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青春 我们正好

    来自16年的随笔 记录年少时的日子。

    阳光从窗帘透进来 开满玫瑰花的墙纸折出细碎光泽 柠檬黄的床单散发出好闻的香草气息 在这样明亮温暖的房间里 我想说一个忧伤的故事给你们听

    你有没有遇到一个眼若星辰的美少年 他笑起来眉眼弯弯 春光无限 喜欢他的时候 善良并单纯 敏感又脆弱 温暖而美好 总以为一闭眼就能白头 你相信比一见钟情更深情的一眼万年吗 我也不相信 可我真的这样做了

    你的温柔你的好 你的背影你的笑 我都记着呢 你以为在上课路上碰到我是偶然吗 你以为你在操场上看到我是偶然吗 你以为在去超市的路上看到我是偶然吗 你以为你在教室窗户外面看到我是偶然吗 别傻了 那都是我故意的

    第一次遇见他 在客车上 那天人特别多 他背着书包是个特别普通的俊秀少年 百无聊赖的瞥了一眼正想戴上耳机继续听歌 就是眼神停留的这一秒 他给我一个侧脸嘴角露出浅浅的笑 本是陌路之人 脑海中却浮现出来xx这个名字 直觉觉得就是他 素未谋面却常听人提起的名字 就这样被印在了心里

    他和我姐妹同班 后来我总找各种理由去找她

其实都知道的 醉翁之意不在酒 进他班我从不东张西望的看他 只是感受一下他在的环境就够了 就像我喜欢阳光 但我不能把它关到小黑屋 喜欢的东西有很多 不能都占为己有 同学都知道我喜欢他 所以每次只要他出现 都会有人叫我 虽然不说话 但是能远远的看一眼 我也能乐上半天 偶遇过几次 也想开口给他说话 只是他从不回头 还好我聪明 算出来他每天大概什么时候从宿舍出来 放学后多久他才能经过我在的那栋楼 每天算好时间在楼下等他 他来了 我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开 每晚放学我都故意等他 然后跟在他后面慢慢走 直到我进宿舍他也走远

    默默注视他 看着他每天的点点滴滴 大概喜欢就是不见会想念 见了会心安

    又晃悠到他班去了 他朋友说你是来找他的吧 他没在 脸瞬间就红透了连忙否认说不是不是 我说你怎么知道 在他班里我明明没提过他名字也没看过他 他朋友说从你眼神就能看出来 我说看在以前同班的份上别告诉他 他点头答应我之后我才走了

直到很久以后 他跟别人来我这栋楼找人 正好在我邻班 那男生吹了声口哨冲我使眼神 他说那个就是你男神吧 我愣了一下说不是不是 他用那种戏虐的眼神看我说 还装 我早都知道了 那个时候我才反应过来 答应我不说出去的男生早宣扬的人尽皆知了 他课桌上有份报名表 他手机号我一眼就记住了

    他生日我也天天算着 给他订做的打火机刻的他名字 谁让他爱吸烟 一吸烟还就被逮 每次都笑的我不行 太笨了他 可是大雪封路 快递送迟了 结果就是他拿着别人送他的打火机乱遛 礼物同款 我还是后来送的那一个 尴尬的我要死 我真的是提前订的 认识他后的他第一个生日我还弄的一塌糊涂 想熬夜给他说生日快乐 就差最后几分钟还是睡着了 他不喜欢空间就没给他发说说 早晨给他发了好长一段话 抱着手机等了一天他也不回 气的我跑他班里质问他 他满脸疑惑说可能是手机关机了没收到 我回去就截图给他看 他说感动死了

    他生日那天晚上正好下着雪 和姐妹出去拍雪景 正好碰到他去超市 姐妹知道我心事 于是拉着我跟他一起去 路灯下的他真好看 因为没和他接触过所以尴尬 就在门外等他们 他走了几步回头说 喝奶茶呗我给你也买了一杯 他不知道我高兴成什么样了 不是在意奶茶 而是他能记得我 哪怕是出于面子顺手买的我也高兴 这样说明了这个男孩子机灵会做事 反正我喜欢的男孩子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下雪那几天特别冷 别人都买坐垫 跑他班里见他没买 自作主张就给他送去了 后来我也没问那坐垫的去处 我怕听到不想听的

    只要出班就会四处张望 寻他的身影 大晚上跟同学回班拿东西一路上也是找他 还是擦肩而过 给他说话他也是不咸不淡的 嗯我想那时候他是讨厌我的吧 也对 喜欢他的那么多

    平安夜圣诞节的时候 我只准备了一份礼物一个祝福 全都给他 给我喜欢的男孩子 他说他请假了在网吧 我说礼物都准备两天了 他说那好吧一会你午休完我过去 不管怎样他能从网吧再回学校一次我就特开心

    我同学和他一块打篮球 我让同学帮我拍几张他照片 同学开玩笑说用一星期饭钱做交换 我毫不犹豫的说行啊 然后我同学用那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说 你真认 值吗 是啊我真认 只要和他有关的我都认

    他学航空 好久没在学校了 还好我有一本日记 每天写一句关于他的话 然后以照片的形式洗出来 做成手工相册 有他的我的照片 每一页的内容都是我自己设计我自己动手做的 一节课还完不成一页 好几天才做完了 我班男生见了说真用心 要是我我早感动了 我撇了撇嘴说我男神 当然要用心

    有的人 相处几年也没有太大感觉 有的人 只需一眼便知道那是要找的人 恰好他是第二种 只需一眼

    之所以一直不告诉他我喜欢他 是知道他不是那种浮夸的男孩子 我想多了解了解时机到了再说 可是他始终不在学校 终于忍不住告白了 从认识他那天起写的日记 一天一篇全是关于他的点点滴滴 连同给他做的手工相册 一块送给他了 我说你就算拒绝也看完这些东西再拒绝 好几天他都不回我消息 姐妹劝我说他那么腼腆 你别逼他 给他点时间 我说好 我等 心里像猫爪一样坐立难安 我在想 他那么腼腆的男孩子 该会怎样拒绝我呢

    他在KTV 我也在外面玩 我说我去找你吧 他下楼接的我 好久不见他还是那样帅气 他问我会唱歌吗 我说不会 咱俩唱的话倒是行 我问他有朋友名义这首歌吧 他说你去点就好了 他伙计都开我玩笑 我闹了个大红脸跑他身边非让他给我点歌 我就在他身边看着他找我喜欢的歌 真想时间就这么停住 他说没有这首歌 我说那就冬天的秘密 正好唱到 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 谁来收拾这被破坏的友谊 我问他看见歌词没 他点头说看到了 哼我分明看见他脸都红了 他伙计起哄让我喝酒 我就在他身边一直看着他也不说话 我想看他的态度 他说别闹了她不喝 他伙计说这么不给面子 我趴他耳边告诉他 刚吃完饭胃里难受着呢真的喝不了 他一把拿过我手中的酒瓶放桌上说她不能喝 那时候我就觉得他是我的超级英雄

    我问他这几天是不是特别忙 他摇头说也没什么事 我说日记你看完了没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时他的表情 说不上来就是很迷人很可爱的感觉 他脸含笑意咬着嘴唇点点头特腼腆的说看完了

    当时我就不淡定了 我说你看完了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我都替他着急 我知道的他不会说伤人的话 我说你怎么想的怎么说 行不行的一句话 他说就是觉得马上快毕业了不适合恋爱 以后去哪都不知道 我说你报的学校我都报 他说我有可能去三亚 他说完我一言不发的就盯着他看 其实我当时特别想一把抱住他哭一场 可是他那么腼腆我怎么能让他难做 用酒来掩饰内心的失落 他伙计一进门就看见我把酒瓶放桌上的样子 以为我酒量很好起哄让我再喝点 我摇摇头就往卫生间跑 他紧跟着追上来问我是不是吐了 我赌气般的说是 他皱着眉头用那种关心我的神情说 不让你喝你偏喝 现在没事了吧 我把他推出去说一会就好了 我怕他再多数落我几句 我就忍不住抱住他哭了 我不想让他看到我狼狈的样子 却又矫情的想让他多关心关心我 我都不敢看他 扭过头不给他说话 当时挺尴尬的桌上还有未喝完的酒 拿起来他就喝 我愣了一会说那是我的 他说我知道 我怕他没懂 又强调说这是我喝剩下的 他说没事 我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拿错了 反正那天我忍得特别难受 硬生生把泪憋回去

  回家的时候再也没忍住 眼泪哗哗的往下掉 我给他说我难受 他说不让你喝你偏喝 他哪里知道 身体难受远比不上心里难受 爱一个人有多苦 只有自己最清楚

    第二天我问他是不是怕大学不在一起 他说对啊以后都不知道去哪 我说和你一个城市会不会有那么点可能 他说以后有缘分就会在一起 他没直接拒绝我 可也没给我太多机会 后来他伙计说 只要认识他的都知道你喜欢他 我笑的没心没肺问他为什么 他说一个女生要是不喜欢他 不会大半夜跟他去KTV

    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就该说出来 没什么羞耻的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 我依然会告诉所有人我喜欢他 全校那么多男生我只喜欢他 并且心甘情愿为他做一切事 这是缘分 不必藏藏掖掖的

    喜欢呀 就是和他不紧不慢 不紧不慢的走在漫漫马路旁 时时刻刻感受风正吹向我 也吹向他 感受的是同一阵阳光 就算脚磨破皮膝盖走到痛 我也是开心的

    我看过他个性签名 每一句话后面都是一个女生名字的缩写 我去翻他的过往 并不是嫉妒 我只是难过 他并不是只有面对我时候的高冷 有种深情 他从未给过我 即使没有他的配合 走不到一辈子 我一个人还是走了一阵子 好长的一阵子 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一阵子还有多长 只是想告诉他 趁现在我还喜欢你 能不能不要错过我

    他理智成熟 有自己的想法 能为了未来努力 爱玩但他学习 能闹就是和喜欢他的人说话特腼腆 他是我期待又矛盾的梦想 想喝又怕醉的酒

    会考补考 我们挂的同一科 十八般武艺都使出来才瞄到一眼 我想他是不是和我一样绞尽脑汁的做题 摄像头开着 做贼一样给他发了个短信 只要他不挂科 手机没收我也愿意 他信息也补考 可是他又请假了 据说是让别人替考 这也就是说 我又是缠缠主任 又是塞给主任钱才弄来的信息题 一点用都没了

    为了他 我也去面试航空学校 特开心的让他看录取通知书 他说那就好啊 他以为我也喜欢航空 其实这专业从头到尾都不在我计划之中 我只是为了他 仅仅是为了能和他有共同语言而已 怎样喜欢他 他才会感动到不行然后拥抱我 有个女生在我宿舍说他坏话 要不是同学拉着我非得给她一巴掌 气的我浑身发抖给他说以后不准再理那女生 他说早不理了 我烦她 我说你烦我不 他说不知道 本来就是 我们没有太多接触 也不了解彼此 他就是那种心里怎么想的怎么说 不会为了讨我欢心说违心的话 不会花言巧语 和这样的人相处  踏实

    情人节那天正好是喜欢他的99天 本来想撒娇打滚加卖萌的让他陪我呢 可是他要去艺考 我说你有红包吧 他说有 一会发给你 说着就要挂我电话 我气哼哼的说真挂呗是 他说不挂电话怎么给你红包 我扭扭捏捏的说你怎么不问我要红包干嘛 他说你要就给你呗 他就会说这句话 你要就给你呗 你要就给呗 总有种被他宠溺的错觉 可始终是错觉

    我说我要买玫瑰花 他说买啊反正一会给你红包 就像是丈夫对妻子说 喜欢什么就去买 我给你钱 哈哈哈想想就笑的我不行 停了几分钟他说红包没钱了 我说你故意的吧 就是想挂我电话 他截图给我看他账户余额 我说那我先买 回学校你给我报销 他说我真不想要 没用 我愣了半天又气又笑的问他 你是不是以为我买玫瑰花让你报销 然后送给你 我敢保证他要是在我面前我非得揍他 我说我要 我买 你给我报销 因为这样就变相的是你给我买的 他说我理解错了 然后立马把红包发给我了 他余额不足是真的 或许是他用银行卡支付的 也或许是他给别人要的 反正我解释完 是我想要玫瑰花的时候他就给我了

    你知道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遇到一个人 只要想起他 心里就会开满花 想睡一张双人床 晚上开一盏小台灯 我要踩到你的脚上吻他 想跟他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就算我不会做饭也会慢慢学 早餐一定会有纯牛奶 一起称体重 一起回家 我也想让他离不开我呢

    最想念的是他 不敢打扰的也是他 至少我还拥有一双 会因为思念他而变得通红的眼睛 想起床有个早安吻 想被他抱着脖子酸了都不动 想和他一直待在一起 可是距离就是最远的事情 我愿意等

    我以为我的温柔能给他整个宇宙 我以为他还会像刚开始那样说笑 我以为经历了这么多 纠缠了那么久总该在一起 可我们好像回不去了 能给的爱我全给了 我觉得只要他对我有一点点好 我都可以把这个好放大无数倍 然后把之前的不愉快全部抹掉 被他拉过去继续喜欢他 或者更喜欢他就是这么点出息

    阳光与黑夜 都是他不动声色的茫然的侧脸 看到他的眉眼 就好像万水千山都为他山清水秀

    我把成年后的愿望给他了 和他一起考大学 一直在一起 金榜题名 岁岁长相见

    我做了所有能为他做的事 去接近他了解他 给他我所有好的他需要的 我想和他在一起 即使他一贫如洗 我将会是他最后的行李

    可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他终究是不喜欢我 哪怕我为他从十八岁等到八十岁 哪怕我再声泪俱下的说出 即使你变成什么样我也都喜欢你 可他对我没感觉就是没感觉 就算我这辈子为他挡了一百颗子弹也没用

    我最喜欢他的时候 走在街上不断回头看是否有他  坐在车上对窗子呵气写他的名字 就连睡在床上天花板顶都全是他的样子 我最喜欢他的时候 我曾一星期梦见他超过七次 如果曾经有一个人为了你而等待 不管是六年还是六个月 请不要那样轻率地选择拒绝 这世间的缘分并不像空气那样廉价 再平凡不过的相遇与相识 在亲情以外 没有谁能够轻易 而又不求回报地为一个人 付出一段寂寞的等待 即使没有欣喜的结果 也一度温暖过冰冷的心

    疯狂的喜欢一个人 如此的喜欢 见到他的身影就怦然心跳 然后接近他时会害羞的不得了 两天不见就想他去了何方 每天期待放学最大的原因 就是我每天会在楼下装作偶遇他 在吃饭的地方看见他 到处打听他的动态 甚至有时候还偷拍他的照片 不论正面或是背影 只要有他就好 他不在的时候 晚上抱着手机 一遍一遍翻他的照片才能睡着 会担心他在另一个城市穿的厚不厚 有没有很臭美 可是从来不敢打扰他

    认识他以后 我做的所有事都是为了接近他 不管是否有结果 因为是他 所以就那样做了 我把它叫做青春 我想听他讲 每天发生的趣事 吃到的美味食物 成为他发现惊喜想第一个分享的人 想陪他满腔的豪迈与悲歌 一生的荣耀与坎坷

    只要他愿意 把他讲给妈妈听 等他玩够了 想安定下来的时候就嫁给他 用余生去爱他 喜欢他的时候特别累 但我从没想过放弃 就想着总会感动他的 可我忘了心里有人的人永远感动不了

    他的所有事我都知道 包括喜欢谁 我一直在逃避 直到终于看见他说“只要她不离开 面子算什么” 那时才明白我自以为很煽情的等待 只不过是收不了场的笑话 自作多情那么久 该清醒了 我都快忘了当时喜欢他的感觉 只知道在喜欢他这件事上 我花光了所有的力气 最后依然无疾而终

    后来听闻他有了爱人 从此 我的英雄 为了另一个女孩征战疆场血溅四方 曾以为他生性冷淡 可他却对别人嘘寒问暖 唯一一个特别关心取消了 唯一一个特殊备注改了 唯一一个我俩的分组换了 唯一一个喜欢的男孩子没了 别人问她故事的结局呢 她没说话 却笑着艰难的蹲下 哭着说天下那么大 我却再也没有他

    放弃一个喜欢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 就好像一把火烧掉了自己住了很久的房子 那里面包含了所有的回忆 看看那些残骇和灰土的绝望 就知道那是家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我知道自己梦见他了 他在阳光下奔跑 回过头浅笑拉着我的手笑的很开心 我躺床上动也不敢动 怕自己把这感觉忘了 因为我知道这辈子我再也不会有这感觉了

    我好想他 我想哭 我想告诉全世界 我再也没有他了 他再也不是我的超级英雄了 可是他明明告诉我现在不适合恋爱的 他明明知道我拼了命学习 只是为了和他一起上大学 他明明知道为了他我有多努力 我央求着他考上想去的地方 就要带我吃好多好吃的 他还答应我了呢

    可我忘了爱情这东西光靠感动是不行的 再忠于感觉 也得两情相悦

    遇见他之前我想象着爱情是什么样 遇见他之后我知道了什么是爱而不得 或许某天我也会笑着和别人说起我们的故事 然后直到别人问了一句后来呢 我想我会坦然的回答 也或许有些哽咽 后来啊 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

  总是梦见他 全是他和她的电影 他交了新的女朋友 我也不会对他哭闹 举杯敬风尘 含泪我也要祝福他 我想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其实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幸福 只是想到将来他的幸福不是因为我还是会很难过 或许以后的我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 就像当初喜欢上他一样 也或许除了他 我再也遇不到能让我感受得到心跳的人

    到最后只能把他埋在心里 喜欢他已经喜欢到 一想到以后他是别人的就要哭了 如果当初把那份炽热的爱藏起来 现在就可以像普通朋友一样 和他一起看戏 喝酒 说脏话 然后就这样来往一辈子 可是当初这爱来的像洪水猛兽一般 来不及思量就去爱了

    我知道 当以后青春逝去的时候 很多东西都会面目全非 所以我会更加珍惜 也许他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遗憾 但我始终谢谢他 来过我的青春

    结婚时也给我张请柬吧 开心的难过的温柔的 你所有的样子我都见过 就想最后见见你不属于我的样子

    很久以后我们还是不是朋友 或许等他老了我也走不动了 咧着嘴扯着皱纹告诉他 你看 我喜欢了你一辈子

    只是那些怀念的 舍不得的情愫 终究会被时间冲淡 现在愿你我皆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