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黄】重新爱

复合大师周泽楷×分手大师黄少天

“黄少,最近你家附近开了一间24小时的书店对吧?”郑轩滑着转移来到黄少天旁边。

黄少天舔着楼下买的“那么大圆筒”,点了点头,“嗯。对啊,怎么了?”

郑轩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抓着黄少天的衣袖,激动地说:“黄少,帮帮我,去看看那家店的销售情况,尤其是我们出版社的书籍销售量,然后做成表格,明天交到喻部长那里。”

黄少天嗅到了一丝奸情,连忙松开郑轩的手,一脸嫌弃,“这个不是部长让你做的吗?你自己事情自己做啊。我才不要那么麻烦呢。”

郑轩欲哭无泪。他作为销售部的一员,每天都要成堆的工作,时不时还有黄少天任性不干的活他也被逼揽过来,有时他还要猜测部长喻文州的迷之微笑,他只能说亚历山大。

“我最近也闲,也不是不能帮你,不过你得说说你要去干嘛,不然也不会无事不登三宝殿。还有,帮你做事可是要等价交易的哦!”

郑轩发现又有机会了,他要学黄少天那样捉住机会,他红着脸,挠挠痒,说:“也没什么,就是有个朋友生日,今晚我要赶过去。”

黄少天眼睛一瞪,果然有奸情。“阿轩,我初中就认识你了,有什么朋友是我不知道的?看你耳根子都红了,其实是不是特殊朋友啊?哈哈哈哈。”

郑轩被戳了包,用手掩着嘴巴,小声地说:“小声点,八字没一撇。”

黄少天成人之美,也答应了郑轩,不过是以后逢一三五七都要买“那么大”圆筒给他。郑轩他说要改名叫轩·亚历山大·郑。

以黄少天的记性,他回家就已经忘了,正好家里没生抽,就下楼买。以黄少天的记性,他出门就忘带钥匙,只能等明早喻文州回去了。

黄少天贪出门方便就踢踏着洞洞鞋,不过他已经后悔了,因为脚已经冻僵了,穿着毛衣,缩着身子走在路上。

黄少天路过一家名为“周语”的书店,招牌上还写着“24小时营业”。他脑瓜子里叮咚了一下,他想起帮郑轩的事。

走进书店,听到了风铃响的声音,然后是另一种好听的声音发出,“欢迎光临。”

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正是他久久不能忘怀的声音,四年来,这个声音陪伴了四年。

“周,周泽楷?”黄少天激动得要变成周泽楷了。

周泽楷也随口应了一声“嗯”。

书店里响起了《费罗加的婚礼》,整个书店主打复古风。橱窗里放着两只棕色小熊,他们手里拿着一只鹅毛笔,中间放着羊皮卷。通往二楼的楼梯是回旋木楼梯,就连播放音乐的都是留声机造型的音响。

“前辈,你来买书?”

黄少天挠了挠头,不好意思说是自己没带钥匙。“啊。对,差不多吧。其实我是来做调查的。”

周泽楷穿着棕色毛衣,披着黑色大衣,带上无镜片的眼睛,一副儒雅风流的才子样。记得大学的时候挺受女生欢迎的,想来平时也会有女生帮衬吧。

“调查什么?”

“我是蓝雨出版社的销售部的,看到这里开了家新店,所以就过来看看,顺便调查。”

“原来是这样啊。”周泽楷语气略带失望,“我还以为前辈是来看我的。”

黄少天一时觉得不好意思,就专业了话题,“这里是黄金地带,销售量应该不错吧,而且有你这样的颜值担当,你们店长应该对你赞不绝口吧。”

“挺好的。我就是店长。”周泽楷满脸写着委屈。

“啊哈哈哈哈是吗?那就是说这是你开的咯?真不错呢,我也好想开一家书店啊。放着自己喜欢的书。”

这家店除了买书,还为客人提供休闲服务。

“前辈也可以跟我一起。”

“啊哈哈哈哈小周说什么呢。我们不是已经分开了吗?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我们也好久不见了,不要说这个话题了吧。”

店里开着暖气,黄少天的身子逐渐暖和起来,周泽楷盯着他冻得通红的手,感到心疼,他回身往员工工作室走。

黄少天以为周泽楷没话和他聊,便随处看看。他走到了热销的丛书系列,是蓝雨出版社的新出的蓝朋友系列,是以最近的流行的耽美题材。上面的封面和里面的插图是一叶之秋的作品,是黄少天央求了很久才答应的。

翻开几页,黄少天就已经深陷其中。

“前辈,喝姜水。”周泽楷忽然在旁边叫他,吓他一跳。

黄少天连忙放下书,接过杯子,杯子是黄色的小黄鸡,握在手里暖了暖手,喝了一口,暖人心脾。“啊。谢谢小周,这个杯子真可爱啊。好像以前我用过的杯子。”

“就是前辈的杯子。”

“嗯嗯嗯嗯?”黄少天睁大眼睛,立马打量着这个杯子,“我不是已经打烂了吗?”

“骗你。前辈在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

“是我们出版社的新出的丛书系列。我告诉你啊,这本书我可是有大功劳的,你知道有个插画师叫一叶之秋,大牌,我们社长都请不动,我和老叶关系还不错,老叶那家伙不要脸,我跟他签订了不平等条约他才答应做图片编辑。”黄少天兴致勃勃地介绍着这个丛书系列的花絮。

周泽楷知道一叶之秋,因为是他们的学长,一个人缘不咋地的大神。曾一度把他列为第二情敌。

“嗯。这个书籍挺受女生欢迎的。”

“哦,对了小周,你现在能把你书店的销售情况表给我一份嗎?我要拿回去做报告。”

周泽楷点了点头,“去我家。”

黄少天糊涂了,“我只是要一份表而己,不用去你家做客吧。”

“表在家里,书店电脑没有。而且我也快换班了。”正巧不巧,来换班的店员正来到了门口。

随着风铃声响起的一把清脆的女声,“店长,我来换班了。”

周泽楷朝那个女生招了招手,黄少天也看向她。

女生看见有客人在,还拿着店长的杯子,嗅到了一丝基情。“店长,他是?”

“他是……”周泽楷打算介绍,却被黄少天截胡,先自我介绍,“哈哈哈哈,靓女你好啊。我是蓝雨出版社的黄少天,来调查而已哈哈哈哈。”

“他是我的学长。”周泽楷补充道。

女生伸出手,“哦!你好!我是新来的,叫我小何就好了。”

“你好你好。”黄少天也伸出手,握了握。

“我先走了。”周泽楷冷冷地说,还拽走了黄少天。

女生的直觉是不会错,店长和他肯定有故事。不过客人真的很帅,不过与其说帅,还不如说可爱,有虎牙的男孩子。简直攻受分明,店长加油!啊啊啊我要一个月不洗手了。店里留下了小何犯着花痴。

今天的温度格外低,是有记录以来的超低温。黄少天一边走一边摩擦着手,因为穿着毛衣出来,根本就没有口袋,摩擦生热又不见效。

周泽楷斜视过去,叹了口气,然后就把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了。

“哎哎哎不用不用,小周你穿回去,天气冷。”

周泽楷二话不说就帮他穿了上去,“不怕冷,前辈怕。”说完,又帮他拢了拢衣领。

周泽楷的公寓在商业区的东边,住在高层,可以看到地下的车水马龙。模糊的点点灯火映在眼里,高楼大厦披着彩色灯光。

黄少天趴在落地窗上,望着外面的灯红酒绿。

“少天,热牛奶。”周泽楷递了杯牛奶给他,杯子还是小黄鸡,而他自己的是黑白企鹅。

“周泽楷,要叫我我前辈,知道吗?这是你租的还是你买的。应该很贵吧。离商业区不远,那么高楼层。”

“买的。”

沙发上的抱枕是小黄鸡,挂钟也是小黄鸡,整个家居设施都是以明亮的黄色为主。“没想到周泽楷你这么闷骚啊,被你的店员知道高冷的老板家里居然是这样的布置,肯定是不可思议吧。不过我还挺喜欢的。”

“按照前辈的喜欢。”

“什么?”黄少天差点噎着,再次打量这周围,的确他最喜欢明亮的颜色。

周泽楷迷惘地看向窗外,和黄少天一起坐在落地窗前。“少天喜欢什么我也喜欢。”

熟悉的告白,让黄少天想起了以前一个学弟也是这样和他表白的,爱屋及乌的喜欢。

“周泽楷,我已经说过了吧,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们分开后,你可以喜欢你喜欢的,你可以再去爱另一个人。我们已经是过去式了。你这样庸人自扰有用吗?”

周泽楷委屈了,分手他还没答应,也只是黄少天单方面的接触而已。他明明还是那么喜欢他。“不,我只喜欢你喜欢的。我不答应。”

黄少天看着眼前这个大小孩在闹脾气,感觉自己心里对他有点亏欠,“对不起。”

周泽楷看着黄少天的眼睛,眼里倒映着自己的样子,“重新来过。”

黄少天被他盯得脸红了,毕竟这么帅的人看着自己那么久都会心里条件反射。

“少天默认了。”

周泽楷双手抚上他的脑袋,慢慢靠近他。他双唇颤抖,慌张的看着周泽楷。轻轻触碰到柔软的嘴唇,舔了舔他的虎牙,又与他灵舌互缠。

忽然间,他们两个跌落在黑暗里,只能靠落地窗外面的光去看着对方模样。

“啊啊啊啊啊啊发生了什么?”黄少天被吓得大叫起来,磕到了周泽楷。没几秒又反应过来弄到了周泽楷,“对不起啊小周,小周没事吧?”

周泽楷看着他慌张失措的样子,笑了笑,说:“没事。少天可爱。”

“靠,周泽楷你取笑我。你居然取笑我。忽然间黑了你不觉得可怕的吗?”黄少天佯怒,对周泽楷“拳打脚踢”。

耍花枪没一会儿,周泽楷的手机响了,“嗯”了几声就挂了,然后跟黄少天说明情况:“跳闸,电压不够,一会儿来电。”

“是吗?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多一会儿吧。怕你一个人哭鼻子。”

“少天在这里睡吧。”

“不行不行,我还要回去。而且我还没吃东西呢。”黄少天摇摇头。

周泽楷“噗”一声,“少天没带钥匙。”

黄少天摸了摸身上,“哎呀。”响起了身上根本就没有口袋,怎么带钥匙。

“我下面给你吃。”

周泽楷的厨艺了得,大学时候黄少天就是被他养得肥肥胖胖。

黄少天像是回到了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开心。他也已经忘了当年说分手的滋味,他很高兴能重新来过。

“喂喂有你的电话,电话接都不接吵死了……”黄少天的手机铃声响了,是郑轩打来的,“喂,郑轩什么事?-我记得-不用担心-报告什么的不用管了-嗯?约会失败了?-你自己写报告?-不用我帮忙了?-那就好再见了。”

“谁的电话?”

“郑轩的,他说他做销售报告,不用我了。”

周泽楷嗯了一声,然后在餐桌上点起一根红蜡烛,“吃个面而已,周泽楷,不用那么正式吧。”

“停电了。”周泽楷说出了一个无言以对的理由。但真正的理由是:

“少天回到了我的身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