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语部分农业相关动植物的派生动词

原文链接(首发于十五言社区)

我之前看到 capux(禾苗)这个词,就自然想到它的默认动词 nicapux 应该是「种禾苗」之类的意思。但很惊奇地发现其实不是,而是「拔掉禾苗」。「种禾苗」是 nisacapux。

觉着有点意思,然后又查了几个动植物的词。

kalitang(豇豆),nikalitang(摘豇豆),nisakalitang(种豇豆)。

panay(稻),nipanay(收割稻子),nisapanay(种稻子)。

hafay(小米),nihafay(采收小米)。而 nisahafay 甚至也不是「种小米」,而是「煮小米」;要表达「种小米」得用 paluma(广义的「种植」)这个动词:paluma tu hafay。

kilang(树木),nikilang(伐木),nisakilang(加工木材、制作木器)。要表达「种树」也得用 paluma。

ngangaiʻ(海带),ningangaiʻ(采集海带)。

pawli(香蕉),nipawli(摘香蕉)。

falinunu(糯稻),nifalinunu(收糯稻)。

kulung(水牛);没有默认动词 nikulung;nisakulung 既可以表示「养牛」也可以表示「宰牛」。

diyung(家猪);没有默认动词 nidiyung;nisadiyung 既可以表示「养猪」也可以表示「杀猪」。

fafuy(野猪);没有默认动词 nifafuy;nisafafuy 既可以表示「养猪」也可以表示「杀猪」。另有 nilifafuy(捕猎山猪)。

hayam 或 ʻayam(鸟;鸡);没有默认动词 niʻayam;nisaʻayam 既可以表示「养鸟;养鸡」也可以表示「杀鸟;杀鸡」。另有 niliʻayam(捕鸟;捉鸡)。

fuhet(松鼠);没有 ni- 和 ni-sa- 动词,只有 nilifuhet(捉松鼠)。

ʻedu(老鼠);没有 ni- 和 ni-sa- 动词,只有 niliʻedu(捉老鼠)。

lawal(飞鼠;松鼠);没有 ni- 和 ni-sa- 动词,只有 nikilawal(捉飞鼠;捉松鼠)。

futing(鱼),nifuting(捕鱼)。

xixaw(海龟),nixixaw(捉海龟)。

kafus 或 kafes(小虾),nikafus(捉小虾)。

ʻafar(螯虾),niʻafar(捉螯虾)。

fukuc(虾);ni- 和 nili- 两个动词都有,都是「捉虾」。

kalang(螃蟹),nikalang(捉螃蟹)。

cekiw(海螺;贝),nicekiw(拾海螺;剔海螺)。这个词还有个引申含义:选拔、挑选。

一个特例是 wacu(狗),没有 ni- 动词,nisawacu 是「嘲笑、亵渎」。

对于大多数这样的动植物名词来说,ni- 动词的意思都很好理解。所以我猜测 nicapux(拔禾苗)可能并不是常态,只是为了和其他 ni- 动词逻辑一致。

另外,捕猎某些动物的动词,有的是 ni-,另一些是 nili-;ni- 没有特别含义,nili- 暗含要使用工具、武器。上面还有一个只出现了一次的前缀 niki-,即 nikilawal(捉飞鼠;捉松鼠)。niki- 强调的是以某一事物为唯一目标的搜索性动作行为,「捉虱子」也用的 niki-,即 nikicaes。

顺便一说,「吃」真的很重要,kamay(手)的默认动词 nikamay 的意思是「用手抓东西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