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五)新兵痞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20 10:11* 字数 3567

大梦过半(四)新世界

早就听说军训很恐怖,会掉皮,果然七天下来,大家都和林筱锋一样黑了。

梅凉长这么大,身边出现皮肤这么黑的,林筱锋是第一个。

那时他烟抽得厉害,因为皮肤很黑,大家一度怀疑他是被烟熏的。农村冬天办年货,要熏腊肉香肠什么的,也这么黑,因为总是面对电脑的缘故,总觉得他看起来油光满面,不过自习课的时候他一般都在睡觉。

后来问他,原来他从小这么黑,他妈都想不通,老妈皮肤好,老爸也不算黑,怎么生了了匹黑马,也不知是不是怀孕的时候酱油吃多了。

班长喜欢调侃林筱锋的黑,时而忧伤,时而大义凛然地说:“我们一定要对那些长得黑的人好。”

然后深情款款地看着他。

知道班长又在洗涮他,并不作声,班长接着说:“因为煤炭车一路过他们就从世界上消失了。”然后作悲痛欲绝之状。

大家记得那时他额头上有青筋暴起,神奇,那么黑居然还看得到筋。

谁知一直不做声的梅凉直接补一刀:“林筱锋,你说你以后娶个很白的女人,会不会生出一只斑马?”

他深吸一口气,没有发作,然后突然悲伤地说:以前也有人这么说过。

班长说,整个军训下来,连海怪都晒黑了,只有林筱锋没有晒黑。

海怪是林筱锋的朋友里,长得最白的。有点L的味道。

道理很简单,你说非洲人可能会被晒黑么?这是底子好。

梅凉站在第一排,右边第一个,俗称排头。

那教官比学生们大一点点,但是显老,貌似当兵的都这样。

很腼腆的教官偶尔会被学生调戏。

“教官……”

“说话之前必须报告!”

“报告教官!”

“说!”

“有虫!”梅凉瞪大了眼睛,看着在手臂上着陆的飞虫。

“打!”虽然说得干净利落,但教官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

“报告教官!”

“说!”

“虫飞走了,没打着!”

众人看到教官头上貌似有乌鸦飞过。

“这个不用报告!”

“是!教官!”

人群中音乐有笑声,但大家都极力忍住。

“不许笑!”

“是!教官!”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还有一次,在室内看国防宣传片。班主任回避(什么回避,说白了就是不想管我们),教官监督。

可爱的教官在教室里站着军姿,走路也是正步。大家伙儿都想着:艾玛,这就是军人啊!多么滴严肃多么滴端正啊!

正在啧啧赞叹的时候,那教官一个正步踢到了门槛,骤然身体前倾,后脚甩了个美丽的弧线——差点摔个狗吃屎。

“……”众人嘴角抽搐,没有人笑出声。

梅凉想着哪天装装病应该不错,可以在别人站军姿的时候被扶着去旁边坐着喝水。要是休克了,还有男生背着去医务室吹空调。

不过梅凉最多也就YY一下,没想过付诸行动,自认为演技不过关,还是别往去枪口上撞。

可能是上天垂怜。一个下午,烈日炎炎,梅凉眼前发黑,感觉脑袋周围有很多天使在飞,突然觉得教官帅气了不少,“咚”一声落了一下去,仰头就看见骄阳。

MD,这太阳可真毒啊!啊,太阳公公在向我招手,多么滴慈祥多么滴温暖……

“梅凉!……梅凉!……”

啊,好像有人在叫我。

短短半分钟,梅凉的脑子里演了很多小剧场。终于明白为毛韩剧老是完不了了,终于明白《网球王子》为毛一场比赛可以打几集了,终于明白武侠剧里好人死前为毛都话唠了……这就是脑中剧场啊,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好像也不太对)。总之,一秒秒钟就可以泛滥几次世界末日,就是指这个道理。

所以梅凉头晕也就一分钟而已,身子一软顺势向旁边的人倒去。

人算不如天算啊,装病的真病了,是划得来还是划得来呢?

教官急忙走过来……

真好啊,教官要叫我去休息了。

“你!原地蹲着休息一下!其他人,继续军姿!”

哈?这样就行了么?你难道没看出来我已经病入膏肓了么?你这样对待林黛玉你们首长知道吗?!

结果还是只在原地蹲着休息了一下,MD,蹲着还没站着舒服,腿麻,坐着又不行,地上太烫,会烤熟。现在站起来又太不划算了,已经蹲下哪有再站起来的道理。

不到五分钟,小腿酥软发麻,梅凉只得站起来,抬头瞬间发现眼前又是一黑。

MD,贫血!蹲久了!

其实梅凉的脑中剧场很丰富,但在外人看来她是个很冷漠的人。典型的闷骚。

有点像《好想告诉你》的黑沼,但可爱成分不及猥琐的成分多。

不过梅凉的头发很短,乱糟糟的像鸟窝,早上起来还有两根呆毛。像皮卡丘。

初三剪的头发,因为遗传,有些蓬,有些卷,索性剪成男生发型,为了时刻提醒自己还是个女人,没有剪成寸头。

资深宅女,但是家里没电脑,唯一的娱乐项目就是看电视,各大版本的金庸武侠剧看了个遍,以前有个点播台,经常有人点《火影忍者》和《水果篮子》,但是点播节目太贵,梅凉只敢看人家点的,不知道是傻缺点播的节目还是系统故障,经常看重复的。比如再不斩的那一段看了无数遍,一直都不愿意相信白是个男的。

其他时间梅凉都在看《语文读本》,其实也是文学青年一枚。

军训七天,梅凉明显瘦了,因为老是抢不到饭,就回寝室吃泡面。

在老家的时候,吃泡面是一件很洋气的事情,吃泡面是梅凉小时候的梦想,到了高中,三年吃下来,有种想吐的感觉。

梅凉不喜欢喝水,家里也没有人告诉她水的重要性。城里的水有明矾的味道,不管烧开没有都很难闻,但是其他人喝习惯了就没感觉。不过寝室里喝的都是矿泉水,但矿泉水她也不太喜欢,总感觉闷闷的,没有家里的井水好喝。

所以梅凉会调点果汁什么的来喝。

除了吃泡面,梅凉都没用过水。

但是寝室里有个“水桶”,P姐,咕噜噜一大杯,两口喝完,走前还要接一大杯。

经过精密计算,P姐基本上喝全寝室一半的水。

那时候的梅凉还是铁公鸡,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不过还是好一点点。

家里给的生活费够用,但是还是习惯节约,对自己也很苛刻,也不知道存些钱来干嘛,难道想离家出走?梅凉自己也不知道,总觉得自己早晚会用到。

一星期下来,寝室里的六位都熟络起来。娇娇,也就是她妈给班主任递烟的,后来果然在她床边安了一个护栏。听说花了300块!天,一个月生活费!

兰,长得乖乖的。最后来的一位是大侠,“大侠”这个绰号是后来林筱锋取的,原因是她太有才,能够担当大侠这个封号。

班长,也就是对着梅凉傻笑的那位,当时梅凉进门看到的整理好的床铺就是她的。做事雷厉风行,从小学到初中九年都是班长,嗓门儿大,听说老家在重庆,不过是爷爷辈儿住那边。她和爸妈住在Z市。

北枫一中是Z市最好的高中,寝室八个人有七个人都是本地的,娇娇和室长住在城里,五个人包括梅凉在内分别在Z市的小镇。只有邱邱是自贡的,但也算半个本地人,她从小学就寄住在Z市的姨妈家,城里。

室长就报到时插队的那位,交涉后才知她是做事太入神,浑然不觉。本人还是比较正直,就是……有点怪。比如脖子上挂家门儿钥匙这件事,她还会把钱藏在内裤的小包里。她穿的是大妈裤,梅凉奶奶穿的那种,还是红色,本命年的颜色。但今年肯定不是她的本命年,虽然看起来老成,也不至于24吧。

然后是P姐,这个绰号是高二时林筱锋取的,理由不明。毕竟才开学几周,全班有一半多的人都被他取了绰号。

顺带提一句:P姐是波霸。貌似胸大的人都有点胖,胖的人胸都挺大。除了少数人承蒙上天厚爱,前凸后翘,让人撞墙的那种,基本上瘦的胸都不太大。比如梅凉,飞机场,幸好不是盆地,仔细看还是有一点弧度的。

瘦的人想丰胸,胖的人想减肥。

很简单,想丰胸的就长胖一点,多的肉就挤到胸那里了。想减肥的人往往要以削减罩杯作为代价。

凡事不能两全啊,梅凉打死吃不胖,初三体检时一米六六,中考时一米六七,高中一米六八,军训后,因为只吃泡面的关系,体重92斤。穿什么衣服都像“满鼓着风的白帆”。

P姐拼命减肥,每天只吃三个苹果,腿倒是细了不少,胸还是照样,可能是因为基数太大,微小的缩减不易察觉,但是腰上的肉还是挺多的。穿T恤的时候,从背面能看到内衣的痕迹。

经过长期的观察,寝室里只有梅凉和娇娇没有穿文胸,她们现在还穿的小女孩儿穿的小背心。不过娇娇的肯定比梅凉的大,这让梅凉很受打击。

但是这个话题在当时的年纪还比较敏感,那个时候的女孩儿还没有现在这么奔放,梅凉在路过阳台的时候,只会不经意地观察衣架上晾的内衣。每次看到自己的小背心,突然觉得……自己好渺小。

梅凉从初中开始就没有穿过裙子,因为觉得自己的脚长,穿长裤看起来没那么明显。初中时同班的女生都是“三寸金莲”,只有梅凉的鞋看起来像大船。最讨厌穿雨靴,又黑又丑,显得脚更长了。

好几年,双腿都没有见过阳光,梅凉的腿白得吓人,班长说晚上在灯光下看着梅凉的双腿,像是被福尔马林泡过的一样,还白得反光。

还有一个原因,青春期,腿毛也比较明显了,梅凉总觉得穿起裙子怪怪的。

但是高中穿短裤的女生不少,梅凉不信她们每个人都没体毛。

于是梅凉养成了一个怪癖:走在人群中喜欢观察人家的腿。

经常运动的男生腿一般都不好看,小腿上一块鸡肉像粘上去的,因为每次运动了男生都懒得放松肌肉。

有的女生苗条,可是腿形不好看,要么X要么O,多半是小时候学走路的时候习惯没养好。

梅凉比较喜欢瘦瘦高高的男生,穿白衬衣的。这是受了少女小说的毒害。

不过梅凉确实发现有这么一个极品,在实验班,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帅哥嘛,就是花瓶,看一看挺好。如沐春风、秀色可餐。

帅哥都是别人的,我们什么也没有。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六)硝酸银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4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