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记忆—高中篇(45)

字数 1014阅读 143

情哥和傻妮儿

“说走咱就走,你走我走全都走啊。”求知欲极强的宋南极唱着歌一口答应,然后两个大男人抱着没来得及放下的被褥就轧操场去了。

当开学的操场显得格外热闹,而不厌其烦绕着操场做着一圈又一圈逆时针旋转运动的往往是两类人:久别胜新婚的情侣们,以及为情所困的闲杂人等。而被这两种人包围着的则是第三种人——“没心没肺”的足球爱好者们。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熟读金庸武侠小说的宋南极用土话将这首曾经风靡失恋人群的词也别有一番风情。

“知我者,宋南极是也!”

“三克油,老情,不客气。”

“唉,这首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辞》真是为此时此刻的我写的啊!此情,此景,此诗,此人……”

“老情,别难受,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得劲儿了。”

“唉,千言万语,一时间竟不知从何说起。”

“从头说。”

“唉,思绪忒乱,漫无边际,摸不着头儿。”

“想起啥来说啥。”

“唉,头脑一片空白,混混沌沌如大地初开,啥也想不起来。”

……

“CAO,你到底说不对啊?不说我回去了昂。谁愿意抱着个被子傻小子似得和你逛操场啊。”

“唉,其实我和傻妮儿之间的故事很简单——”老情哀叹了几声之后终于还是开口了。

“傻妮,送我一张你照片呗,留个纪念。”

“等高二分文理科,等你去了文科班,我留在理科班的时候我再送你吧。”

朦胧的喜欢——

“我要留在理科班,我要跟他在一起。”情哥心想。

结果公布名单之后,大字写着:卢芳,文科班。

晴天霹雳啊——

“莫不是她为了我去了文科班,但是我却为了她留在了理科班。造化弄人,老天无眼啊!为虾米?为虾米我身为一代情哥却总是为情所困?为虾米,为虾米我作为情场浪子却难觅真情一段?为虾米,为虾米我如此痴情却总与心中所爱失之交臂。”

情哥悲愤之余,心里默默委屈又无力的呐喊着,控诉着。

宋南极看在眼里,却无语在心里。他并不同情这个屡屡为情所伤的情哥,因为他知道情哥的自愈能力比之X战警的金刚狼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跟重要的是即便“旧爱”走了,情哥的“新欢”也会很快到来,比如后来的邻家小妹。

邻家小妹是情哥老家邻居大伯家的二女儿,旁人没有见过,只是听情哥说此女子长得灰常之好看,比之老鼠眼中的西关高中校花张某某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古语有云:好兔不吃窝边草。这句话显然不适合老情这种“多情贱客”,因为但凡是女人,爱心泛滥的老情基本上都有一定好感,关于这一点后边还有更多例证,敬请关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