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四十四章) 暗夜刺客

字数 2133阅读 360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启光的人已溃不成军,偶有几个拼死抵抗的,依然挡不住攻城的大势所趋,我们并未费了太多周折,轻易便进了霞荫关。

城中百姓遭文启光及一干恶臣欺压已久,此番听闻唐军进了城,饶是孤冷深夜,仍纷纷聚集到了街道主干上,手持明亮火把,一路照耀唐军入城。

赵瑾俞骑一赤色战马,身先士卒,面对百姓的欢呼盛语从容不迫地受着,不狂傲,不轻蔑,亦不谦卑,仿佛他生来便应立于众人之首,仿佛他的军队攻下此城只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行军打仗,向来当是如此,不问过程,只看结果。成王败寇,世人记住的,永远都是那个活下来的人。

这份千余平民齐齐迎军的盛况并没有持续多久,不是士兵们不乐意看到自己的军队被百姓拥戴,而是他们实在是太累了,连续两夜绷紧神经的作战,人人体力都已到了极限,一旦心中稍稍放松了一些,倦意便如潮水般上涌。

匆匆宽慰了百姓几句,还来不及一一分配士兵们休息的府邸,很多人便再也抵挡不住困意,七零八落的躺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来,无论旁人如何叫喊,也只顾憨梦不肯再起了。

但好在此时已是夏末,白日日头燥热,到了夜里气温也不会降得太快,不至于像当初在常山城一样,怕士兵们睡在雪地里给冻死了,故而徐纲只点了几队精神头还勉强稍好些的队伍,在四周通宵巡查,以防还有叛军的余党前来生事。

赵瑾俞因为身体抱恙,诸事都落到了徐纲身上,他自己却还不肯休息,兀自登上了城楼,久久不动。

夜风将他的发吹得有些凌乱,他的鼻翼映着月光,抿唇不语,透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孤寂。

我踌躇了一刻,方从烟雨手里接过他的风袍,走上前替他披了上去:“更深露重,赵大哥早些歇着吧,这里风大,你身上还有伤,仔细给吹坏了。”

他无奈的笑:“我又不是纸人,风一吹就坏。”

我微微撅眉:“你说你现在跟个纸人有什么区别?走吧,去屋子里瞧瞧该怎么治你身上的毒。”

“阿持,”他突然扣住我的手,眸光中闪现着很多不凡的东西“这是我攻下的第一座城,这是,我真正赢的第一战。”

我受他的神情所感染,不由自主的也有些激动:“是,我看到了,李将军也会看到的。”

他笑得像个得到夸奖的小孩,言语里还透着些不羁的傲气:“阿持,你等着看吧,我会将这天下的城池都送到你面前,我会为你带来平安无忧的盛世。”

我忍不住弯了眉:“又说胡话了,这话叫别人听见了,怕是会以为你要造反来着。而且阿持也不要天下,阿持只争与赵大哥的朝夕。”

他眸光深凝,温情似海:“阿持,叫我的名字。”

“啊?…谨…谨俞。”

“嗯…再叫一次。”

“…谨俞…”

“以后都这样叫,好吗?”

“好…”

他笑意更深,像一个温柔的猎人,布好了陷阱只等我前去,他的眼瞳中深深映着我略有些发红的脸颊,呼吸越来越近…

“少将军小心!有刺客!”

原在楼梯一侧的烟雨突然爆出一声惊呼,我瞬间回过神,下意识的看过去,只见一个漆黑的身影正急速向我冲来,一把匕首泛着银光,欲朝我的脖颈刺去。

赵谨俞见那刺客要对我不利,猛然发力将我推开,我受力的向后跌去,却瞥见刺客眼中显出一抹得意的光芒。

“快躲开!!”

赵谨俞愣了一下,方反应过来那刺客的真正目的不在我,而在他,他腰间佩剑还来不及拔出,面对冰冷的匕首只有抬臂本能的挡了一下。

匕首的刃尖锋利无比,在夜色中划过一串暗红的血珠。

烟雨已冲了过来,提剑与刺客纠缠在一处。

我忙上前查看了赵谨俞的伤处,他的伤口往外翻着淋漓的血肉,尽管在夜色之下,仍然可见其泛着乌紫的光。

我心下一沉:“快抓住他!他的匕首上有剧毒!”

城楼下又冲上来几个士兵,那刺客双拳难敌四手,终于被众人擒倒在地,士兵制住了他的手脚,使其不能动弹。

我慌忙跑了过去,将刺客的面罩一把扯下,见他狡猾的眼睛下有一张不算陌生的面孔。

“张寿?”

他微微扯一扯嘴角:“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我心中焦虑,懒得问及太多,只朝他伸出手:“把解药交出来!”

他轻蔑一笑:“我既下定了决心要杀他,怎么可能还有解药。”

“你!…”我一颗心越沉越低,勉强镇声道:“他救了你的命。”

“你说的没错,可他同样也利用了我,所以我们两不相欠。”

我不自觉的咬着唇:“告诉我解毒的方法,我可以放你走。”

他突然仰天大笑了几声,之后的表情变得很是狰狞:“此毒名为柳叶桃,性寒侵心,只需指甲盖那么大的一点点,即可要了人的性命。加之他之前中的毒箭木,两种毒性混合在一起,就算是医仙下凡,也难救他的命!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哈哈哈哈。”

我愤恨不已,急血上脑,抽出伞剑直逼他的咽喉:“我杀了你!”

张寿眼中没有一丝慌张,反而坦然荡荡,仿佛在他下巴上抵着的不是一把可见血封喉的利剑,而是一支无关痛痒的梨树枝桠。

“事已至此,你莫非以为我还存有侥幸之心?我仕途已毁,霞荫关已失,就算堪堪捡得一条命回去,安禄山也不会饶了我的性命。临死之前,我张寿能拿下唐军主帅的性命,死在敌人的手里,值了!”

说完这句话,他竟拼进全力往刀口撞去,士兵一时制不住他猛然发力,眼睁睁看他被刀刃割破了喉咙。

直到亲眼看他断了气,我这才发觉身后安静得可怕,赵谨俞自始至终不曾发出一点声音。

我急切地转过身去,看见他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臂上的乌血淌了一地。




感谢阅读,支持请点个赞。

目前进入第二篇结局倒数中,还有三章本篇结束,虐心是免不了的了,但是大家要相信我是亲妈!过程虽虐但是最终结局我一定会给个好的,毕竟现实生活中糟心的事已经那么多,故事里总要有些希冀和期盼。

下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徐纲走后,我便立即开始给赵谨俞进行了疗伤, 营外士兵陆陆续续的走了,周围忽然变得很安静,我隐约猜到了他想做什么,却...
  • 镇守霞荫关的是一位名为文启光的武将,相传他曾经也是个在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然而自从安禄山命他镇守于此后,他便极力...
  • 被惊醒的那一刻,发现她已经走了。但还是屏住呼吸确认了确实已离去的气息。 梦里追着一只湖面上急驰的小鸭子,它叼走了我...
  • 你说的都对,我还是想做我自己。为什么呢?嫂子说,是为了给孩子传承点什么。 嫂子是个会过日子的人,嫁到我们家22年了...
  • 就这么把精读课程结束了 想想螚坚持这么久,将近一个月真的不容易 然而自己却并没有因此而收获很多 这个课程更多的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