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儿仨(9-11)

点击进入《娘儿仨》文集从头开始阅读娘儿仨的故事。

2004年休斯顿附近的马场

九.

俗话说,老大照书养,老小照猪养,虽然两个孩子都爱,相对而言我在安娜小时候倾注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

安娜从四岁开始学芭蕾,学小提琴,再大一点又学钢琴,学画画。我俩单独在新泽西生活的时候,我工作之余的所有业余时间都在陪她练琴、陪她画画、陪她学英文,或者陪她去参加各种活动。我一个人带女儿成长的心路历程曾在写给女儿十八岁的这篇文章中分享,此处不再赘言。

艾伦出生后,我在休斯敦休了五个月产假加年假,那真是难以忘怀的幸福时光。本来当时我是想先辞去工作暂时当个专职妈妈的,没想到公司留我,也提议让我不出差时在家里上班。我答应了以后,发现出差的时间大大超过在家里上班的时间,后来又被升职且召回新泽西上班,打那以后直到现在我就很少再停顿下来。

艾伦小时候和阿姨、他爸爸和姐姐在一起的时间远远多于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我没有看到我儿子第一次学会爬、第一次站立、第一次走路、第一次说话,...... 这些都是我无法改变的遗憾。

虽然儿子一度对着天上的飞机叫妈妈,他对这个整天消失的妈妈却一点也不认生,不像我小时候,据说因为跟着乡下的外祖父母和小姨长大,见到妈妈时,曾经不让她靠近我,也不让她吃外婆家里的饭。庆幸我后来还是渐渐懂事了,对我妈妈的爱也与日俱增。相比小时候我对我母亲的残忍,我儿子给我的待遇要好多了。我一回家,儿子总是对我黏得紧紧的,我那暗藏亏欠的内心自然无限欢喜,心里更加爱他。这里提一下,很多年轻母亲担心如果自己没有花时间带小孩,孩子会不会不爱她。我的答案是:对孩子的爱最终不在于你花的时间的多少,而在于你是否无条件全身心地爱TA并能够以某些特定的方式让TA感受到。

和他姐姐一样,艾伦从小就是个由内而外,由外而内讨人喜,招人爱的孩子。至于对他从小的教育,我没有花时间去计划或刻意追求,他爸爸是老年得子,对儿子宠爱有加,更是完全随性。艾伦很多时间都跟着姐姐像个小小的跟屁虫,由他姐姐零零碎碎给他一些学习的感觉。姐姐不在家时,艾伦那个时候跟得最多的是我们原籍天津的阿姨,他整天随着阿姨玩吸尘器、洗衣机开关,或者拿着个大拖把从长廊的这头拖到那头,一路连滚带爬的,有时候还冒出几个带天津口音的中文词儿大声地吆喝。

艾伦到了该上幼儿园时,字母说不出几个,还都不按顺序的,数数则更是糊涂,幼儿园老师见到他却一下子被他那双机灵可爱的大眼睛、充满纯真幸福的期待迷住了。

那个时候,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全家已经又搬回到新泽西,如果不出差,我也总算可以每天回家见到两个孩子了。


十.

我们搬到新泽西的莫里斯城时曾经在城中心的公园照过一张全家照,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不到三岁的艾伦抱在我手上,安娜站在我和他们的爸爸中间,我们一家人都开心地笑着,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安娜在莫里斯城开始体会梦想朦胧、自由自在的年少青春。艾伦在莫里斯城留下的是他人生最早的记忆,懵懵懂懂、无忧无虑。因为后来的离开,艾伦第一次体会什么是不舍,那不舍的莫里斯城变成了他最早的心痛。他曾有的童稚,他的欢快,城里教堂的钟声,他和姐姐在黄昏青石路上追赶的脚步声,他们曾经期待的万圣节的鬼怪,万圣节她牵着他去街上讨糖的喜悦,第一天上学的校车,第一场大雪的宁静,城里的面包店、咖啡馆,我们漫无目的的散步,平安夜的歌声,圣诞树的松香,那些普普通通的日子,我们一家人在那里生活的点滴,零星的岁月的沉淀,...... 似乎在眨眼之间,一切都变成了我心中柔软的记忆。

2006年万圣节 · 莫里斯城

十一.

我不敢说自己对很早就散养儿子的方式从不怀疑,也不敢说对他的未来从不担心。艾伦和他同龄的孩子相比不但个子不高,在各方面的发育也似乎总是慢了半拍。艾伦十个月大的时候第一次和我们回中国,我们把他和比他只大三天的表哥乐乐一起放在地上,乐乐马上飞速地爬向楼梯,而艾伦却还刚学会坐稳,高兴起来一拍手就要倒地的架势。我妈妈说是我不应该让他提早被剖腹出来,让他的先天似乎差了半把火。(我准备撰文写写关于身高和自信的文章,留待以后。)

我第一次对艾伦刮目相看是因为他流露出来的对姐姐本能的保护和热爱。有一次,我让安娜弹钢琴,不到两岁的艾伦坐在边上边听边玩。那天安娜很不专心,连续弹错了好几个音,我随手打了一下她的手,结果艾伦蹬腿就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冲过来马上就打我的手,他一边打我,眼睛还瞪得老大地盯着我。安娜赶紧俯身搂抱她的弟弟。我心中升起无比感激之情,顿时觉得两个孩子真的有了相互的依靠,似乎我的人生第一次得到了回报。

2004年旅途中


(待续)

湘伟

2016年底-2017年初,用碎片时间记载

欢迎关注我的文集《娘儿仨》,里面讲述我和孩子们的真实故事。也许你可以得到一些小小的启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