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的麦田(主编课堂作业4)

字数 2074阅读 97

王梓亦用身体堵着门,她因为激动,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她的脚下是打碎的盘子、散落的衣服,好像整个屋子里的东西全部跑出来凑热闹。

“你他妈的今天就跟我说清楚,我到底算什么?”她用最后的一点力气冲坐在床上的男人喊道……

这已经是梓亦第三次发作了。父亲王庆阳知道,她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在她眼里,每个男人都成了靶子,供她随时发飙乱枪射击的靶子。但她不可能再找到那个真正的靶子----陈天豪。

1.

此刻陈天豪正坐在北京飞往洛杉矶的飞机上。他打开三天前刚刚拿到的工作签证,轻轻的翻到了个人信息页,想着这上面的“陈天豪”三个字马上就要变成“Micheal Chen”,他偷偷地在心里连打了三个侧手翻。小时候在老家,每次他取得好成绩,都要跑到麦场上连打几个侧手翻,为自己欢呼,为自己庆祝。

当年考入县城重点中学,他拿到通知书后自己跑到卖场上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侧手翻,又在麦秸秆堆里使劲儿翻滚了一阵。为此,他还特意为自己改名陈天豪。爸妈给取的名字陈金宝,听起来土气,他要为自己取一个响亮帅气的名字,脱掉那个沉重的“土鳖壳”。

或许是名字给他带来了好运,他的成绩一路飙升,全校第一,全市第一,最后以全省第十的名次从小县城考入了重点大学。父母和亲友都以他为荣,每次他回家都不再敢叫他“金宝”,而是喊他“天豪”。“金宝”是他最忌讳的两个字,听到这两个字,他就感觉又戴上了那个好不容易脱掉的“土鳖壳”。

如今,天豪又要变成Micheal了,又是一次人生的飞跃。这种喜悦此时没有人可以分享,如果有Rose在就好了,他多么希望Rose能提前一个月随他而来。陈天豪默默的合上护照放进了随身的包里。他刚要抽出手来,在包底部却触到了一个纸袋。他很奇怪,除了护照、手机和笔记本,其他东西都在行李箱里,自己没有带过纸袋。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张VISA卡,还有一封信。

“天豪,看到这封信时,你可能已经到美国了。这个卡里面是前几次你让供货商转到我卡上那些钱,我一分没动。我不能如约去美国!很抱歉,我失约了,是因为我要履行另外一个承诺......”Rose的信像是忽然压来的黑云,遮住了陈天豪头顶上金灿灿的阳光。

2.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王梓亦的房间,此刻显得那么的刺眼。王梓亦的第三次发作暂告一段落,此时安静下来两眼直直地看着桌子上的照片,看着站在她身边的陈天豪灿烂的笑脸。王庆阳也随女儿把目光移到了这张照片上。

“伯父,您好!我叫陈天豪,梓亦的大学同学。”面前这个高大俊朗、满面阳光的男孩子让王庆阳悬着心放下了一多半。

王庆阳和女儿有个约定,大学期间可以谈朋友,但是不能往家里带。必须到大学毕业时,那个被女儿认定了的男孩才能带回家给他“审查”。王庆阳深知女儿的单纯,模样又出落的俏丽可人,在大学里身后肯定是一个连的男孩子排队追。但是不到毕业,谈了也可能分手,唯有到毕业时工作都确定了,才更有把握些。

“也不知道到底哪个臭小子才有那个福气,可以娶到我王庆阳的掌上明珠!”临近女儿毕业时,王庆阳时常心里嘀咕,也期待着,女儿真的给他领回来一个人品和能力都非凡的人来。能力一般也倒勉强可以接受,只要对女儿一心一意。但是人品如果有问题,他王庆阳是万万接受不了的。

王庆阳看着这个男孩子的脸,眉眼间总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一番交谈后他知道陈天豪马上就要在K市最有名的G公司上班了,G公司的老板刚好是他的铁哥们,当年一起插过队,又一起返城,一起下海创业。如今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又成了他公司的员工,真是无巧不成书呢!

第二天王庆阳到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让秘书详细查一下陈天豪。下午,他就拿到了一份详尽的资料......

3.

“喂,董事长,您好!”王庆阳接起手机,听到了Rose的声音,他挪步到阳台上,有意避开梓亦,“按照您交代,在起飞前都给他放进去了,他应该能看到。”

最后一颗棋子落地,他王庆阳终于松了口气。这两年他每走一步棋,都在心里的棋局上重重的标记一下,告诉自己擦亮眼睛看仔细了,输了的话不但自己的公司未来没了希望,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那会毁了女儿的一辈子。

王庆阳蹲下身来捡起梓亦衣服下面的几张照片,照片上陈天豪的笑脸一如和梓亦拍照时那么阳光灿烂,只是他身边的女孩儿换成了Rose。他深知这些照片的杀伤力,所以比这更具有“破坏力”的东西都没敢拿出来给梓亦看。

那么懂事乖巧的女儿在父亲面前如泼妇一般发飙,居然还爆了粗口。王庆阳知道女儿心里有多疼,对于女儿发出的一切他都默默接受。凭着他行走江湖多年,他知道自己导演的这场戏,终有一天会出现这个情节。

王庆阳站起身来,通知财务给G公司打过去一笔钱,而这笔钱足以涵盖陈天豪在美国三年所有的费用,包括生活费,还包括薪水和奖金。

4.

王庆阳推开窗,望着别墅外清幽的田野,绿色的麦苗上有几只燕子飞过。他知道总有一天麦子会丰收,只是丰收的麦子再不需要一粒不差地交到公家的粮仓,散落的还可以任由燕子捡拾一些。而自己当年也不过是像燕子一样,“捡拾”了几串麦穗,却险些把一生都留在了麦田上。

王庆阳曾想过,等自己富有了,一定要拉上几卡车的麦穗,去看望老陈,再不让别人说老陈是“偷麦穗”的贼。他仿佛看到了绿油油的麦田上开始泛出金色,在心里默默的说:

“老陈,30年前我欠你的,今天我还了。但是,我不能再搭上我的女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性会遇到手机无法开机的现象,那么iPhone无法开机了怎么办呢? 方法1、看看是不是电池用完了...
  • 2016,即将过去,地球又孤独的转了365个数,世界的火车在固定而又不可预知的轨道上又前进了那么一丢丢。今年,...
  • 人有时候像一致陀螺,不停的转,有时候连方向都不明确,有时候自转有时候公转。 总要有个核心,那就是自己,内在的自我,...
  • 《奇迹男孩》 一句影评:治愈温暖,在这样时而烦躁时而枯燥的生活中,看一部好的电影足矣! 太喜欢里面的这句台词了:如...
  • 不知道美梦是什么样的东西,没有这样的记忆。 每晚都做梦,梦里的人事荒诞不经,梦里却不觉得。醒来若能记起,常觉困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