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5个月的旅行,我只做了两件事

朱德庸有幅漫画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想旅行的小魔鬼。我没想到,终有一天,这个小魔鬼彻底长成了悍匪,劫持了我平静的生活。

从二月底辞职开始一个人的旅行,到八月中一共5个多月的时间。现在细细回顾,感觉真的像做梦一样,还是一个美梦。

当初在万般纠结和迟疑中做了这个决定,说走就走的旅行真没那么容易,还有点佩服自己的勇气。前两天还有朋友说真没想到我能做出这样的事,有点难以置信。估计谁也没想到我一个文弱书生样的竟有如此侠客般的豪情(说壮志还谈不上)。一路横跨了十几个省,看了很多震撼的风景,见了很多有意思的人,经历了很多值得回味的故事。

在重庆的临江大桥上俯瞰山城的气势;

在大理洱海边看水天一色;

在西双版纳总佛寺体验神秘的宗教氛围;

在章朗村与羞涩的布朗族小女孩四目相对;

在普者黑体验宁静的田园风光;

在元阳阿者科感受哈尼族人的蘑菇房;

在桂林阳朔山顶上早起看日出;

在广州抬头仰望摩天大厦;

在厦门看小孩与海浪竞赛。

我曾经说过人生本来就没有对与错,自己的选择自己承担后果就行。而现在我想说,这后果我不是在承担,而是在享受。

看了太多关于旅行的鸡汤,动不动背个破包去寻找远方,觉得一次旅行就能改变人生的简直是屁话。我还不是依旧要回来为生存匍匐前行。

那旅行就真的没意义了吗?当然有意义,但到底有多少意义也完全取决于自己。收获了多少东西,学到了什么技能,完全不是旅行自身所承担的意义。

美国印象派画家哈萨姆曾经说过:“那些旅行者们,有些仅仅走过一百里路,而看到的,却比另一些走过千万里路的人还要多。”

有的人可能需要行万里路才能明白旅行的意义,而有的人也许一次短途旅行就发现了人生的真谛。旅行只是提供了某种契机,增加了一种可能性,它没有那么伟大,不要赋予旅行革命性的任务。

总的来说,这次旅行我只做了两件事,向外探索世界,向内反省自身。我还是那个我,只是更加丰富。

五个多月一共拍了一万多张照片,画了五十多张速写,在公众号上发了加上这篇一共34篇文章。

从最初拿着手机不知道拍什么,到后来拿着相机总是拍到电量不足,又多了一种记录生活,感受生活的工具。

我喜欢坐在台阶上看一个个陌生人匆匆走过,我喜欢指着不认识的花草问当地人它叫什么名字。每经过一个地方,我会在地图上做上标记,把一张张收据车票门票地铁票电影票都粘贴在记事本上,以后没事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看看,回忆曾经的一段美好。

走的时候带了一本厚厚的速写本,并决心要画完整本,但是路上只画了五十多张,还不到三分之一。基本上也是在五月份画的,后来由于天气太热,实在没有勇气在大太阳下写生。画画的事算是半途而废了。

景洪曼听公园


西双版纳总佛寺
广州圣心石室大教堂
西江千户苗寨(摆拍一张)

在高中以前,写作文对我来说可是最煎熬的事了,没有之一。我不觉得当时是在写文章,那是憋文章,字数达标是我的终极目的。回头发现这几个月我竟然写了这么多,突然觉得自己好伟大。中间有几次都感觉写不下去了,有些文章的确写的很烂,自己都不想返回去重新看。从开始只是想记录一下这次旅行,到后来变成了一个习惯,其实是一个很奇妙的过程。

写文章是把自己掏空的方式,要不断的输出。但是输入的东西又不够,所以需要逼迫自己反思,用心感悟,如此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旅行,写字,绘画,摄影,这是我主要做的事。在别人的故乡感知着自己的世界,在自己的世界目击自我的成长。以前从没有一段经历,能同时包含新奇、新鲜、不安、惶恐、惊险和惊喜,远离喧嚣,满心沸腾。

感谢旅行,让我收获美好的时光;

感谢旅行,让我因此饱满。

老天于我,已足够眷顾;我对生活,已足够感恩。感谢我遇到的每个人,每件事,我愿怀揣美好,迎接下一个美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