围被同行女孩脸上的绝望打碎,室友呆呆的坐了一会,第二天就带上行礼回了家乡的城市准备工作。

她走后,我也开始纠结应该找个高薪的暑假工,还是应该认真的寻找合适自己,并且可以一直做下去的工作。

等待成绩的那几天,我整日把心悬在嗓子眼上,我害怕落榜,那么我所有的心血都毁于一旦,亲戚朋友嘲笑中带着怜悯的目光会把我淹没,那种恐惧几乎要让我窒息。

可我又害怕考上,在未来的两年里,我又要回到没日没夜找兼职,晚上回学校哭着求宿管阿姨开门的日子。

一边逃着课,一边拼命挣生活费的日子,我已经度过两年,我害怕还要度过另一个两年。两年过后,我是不是还会有又一个两年。

三天后,成绩出台时,我没有在家,暂时没有查到,但群里的同学们总分都很高,回到家后查了成绩,发现与其他人相比,我已经排在中游位置。

但那一瞬间,三年的执念仿佛一瞬间都消失了。

我想我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无论结局怎样,我都已经用我方式去追寻过它了,当我老了,想起青年时代,还可以微笑。

预录取名单迟迟没有下来,后来,有人在群里发了预估分数线,比我的高了二十分,我就知道我的专升本之路结束了。

第二天,我开始认真的找工作,我相信离开升本的世界,同样是艳阳高照的。

对于结果,我应该早就看得见的。

我知道,如果你想升本成功,就必须从一而终。

但我也知道,那次失败的升本之战,不会成为我人生的海谷,相反的,它会在我心中生根发芽,长成我面对未来所有战争的强大的武器。

这场战争里,我输了,但我走进考场的那一刻,我也赢了。

后来,我找到一份尚且满意的工作,也从安静色郊区搬进了地铁线旁热闹中带着烟火气的单身公寓。

房间里有个窗台,看,外面的天色也是不错的。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