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菜田里的土房子   作者   赖柯羽

坝子里、山坡上、铁路边、房屋前、田野里,油菜花一朵连一朵、一片连一片盛开了,油菜花开了,蜜蜂来了,在金黄色的花丛间,它们煽动着小翅膀,忙碌不停,我们的小脚丫在田埂上,在铁路上,在从家到学校的路上也忙碌不停。

春天了,天气依旧凉悠悠的,早晨和傍晚的雾霭把太阳揉成桔黄色的面团,空气里仿佛有一块薄荷糖,吸一口都是清凉的。

油菜花开了,蜜蜂来了,蜜蜂飞到油菜花地里,又飞到田埂旁的一座土屋。土是一块一块黄泥夯起来的,歪歪斜斜的立在田埂边,像一个受了委屈的脏脸孩子。

这是一间没人住的土屋,屋顶歪歪斜斜的搭着几个木棍子。现在变成了蜜蜂的家。蜜蜂采了油菜花的蜜。嗡嗡地扇动着小翅膀飞向土屋,土屋四周的墙壁有许多的小小的圆孔,小蜜蜂就在这个圆洞里穿进穿出忙碌不停。

不知道是谁先发现了土屋的秘密,墙壁的小洞里,有甜甜的蜂蜜溢出来,于是每天傍晚放学,一大群孩子就飞奔向土屋,簇拥在土墙四周,伸出小小的手指,拈出一点点粘粘的蜜汁,放进嘴里吸吮,有时候明明手指上什么也没有,还是放在嘴里,反复的吸吮。

    明黄色的油菜花田中,歪歪斜斜的土屋就像一块甜蜜的蛋糕,在春日的傍晚蓝紫色的暮霭当中,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蜂蜜掏累了,就靠在土墙上,一个挨一个站成一排“挤油渣”小手推着,身子扭着、歪着,嘴巴里喊着:“挤哟挤哟挤油渣……”在一阵高似是一阵的喊声当中。周围的雾霭渐渐的围拢过来,仿佛要听清我们在喊些什么,天色更暗了……

    一天,土墙的周围又挤着一大群密密麻麻的孩子,你挤着我,我靠着,无数只小手指伸向土墙……一块土黄色的泥巴仿佛终于不堪重负似的,叭一声掉了下来,接着半堵墙壁轰隆一声垮了下来,一群孩子顺着墙壁倒的力道扑了下去,接着又一个又一个像皮球似的弹跳起来,乌拉哇的叫着,四散着跑开,几只蜜蜂不知所措的混在孩子们的中间惊慌逃窜……

    傍晚的暮霭当中,只剩下垮了一半的土屋子,仿佛受尽委屈,耷拉着眉眼,但又安安静静,说不出什么。

    不远处一户人家门开了,一个人走出来,望向土房子的方向,伫立着。天色更暗了,只有油菜花,仿佛吸足了一天的阳光,依旧明黄灿烂的开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