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般青年餐厅》(12)

张家伟去上海转了一圈,思想通了,心情也就好了。蒋雯雯给张家伟推荐了一款广式早餐:肠粉。蒋雯雯说自己来上海20年了,几乎每天都在小区的早餐店吃肠粉,也没有吃腻,并且做起来也不难,就像陕西人做热米皮一样,米浆放进特制的浅盘子里,隔水蒸1分钟就可以端上桌,热米皮是配油泼辣子,肠粉配秘制酱油,还可以裹着油条吃,辅料可以有很多种,有肉末,虾仁等等,也可以放上二片青菜叶子,很家常,口味多样也不单调。蒋雯雯还专门在家给张家伟演示了广式肠粉的做法,张家伟亲口品尝后,觉得口感不错。旅游回家,真的开始在二般青年餐厅做起了肠粉生意。

刚开始,来店里吃肠粉的人很少,张家伟想可能和陕西人的饮食习惯有关,因为肠粉的做法和热米皮相似,张家伟干脆同时也做热米皮生意,早餐还配了传统的油条豆浆。经过这样的调整后,加上二般青年餐厅本来就开在居民小区附近,早餐生意逐渐红火起来。人们因为早晨上班赶时间,对早餐的口味一般不太挑剔,但要求随来随买,二般青年餐厅雇的二个伙计加一个厨师根本忙不过来,张家伟硬是拉着方小竹,自己也亲自上手张罗,才勉强应付。

这样一个月下来,早餐生意明显比夜市生意还好。方小竹起早贪黑一个月,已经牢骚一堆,几个工人也嫌活多工资少准备撂挑子不干了。张家伟从医院辞职,没有退路,不想因为增加了早餐,而把夜市和私房菜生意荒废了,成本核算后,张家伟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

“现在二般青年餐厅增加了早餐项目,活多了,大家起早贪黑的都挺累,有人想撂挑子不干了,我可以理解。问题出来了,总要有一个解决办法,我这二天想了二个办法:一我再雇二个人帮忙,二仍然是我们几个干活,我每月另外送你们每人5%股份分红,以后二般青年餐厅也是你们自己的,生意好赚钱就多,你们回去商量一下,明天给我答复。”

二个年轻的伙计出来打工就是为了赚钱的,听老板肯给加钱,帅先表态说愿意接受多劳多得的方案。等二个伙计出去干活了,厨师大刘也来找张家伟说话,

“老板,我们店最近生意确实好很多,当然活也增多了,你看能不能再多给我发点,我是店里的厨师,不能和那二个打杂的小孩一样吧。”

张家伟听了厨师的要求,心里很反感,以前他是兼职,请一个厨师是必须的,现在自己全天都在,也帮忙干了很多厨师的活,怎么他大刘还嫌活增多了,况且厨师的工资本来就比伙计的工资高很多,现在又要求加更多的钱,他这小店赚的那点钱最后弄不好都给开了工人的工资,他不是白忙活了吗?张家伟冷冷地看了大刘厨师一眼,问道,

“你想比他们多拿多少?”

“15%的股份分红,”

厨师大刘话说出口,看张家伟低着头想事情的样子没有回答他,自己先开始心虚了,

“15%不行的话,10%吧,最低10%,再低,我就不想干了。”

等厨师大刘把话说死了,张家伟心里冷笑,我还嫌给你的工资太高呢,当初开二般青年餐厅的时候,了缘大师就给他设计了不过分依赖厨师的肯德基经营模式,现在开张还不到半年,就遇到了被厨师勒索的事情,看来了缘大师还真不简单,提前就从经营模式上解决了这个让每一个开餐馆的人头痛的问题,

“即然刘师傅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也知道二般青年餐厅的情况,我是不可能开出更高工资的,我现在就和你结账吧,不耽误你去别的地方挣更多的钱。”

张家伟干脆利落,没有给厨师大刘任何反悔的机会,直接就打发了他的厨师,他是不能容忍任何一个异想天开的人的,因为他自己做事从来都是脚踏实地,他不允许任何一个可能破坏规矩的人留在他的团队,这是他经营的底线,最后一个要处理的就是他那小姨子方小竹了。

“姐夫,你怎么把大刘给开了,这不是更缺人手了吗?你是要把我累死啊。”

“放心,累死我,也累不死你,我看你是和钱有仇,挣钱哪有不累的,开餐馆挣的就是辛苦钱,你如果怕累,我现在就给你想一个不累还挣钱的办法。”

看张家伟来者不善的样子,方小竹一时不敢接话了。张家伟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继续说道,

“开了厨师,可以让我有钱多雇二个小工,以后早餐和夜市生意我自己带着小工做,就不用你管了,你只需要管好你的净菜店,以后不用起早贪黑,当然了,你和钱有仇,我就不拿多余的钱麻烦你了。”

“姐夫,你,你这是不带我玩了吗?我只是多抱怨了几句,也没有真不跟着你干,谁会和钱有仇啊。”

方小竹是爱钱但不想多干活的人,张家伟真拉下脸要和她一刀两断,她反而后悔了。

“要跟着我干,就别抱怨,大刘抱怨,我就直接开了他,我的团队容不下和我不是一条心的人,你如果还想继续跟着我干,还需要再放点血出来,省得你挣钱还三心二意的。”

张家伟看到方小竹的脸拉了下来,此时他没有心情理会方小竹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继续说道,

“你手上应该还有20万吧,全给我拿出来,我再添点,我们扩大经营规模,再开一家火锅店,这样多雇二个小工也不浪费,你的净菜店营业额也能再上一个台阶,我刚才和你说的话是认真的,你以后真的不用起早贪黑了,只需要管好你的净菜店,为我备好菜,我一样给你分红,不会少你一分钱的,条件是你要再出资。”

张家伟知道他这小姨子的德行,甩是甩不掉的,干脆另想办法,有方小竹在团队里,张家伟不好管理手下的人,还不如让方小竹只当一个股东,干点她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次必须彻底把方小竹从二般青年餐厅的经营管理中隔离出去。

“原来你是算计我手里的那20万啊,如果我不答应呢?”方小竹恨得牙根痒痒,梗着脖子,说道。

“你不答应,我就彻底不带你玩,所以你也别想捂着你的钱袋子了,你知道二般青年餐厅现在很赚钱,不会让你亏的,你实在不放心,我现在可以给你写一张借条,年息10%,5年后全部还清,你先把手上的20万借给我,不过如果是借款,这20万我是不给你分红的,你可要想好了。”

“你,你这是吃定我了吗?”

方小竹有点不甘心,但她也没有办法,已经上了贼船,现在不想跟着张家伟干了,前面投进去的30万,张家伟也不会还给她的,所幸的是二般青年餐厅开业不到半年已经开始盈利了,据她所知,上个月净利润已经过万了,如果扩大经营规模,以张家伟的能力,一定赚得盆满钵满。这样在心里盘算一番,方小竹最终口气缓和了下来,

“算了,我同意再给你投资20万,不过我真的不能和你一样起早贪黑地干活了,我怕我老得太快,找不到男人再嫁,我们女人和你们男人不一样,我今年才46岁,我还想再嫁人呢。”

搞定了方小竹,张家伟转身就把那二个愿意留下干活的伙计找来,

“感谢你们二个没有和大刘一起撂挑子不干,我承诺给你们5%的股份分红一定会兑现的,现在我决定进一步扩大经营规模,还要再雇二个小工,你们二个就升格为我的厨房助理,我会系统地培训你们,过二天,新人来了,我希望你们帮我带带他们,等到新人可以接手你们现在的工作,你们就进厨房跟我学习,以后谁干得好,还可以升做店长,成为二般青年餐厅的合伙人,做真正的股东。”

小王小李二伙计听说厨师大刘被老板毫不客气地辞退了,心里正打鼓,怕老板出尔反尔,不给他们涨工资了。今天听张家伟当面做了保证,还说要给他们升职,一颗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纷纷向张家伟表示努力干活,尽快按要求把新人带出来。

通过近半年的实践,张家伟认真地总结了二般青年餐厅现在的经营模式:一是把厨房菜品的准备工作打包交给了方小竹,虽然把一部分利润也让了出去,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供应链管理变得简单透明,自己根本不用费心进货的事情,一心一意地在厨房钻研他的私房菜。提高私房菜的品质就是在提高餐厅二层的上座率,因为在张家伟的心目中,私房菜才是二般青年餐厅的主要利润来源,现在只有一个20人座大包间和二个10人座的小包间还远远不够,成功的盈利模式是可以不断复制的。张家伟把隔壁的门面房又租了一间,同样是二层,一楼经营火锅,二层弄了6个4人雅座,这样是为了满足不同客流的需要。二是火锅和香辣虾系列都做成不依赖厨师的标准流程化模式,把厨师成本大大降了下来,这样光做夜市生意就已经可以包住所有的日常运营成本,早餐生意除了贡献一部分利润,和夜市一起也吸引到了一部分固定的客流,这些常客很多都转化成了二层私房菜的顾客。这种混搭经营让二般青年餐厅实现了餐饮业高利润+高频率的梦幻商业组合,这是一种创新,其结果就是:张家伟在从医院辞职后的5年时间里,赚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1000万,华丽地由外科医生转身变成了一名成功的商人,这些都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