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泥迹斑斑的项链,和失联三个月的女友

96
MissMatcha
2017.12.05 00:43 字数 2761

3

青町常自我确认,他是爱慧如的。毕竟成年人的爱情,没有那么多天雷勾动地火的生死缠绵,有的只是细水长流一样的平淡日常。

他们住在城市的两端,每个周末都会见面。天气晴朗时,他们会去城郊公园草地散步,一起看半空中追逐的风筝;下雨时,他们也会手牵手去探寻历史悠久的当地特色建筑群落,在古亭一起看飞檐滴落的雨丝。

有时,因为工作忙碌的原因,他与女友有大概一个月都不曾见面,那时,内心也是盘踞着急不可待的、想要见到她的冲动,这思念会焦灼他很久。吃饭时想要问她吃的什么,起床时候会想要向她道早安,看到任何有趣的新闻或段子都想要讲给她听,只要停下来的空隙里,都浮动的是慧如的身影。直到终于回到她身旁,真正把她拥进怀里,这焦灼才如遇甘霖,渐渐平息。

因为想要更多地陪伴在彼此身边,青町提出让慧如搬到自己的住处,慧如也满心欢喜地同意了。约好帮忙她搬家的那个周末,青町在她家门口敲了很久的门,没有人来开门。他又拨了好多次的电话,依旧无人接听。他不知道他们两人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慧如遇到了什么,竟然用这么突然的方式拒绝来到他的身边。明明昨日她甜蜜的笑容还依昔在目,而且一定不是强颜欢笑。

在门口坐了一天,直到天黑,他在手机消息提醒声中才意识到夜幕的降临,屏幕的光亮如此刺眼,他不得不揉了几次眼睛,聚了聚心神,才看清终于有了音讯的慧如的信息内容:这段时间不要来找我,让我静一静。

他不太懂,慧如这突如其来的喊停是什么情况,这像一个谜团一样萦绕在他混乱的脑海。但总之,他决定,那就依她吧,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奇怪的是,明明知道她还是住在那里,朋友圈通讯里她依旧还在,她也不是一个常常发布消息动态的人,可他却仍控制不住自己地每天刷上几遍朋友圈去查看她的动态,怕错过解读她最新消息的时机。就算是知道她不太可能发布朋友圈,他也会把她以往发过的朋友圈再来来回回重新看一遍,想要更加了解这一个人。这样刷了将近一个月慧如的朋友圈后,他实在按奈不住心中的疑问,甚至窝火,慧如依旧还是联系不上的状态。那个起初想着静静等她回复的心境彻底失衡了,他只想要迫切地解开这个谜。

他先是联系上了慧如的好朋友珍,曾经有几次,他们周末聚餐有见过。珍告诉他,她只知道慧如一向是非常在乎他的,每次姐妹们聚会,聊天聊个化妆品聊个八卦,她都能兜回来讲你,一脸痴迷样的。每次我们还想着继续下半场,她却倒数着跟你约好的时间,到点马上抛下我们一帮人,只狂奔着去见你。之所以失联,以我对她的了解,要么是你做了什么错事,要么是她发现你瞒着她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导致她想分手,但还没决定好,所以才是现在这种状态。

他央求珍,试图去联系慧如,帮忙做说客,如果真有什么心结,都可以跟他讲的,不要自己一个人呆着。拗不过青町的再三恳求,珍在发完消息给慧如并未收到回复后,又拨了她的电话,可电话直接被挂掉,慧如只回了一句话:亲,请让我一个人呆着。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开始往慧如的办公室楼下跑,听她同事说,她好像请了个长假,并没有来上班。问她没请假之前的状态,同事都是一样的担忧。说看她状态比较恍惚,心情比较沉重,常常大家闲聊着八卦哈哈大笑时,只看到她有些勉强且落寞的神情。甚至还有同事说,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撞见她红了眼圈,在镜子前面在擦拭眼泪。但想要问她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她也只是匆匆离去,并不对人提起。所以,也并不知道她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连着去了几天她的办公室,也只是得到这些零星的消息。

而离他们不见面已经过去二个多月,他们最长的一次不见也就三个月的样子,现在只差一周,她就创造了新的纪录了。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她突然发现自己不爱我了?还是她生重病了?还是她父母站出来反对了?可是,无法验证这其中哪一种是真正的答案。时间已临近三个月,他不想要停在这无止尽的谜题里,只是想着,如果一个月到了,她还是不现身不说明原因,那他就打算先行分手了。

2

慧如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矫情”。

那天,她答应搬去与他同住,两人都很开心。邀了一帮兄弟庆祝正式脱单的青町,忍不住多喝了些酒,慧如赶来接他的时候,他有些犯迷糊,只是朝着她傻呵呵地笑着。他身边的一桌兄弟,也跟着笑得东倒西歪的,打趣说: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怎么脱单还搞得跟之前失恋一样地买醉!看不懂啊。

慧如尽量憋住自己的好奇心,假装淡定地把青町扶到一张靠椅上坐好,掏了他的钱包去前台结算,钱包里赫然看到夹着一张情侣照,看上去应该是青町和前女友。可照片中前女友脖子上的项链那么眼熟,就是青町现在依旧每日戴在身上、藏在衣服里边的那条。

跟着她一起过来抢单的青町的哥们一眼看到照片,傻了眼,连声说着:嫂子,你可别多想,估计这照片他自己都放忘了,所以还在里边呢。慧如买完单,一帮人各自散去,还剩下两个还算清醒的,帮忙架着、送青町回去。

塞青町到车里时,一哥们发现他还戴着的那根项链跑了出来,赶紧紧张兮兮地给他塞回衣服去,瞟见的慧如假装很大度地笑着说:别藏了,我都知道的!他天天戴着,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这年头,谁还没有个前女友呢,没啥事的!不过,对他们的故事倒很有兴趣的,他没说那么细,你们可以讲给我听听嘛。就当八卦一下乐一乐。

两哥们看慧如样子,不像有什么芥蒂的小器女子,便说:还是嫂子大器!便开始讲青町的上一段情史。

他和前女友相识七年,从高中读书到工作,彼此心动,走过青涩,青町想过的最美好的事就是娶她为妻、厮守终生。只不过,她后来爱上了公司的霸道总裁,又一厢情愿地觉得有家室的总裁会为她创造条件来携手良缘。青町无数次地留过她、劝过她,希望以自己最坦诚的爱守住她,可最后一次见面的那个河边公园,她扯掉那条他送她的项链,扔到河边的石缝草丛里。她说:我们就此分手,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她绝然离开,青町却像疯了一样,在河滩上找了一下午,手腿都磨破皮了,才终于找回来那条泥迹斑斑的项链,那条他送给她的第一件首饰、而她视为定情信物的礼品。自此,他就删了前女友的各种联系方式,再也没去看过她,甚至打听过她的消息。可却傻子一样,一直戴着这个项链,被我们都笑过好多次了。

那晚,他的哥们离开后,她把他小心地挪到床上,盖好被子。看着他说不出情绪的脸,她不得不感慨,他和前女友闹分手时候的种种,那才是一个人深爱另一个人的样子,比起现在他的理智,她觉得自己在他眼里更像是一个宜家宜室的对象,而不是爱侣。

如果并非真爱,是否,她要选择另一种结果。

1

三个月的最后一天,慧如终于约了他见面。

出门前,他看着镜子中胡子拉渣、面容憔悴的自己,有些不知这次面临的到底是什么。见了面,慧如也清瘦了不少,她欲言又止,伸了手摸摸青町的胡渣,手又滑到脖子,拉出那条他已经习惯的项链问道:可以摘掉它了吗?还有你钱包里的合影。

一瞬明了,这三个月来的谜团终于有了答案。他马上摘下项链、取出合影,揽过她来,说:任由你处置,以后可不准再犯傻干失联这种事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