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

01

爸爸生意做得不错,两年前把我们八十平米的普通住宅换成了城郊一栋两百平米的精致别墅。

蓝天白云映衬下,花草香气扑鼻中,搬家那天,我坐在妈妈怀里把头探出副驾驶的车窗,春风扑面而来,暖暖地又掠过脸庞,小喜鹊啊,小燕子啊时不时地从头顶飞过,空气里都是幸福的味道。

妈妈最喜欢新家自带的小花园,当中竖着一把墨绿色的遮阳伞和两个躺椅。慵懒的午后,她品着咖啡笑着看我在草地上撒欢儿打滚儿。

是滴,撒欢儿打滚儿。跟其他傲娇冷峻的哈士奇不太一样,我天生好动活泼开朗,没经历过家道中落,一路被娇生惯养着长成52厘米大高个儿。

开篇就用你们人类习惯的方式来煽情也不是我故意的,只因这两年的确发生了太多故事,刻骨难忘,不免感慨。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不然会被叫娘炮。一切当下看来的磨练与成长,以致我一生三观的重塑和灵魂的洗礼都源于那一次,不幸的走失。

02

妈妈和闺蜜们的聚会都会尽量带上我,由于我不能出入餐馆和咖啡厅之类的地方,阿姨们就常常迁就我妈选些风景不错的户外场地,雨天的时候就都聚到我家喝茶。

妈妈说三十五岁之前有我和爸爸就够了,三十五岁之后再做给家里增添编制的打算,我摇着尾巴仰着头,撒娇享受她三十五岁以前泛滥的母爱。

没心没肺的,不管是人还是狗,大都脸皮够厚,不拘小节,我就属这类。只有一个瞬间,我会不好意思到妄自菲薄,那就是妈妈唤我名字的时候。

“哈利路亚,亲爱的,你又跑哪儿去了?哈!利!路!亚!”

尽管我知道必须有个洋气的名字才配得上自己作为纯种哈士奇的高贵血统,但当我看着沙发上不吃不喝一整天的妈妈绞尽脑汁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以后,我就知道自己没落得一个知识分子家庭。

我只是觉得这名字又长又拗口,别的狗狗的名字大都是两个字儿,还多半是叠字,我的却这么难听。得,狗不嫌母没文化,嘘......

03

一天傍晚,妈妈开车带我到市区的商店买狗粮,她精心挑选着牌子,我四处溜达望风景。正值黄昏,窗外的一切都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金色,闪烁着温暖的光晕。

脚步匆匆的行人里,一个妈妈牵着一个五六岁样子的小男孩儿,男孩儿手里攥着根带两个圈圈的东西,他一呼气,就有一大波大大小小的泡泡咕噜咕噜飞出来,夕阳的映衬让那些透明的泡泡变得更加晶莹剔透,好看极了。

我追着泡泡走出店里,一路跟在小男孩儿的身后看着那些泡泡飞上飞下,倏地破掉,然后再有一波新的泡泡飞出来......

四周慢慢安静下来,我才发现自己竟跟着这对母子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个小区门口。拱形的大门为何这般眼熟?我深吸口气左嗅嗅右闻闻,又前后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呀,这不是我们家之前住过的那个小区吗?

故地重游般的感觉,我从大门口转悠到小区里的小树林,从安装锻炼器械的小场地晃悠到自家的单元门口......

爸爸妈妈把刚出生的我从朋友家里接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后来,他们常常在晚饭后牵着我到小树林里散步,跟熟识的老邻居打招呼,睡觉前给我洗个舒服的热水澡,然后看着我钻进自己的小窝几秒钟后就打呼睡着......

路灯刷地亮了起来,我才从回忆里惊醒,天怎么都这么黑啦?我回了回神,突然想起自己是跟着那对母子晃到这里的,妈妈还在商店给我选狗粮呢。想到这里,我拔腿就跑,冲着来时的路奔去。

04

可是,商店已经关门了,大街上的行人也变得寥寥无几。

我蹲在商店门口慌了起来,妈妈在哪儿啊?她一定是急坏了吧,可是她会去哪里找我呢?还是找不到我,自己回家了呀?妈妈是开车带我出来的,这里离我郊外的新家怎么也有几十公里吧,我要怎么回去啊?

我蹲坐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娘炮就娘炮吧,我想回家啊。不知道哭了多久,我突然感觉浑身发冷。不行,就这么坐在这里吹一个晚上的风,我怕是会被冻死吧。我慢慢地离开了商店,沿着大马路落魄地走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拐进一条小巷,总算是有个避风的地方,我累坏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恍惚间,我感觉有东西在一下一下地踢我,我睁开迷离的眼睛,四五条狗子正站在我面前。我猛地坐起身来问:“你们要干什么?”

站在最中间的那条,看不出是什么品种,但是左脸上有条五厘米长的刀疤,“兄弟,你占我们的地盘了!”

“你们的地盘?”我心想,若不是跟妈妈走散了,谁稀罕露宿街头还睡在垃圾车旁边。没等我缓过神,旁边一只小黑狗提起前爪在我后脑勺重重地抡了一圈儿。“对啊,就是我们的地盘,你快滚开!”

我再没见过世面也知道狗多力量大的道理,不敢造次,乖乖地躲到了小巷的另一边。一夜,就这么凄惨点背阴冷心凉地过来了。

05

再次睁开双眼,太阳已当空照,正盘算着怎么找妈妈怎么回家的时候,远处的那群家伙又向我走了过来。

“你们还想怎样啊?”刀疤狗的大刀疤在阳光下更明显了。他不知道从哪儿掏出半个脏馒头甩给我,“吃吧。”

“这么脏......怎么吃啊?”

“你还挑三拣四的,不吃算了!”又是那条贱贱的小黑狗,又照我脑袋狠狠地抡了一圈儿。要不是你老大在,就你这黑熊样的也敢对我动手,我怒视着他。

“看你这文质彬彬的也不像野狗啊,怎么,离家出走啊?还是看上了哪条小女生狗,私奔出来的?”

刀疤老大倒像是条通情达理的好狗,我把跟妈妈走散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哟,那可远了。连我都没跑过那么远......”听我报完了家里的地址后,他的回答让我很绝望。

“可是我一定要找到家啊,我一定得找到妈妈,呜呜......”

“娘炮!”小黑狗冲我翻了个白眼儿。

老大沉思片刻,给我两个选择,一是自己跟着他们混,大家一起一边流浪一边往我家的方向走,不过那边人烟稀少,吃的少,他们不可能为了帮我找家而一路饿肚子,所以就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算;再一个选择就是就此话别,他送我两个脏馒头作为盘缠,我自己一路找回家。

我谢过大哥,毫不犹豫地选了第二个。脏馒头也一并谢过了,没要。

太阳越升越高,天儿也热了起来,已经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我真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我想想自己富足的前半生哪受过这样的苦啊,好吃的自然不用说了,就是路,也从来都是以车代步没走过这么远啊。我坐在路边揉着自己快要被磨破的爪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身边呼啸着跑过一群黑压压的东西,停在前方两米处。我抬头,又是那群野狗。“小兄弟,以你这样的速度,只怕还没找到家,你就要饿死在路上了。”

我心里默念,脏馒头脏馒头脏馒头脏馒头......

他们呼呼啦啦又向前跑去。“等等!”我使出浑身力气叫住了老大。

06

就这样,我加入了流浪狗的队伍。老大说,“这是小黑,那是大黄,那是奇奇,最后那个叫福宝,他们都叫我疤疤,你叫啥?”我心想着,当老大就是好啊,名字上都能占便宜,同时又想起了自己的爸爸妈妈。

我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说:“我叫......哈利路亚......”

哈哈哈哈,狗群里沸腾着不约而同的笑声,老大收敛起微笑,一本正经地对我说:“这名儿太长了,不好称呼,以后你就叫‘哈哈’吧。”

哈哈?哈哈......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笑话。

若不是不得不亲自加入流浪狗的队伍,我以为世界上全是幸福,全是好吃的食物,全是暖暖的被窝,全是坐在豪车里兜风,全是爸爸妈妈无尽的宠爱。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我不得不学会快跑,不得不咽下比脏馒头还要脏百倍的垃圾当食物,不得不在又湿又冷的街头捱过一个又一个无眠的夜晚,不得不没了时间矫情和思念。

疤疤教我分辨垃圾里的上等品,小黑对我渐渐没了敌意,大黄在奔跑的时候总会从后面顶我一把,帮我加速,奇奇和福宝也都是各自加入不久的小流浪狗,长得比我还小,就负责站岗放哨。

大家因为不同的原因而不得不选择流浪,各有各的辛酸,也曾各有各的幸福。

疤疤懂的最多,阅历最丰富,几次走在生死边缘,曾经被狗贩子砍过三刀,最后还是逃了出来。

福宝是条白毛小狗,样子可爱,很多日子没洗过澡了,早已不再白白净净,小短毛黏在一起,脸上也一直脏兮兮的。疤疤说福宝也跟我一样,曾经在富庶主人家里,后来得了病,主人懒得治他,瞬间就换了新宠,把他装到垃圾袋里跟着垃圾扔了出来,他们是翻垃圾找食物的时候发现的他,没想到竟也没死。

我唏嘘不已,除了更想爸爸妈妈以外,对这群相识不久的兄弟更生出无限的同情和怜惜。

07

有一天,我们路过一座小楼的后面,疤疤说,那是教堂,很多人在里面念诗祈祷,寻找安慰和寄托。

我听着里面乌泱乌泱听不懂的词儿,出了神。不知是什么原因,众人一起高呼“哈利路亚!”我吓了一大跳,拔腿就跑,很久没听过有人直呼我的大名了,还是这么多人一起喊,到底什么情况?

疤疤他们很少去正街,疤疤说那里人多危险,搞不好还会碰上狗贩子,然后被卖给饭店做成狗肉给人们吃。我们听得毛骨悚然,所以都乖乖跟在他身后,他说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

有天奇奇跑上前去在疤疤面前支支吾吾,她是我们里面的唯一小女生狗,向来也话少腼腆,大家当她小妹妹一样对待。

“疤疤,咱们能不能......去青年路的那家宠物商店门口转转?就隔着窗户看一会儿就好,我知道那里有卖一件带花边儿的小衣服特别好看,我就想再看一眼......可以吗?”

疤疤犹豫片刻,他在担心大家的安危。小黑上前说:“老大,奇奇想要看一下我们就陪她去看看吧,我们这么多狗帮着把风,不会有意外的。”

“那好吧。”一群流浪狗唱着歌向青年路奔去。

商店里面热热闹闹,有带着宠物来买罐头的主人,也有独自来买宠物用品的年轻人,这些画面不禁让我想起了那个走失的傍晚,妈妈带我到类似一家商店买狗粮的傍晚。

我坐着妈妈的奥迪来到这繁华的市区,却再也没能蹭上那辆开回家的车,眼泪又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小黑正陪着奇奇趴在窗边望向墙角挂着的那件花边衣服,没空骂我娘炮,我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哭出声来,思念像一把尖刀剜着我的五脏六腑。

“不好,快跑,狗贩子来了!”大黄一个趔趄,随着疤疤紧张的叫喊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小黑拉上奇奇,身后的福宝也像离弦的箭一样跟在后面撒腿就跑。我还没有弄清楚什么状况,甚至没有来得及擦干流到一半的眼泪,就一起跟着跑了起来。

或许是伤心过度,哭瘫了身子,或许是自从走失以后就一直营养不良,也或许是少了大黄在背后顶我一把,帮我加速,我跑了几步就掉了队。疤疤喊着“哈哈快点”的声音越来越远,背后两个中年男人的对话却越来越近。

“老大,快看,还有哈士奇呢!流浪狗里竟然还有哈士奇!”

“快,抓住它,抓住它!”

08

我被装在笼子里,抬上了一辆卡车的货箱。那两个男人在我的笼子上罩了一块黑布,我躲在里面不敢出声。

我想起了疤疤说过的被卖到饭店里做成狗肉的故事,想起了他从狗贩子手里逃生的故事,不禁吓得后背的狗毛都竖了起来。

我还有些错愕,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在十分钟以前,我还跟那群朋友蹲在宠物商店的窗外思念亲人呢,大黄就在我身后,小黑和奇奇就在我旁边啊,今天早上我们还一起翻垃圾找食物呢,怎么现在就剩下了我自己,疤疤你们在哪里,我好害怕啊......

车停的时候,一个男的爬上车厢把笼子上的黑布掀开,阳光刺的我睁不开双眼,眯缝着眼睛,我看见了一个空旷的大院子,破破烂烂的,五六个脏兮兮的小孩儿在院子里打闹。

我被抬下车来有机会仔细看他们时,才发现每一个都有些残疾,但大都是身体溃烂的那种。我想起了疤疤说过还有一种人叫“人贩子”,是专门卖小孩儿不卖狗的,也有的把小孩儿抓了去打成残疾,然后让他们上街要钱。

我深知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从现在到狗肉馆的倒数时间就是我最后的生命了,没什么值得挣扎的,只是,让我死个痛快就行,别像这些小孩儿一样。

那两个男的,一个高个子,一个大胡子,却并没有急着把我拉到狗肉馆。他们进了旁边的一间小平房,二十分钟后嚼着饭走出来。大胡子打开我笼子上面的锁头,一个手势让我出来。小孩儿们吓得都退后了三步。

他转身对那些小孩儿说:“你们都给我乖乖听话,乖乖要钱,谁要不来钱,晚上就拿它伺候!”说完拍我一下让我大叫两声。我应付着“汪汪”两下,那在狗语里的意思是“去你二大爷的”,只是他听不懂。

高个子把他们中午吃剩的饭混到一起拿来喂我,过惯了流浪狗的日子,我早都忘了名牌狗粮是什么味道,吧唧吧唧吃了下去。

09

天黑了,俩男的领着那些孩子回来,简单而粗糙的晚饭过后,所有小孩儿站成一排,上交今天的收入。我下午又被锁进铁笼子里,这会儿又被高个子扯出来站在小孩儿们的对面。

“数你看着最他妈的可怜,今天就挣来这么点儿!”大胡子揪着一个小女孩儿的耳朵,对她咆哮着。

她的手脚上全是淤青,衣服自然破破烂烂,乱蓬蓬的头发下面藏着的右眼只剩下一点点的黑眼球,眼睛也无法完全睁开,而那只左眼,却噙满了泪水。

“拿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看你们明天谁还跟她学!虎子,过来!”他指着我说。

啊?我又改名叫虎子了?

我哪还有闲心跟他掰扯名字的事情啊,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大胡子身边,不知道他究竟想起什么幺蛾子。“去,给我咬她!”

我站在原地不动,以为自己听错了。“快去,咬她!”他又重复了一遍。

这个丧尽天良的家伙,我扭过头来,冲着他不停地“汪汪”,真恨不得此时能从天而降个翻译来替我告诉他“去你二大爷的!”

大胡子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条鞭子,朝着我后背狠狠地抽了下去,疼痛感瞬间产生,我本能地嚎叫起来,长这么大,我还没咬过人呢,看来你是第一个了!

我冲着大胡子扑去,没成想高个子在后面不知道拿了什么铁器,重重地拍在了我的脑门上......

再次醒来的时候,院子里又回归了安静。透过笼子的一根根铁条,我看见了一轮被分割的明月悬挂在深蓝色的夜空。背部的疼痛渐渐清晰起来,不知道有没有在流血啊。

一个小小的身影在门口出现,然后噔噔噔地向我跑来,是那个晚上被骂的小女孩儿。她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根弯弯曲曲的铁丝,一边回头,一边替我打开笼子上的小锁。我配合着屏住呼吸,看她额头上渐渐冒出了汗珠。

啪,锁开了。小女孩儿继续轻声轻脚地打开笼子牵我出来,又把小锁原封不动地锁在了笼子上。她抚摸着我没有受伤的地方,说:“狗狗快跑吧!”

我一动不动,低头咬住她的裤脚。她心领神会:“哥哥还在这,他的腿被打残了,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在这。”然后又轻轻地跑回了房间。

这一次,我没有哭,我望着小女孩儿离去的背影,咬紧牙关,然后转过头,拼命地跑拼命地跑,夜风在耳边沙沙地响,大地上只留下一抹淡淡的月色,却足以照亮前方,让我脚下生风,我发觉自己也可以跑得像疤疤一样快了,也可以不那么轻易地流泪了,还是眼泪没等彻底流下就已经被风吹干?

10

跑了一夜,也不知跑到了哪里,面前有汪清水,我俯着身子喝了个饱,然后躺在河水边沉沉地睡了过去。

周围乱糟糟的声音把我吵醒,我环顾四周,对面的大桥上站满了围观的行人,中间的高处站着一个姑娘,哎呦妈呀,好像是要跳河呢。

我揉揉眼睛打算看看形势,那姑娘不知道最后对大伙说了句什么就扑通跳河里了。众人惊慌地围上栏杆,指着河里大呼小叫。

情急之下,我也扑通一下跳进河里,向着姑娘游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驮着姑娘上了岸,不知道她是真不会游泳,还是呛水过多,反正上岸时晕死晕死的。

我抖了抖身上的水,狗毛好歹散开一点,水花溅在了一个看热闹的大叔身上。他突然对大伙儿说:“你们看,多亏了这条小狗呢,姑娘才能得救!还是条哈士奇呢,哈士奇还能救人呢,多感人啊!”众人的目光跟着全都转移到了我的身上,还都伸出手来摸我的脑门。

一天后,一篇《哈士奇勇救落水姑娘,真英雄感动围观群众》的报道在网上流传,我被那个落水的姑娘带回了家里,她说自己不是真想跳河,就是想试试男朋友的真心,没成想脚底一滑就跌下去了,她男朋友当时就站在围观群众里,咋呼半天却没敢跳下去救她,还不如一条狗狗。

这是她给闺蜜打电话诉说实情的时候被我听到的。姑娘给我起了个新名字叫“恩公”,还到超市里买了最贵的狗粮给我。

我不想成为英雄,更没想过当什么宠物明星。可是很多媒体都以为这姑娘就是我原本的主人,吵着要给我们做专访,问问她是怎么训练我的。我耷拉着舌头不屑这些,需要配合的时候就“汪汪”两下,意思估计你们也懂的。

一期访谈节目就录了三个多小时,录完的时候外面竟下起了大雨。姑娘牵着我站在演播厅的门口等出租车,我想起了从前的雨天,妈妈和闺蜜们聚在一起喝茶时的情景。

“哈!利!路!亚!”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呵呵,怎么,这附近也有教堂么。

“哈利路亚,亲爱的,哈!利!路!亚!”

我扭过头去,看见了站在雨里的,是妈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作者:葛冰 贡献者:白羽毛_4695,bigtrace,艾尚伊芙 目录一、天王星表二、流血事件三、部级待遇四、超级...
    bigtrace阅读 2,886评论 1 14
  • 好久没有看一场电影哭成这样,电影里有太多爱情的美好与现实的无奈,亲情的不离不弃,友情的互相嫌弃但又家人般的温暖。 ...
    Lucia洁阅读 682评论 0 0
  • 2017/2/21 阴 星期二 每天三件事 1. 小组聚餐 记得曾经上职场训练营课时,老师说过一句话:聚餐,是拉近...
    vivian颗颗星阅读 25评论 0 0
  • 夜里醒来的时候,窗外的正响着雨水敲打树叶的声音,我拉了一下被子因为这里下雨便没有了夏天的感觉,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不喜...
    吴小刻阅读 78评论 0 0
  • 今晚回到宿舍,11点多了,湘大校园媒体群里就热闹了起来。很不正常,果然有事情发生了,又是类似的问题,不提。 校园媒...
    Jerry_ZJY阅读 35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