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九)胆小鬼

字数 3246阅读 184

大梦过半(十八)梦一场

梅凉坐上回老家的客车,林楠和她回老家是在同一个车站出发,他让梅凉等他一起。

梅凉没有回答,林楠就当她默认,但是到了校门口已经不见她身影,打电话没人接。

下了公交车,梅凉单肩背着书包进了售票站。

因为公交车开得比较快,到车站的时候还不晚,梅凉买到了倒数第二班车的票。

去老家的客车比较破旧,绿色的,车面很多灰尘,因为农村还没有完全通公路。

不过车上的人已经快满,梅凉应该是买到最后几个位置的。

上车,抬头,看到一个人。心下一沉,马上又恢复平静。

还是很熟悉的白色身影,他坐在窗边,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刻意安排,整个车厢里只有他的旁边是空位。

下午接近黄昏,最后的阳光懒懒照在他的身上,很好看的侧脸。方子皓一手撑着车窗沿,望着窗外,白色的衬衣袖口很随意地滑下来,露出手腕。

他的胳膊不粗,也不瘦弱。

他,好像没有看到梅凉。再次环顾车厢内,终于死心,果然找不到第二个位置了。

深吸一口气,走到他身边,坐下来,不敢看他。方子皓也没有转过来跟她打招呼,像是在想什么出了神。

打不打招呼呢?

打吧,可是他也没有看到我,谁知道是不是故意不看我的,凭什么是我主动?

不打吧,可是平时四个人总是在一起,尽管都是班长叽叽喳喳地和他交谈,自己基本上不插话。

算了!讨厌,就这样吧,等他看到我再说。选择综合症一犯,结果往往是退缩。

周围闹哄哄的,在去乡下的客车上基本都能碰到熟人,大部分都是街坊邻居。

只有梅凉一直屏住呼吸,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手放哪里也不是。

牛仔裤包里的手机震动,吓了她一跳。

是林楠:小梅梅,怎么就不等我了呢?!你怎么又放我鸽子?呜呜呜呜,讨厌你!

这种语气早就听习惯了,不是生气而是撒娇。

梅凉本想回一句“注意安全”。想想还是算了,不要让他抱更多希望的好。

平日,班长叫她梅子,林楠叫她小梅梅,刚开始很不习惯,实在太肉麻,还有点恶心,但林楠就是不改,久而久之便不觉得奇怪了。

林筱锋叫她,梅凉。

方子皓和梅凉,从上高中,两个人几乎就没说过话。梅凉总是故意躲闪他的目光,抬头却总是看见他笑。很温柔的笑,和以前不一样。

每次迎上方子皓的目光,她都会躲闪,要么转身,要么低头。

高一进校时,梅凉看见他,立刻呆在了原地。在人群里,只有方子皓穿着白衬衣,异常扎眼。梅凉习惯了在人群中寻找白色的人影。

方子皓也看见了她,突然一笑,正要走过来,大概是想打招呼。

梅凉慌慌张张地逃跑了。

是他,真的是他。小学和初中都在同班的方子皓。当年刚上初一,不到半学期,他因打架被学校开除。但是他变了,整个感觉都是另外一个人。

以前的他,痞痞的,很桀骜,身边总是很多女生围绕。小女生们都喜欢酷酷的坏男生。

梅凉还操起凳子跟他打过架,他小学时就爱闯祸,到处打群架。

听说他被一伙人邀到一个偏僻的山丘上打群架,梅凉和另一个喜欢他的女生,放学后冲到了现场。

结果没有见到人。

现在想想,真傻,梅凉家的家教很严,放学不立刻回家的话,她是要挨板子的。

家里有一片竹林,到处都是武器。竹条,荆条,梅凉都受过,扇在小腿上,火辣辣得疼,还有很多血印子。

客车启动,车上的人还是七嘴八舌地吹牛。

讲讲家长里短,说说别人的糗事,哪家哪家娶媳妇儿了,结果是个丑八怪,哪家哪家死了人,摆了多少桌的丧宴……

梅凉听来厌恶,只觉得头痛。最讨厌在背后说别人闲话的人,自己的事都没做好,有什么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

表面上是关心你,其实是在寻找谈资。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全是这样的人。

梅凉揉揉太阳穴,异常疲惫,可是在车上怎么都睡不着。上下眼皮打着架,却没办法入睡,反而心烦气躁。

是因为,他在身边吗?

算了,睡不着眯着——装睡。

“梅凉,你怕我?”梅凉心一惊,被方子皓冷冷的一句话吓得半死。

没有半点心理准备,冷不丁地来这么一句。该怎么回答?!

怕?为什么怕?我们是同学,没什么好怕的。不怕?不,班长喜欢他。班长不知道梅凉和方子皓曾经认识。不知道梅凉说的那个初恋就是他。

情窦初开的时候,发现暗恋的那个人也在喜欢着自己,是什么样的感觉?

可是一开始自己就放弃了。方子皓的成绩在班上是吊车尾的,梅凉一直优异。

在农村,上了大学和没上大学是两个极端,这是长辈们给孩子们灌输的思想,不全对,但总有道理。

初中进校时一个年级四百人,毕业时只剩下六十人,考上高中的不到二十人,这是一个学校的升学率。

方子皓就是个小痞子,在大人眼里叫做“二流子”(小流氓)。除了小学的女生会喜欢,觉得他帅,觉得他有个性,再往后,就不可能有交集了。既然不能在一起,喜欢有什么用呢?

所以梅凉否认自己喜欢他,没有给他任何辩解或者争取的机会。既然不能在一起,有好感是没有用的。仅仅是好感,不能代表责任感。

既然一开始就知道结局,为什么还要挣扎?可是人总是矛盾。

就像席慕容说:“一切来的,都会过去,一切过去的,将永不会再回来,是我这仅有的一生中,仅有的一条定律了。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又何必对某些事恋恋不舍,对某些人念念不忘呢?

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在相见时仍会狂喜,在离别后仍会忧伤呢?”

从小学开始,梅凉就一直喜欢他。五年级时,他却来表白,梅凉高兴地快要跳起来,脸上却是冷漠,转身逃开。就算方子皓几次来找她,她也面无表情,冷血地不像小女生。

可是心里还是有一些动荡,那个人真的是喜欢我的吧,不然我这么冷漠地拒绝,他又怎会回来找我呢?

终于,方子皓不再烦扰自己,梅凉终于明白什么叫心如刀绞。小时候还不会用成语,在水泥地上狠狠摔了一跤,对爷爷说:我好痛苦。

爷爷咯咯一笑,这娃娃,这么小就知道痛苦?

故意拒绝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是很痛苦的。梅凉总是斜眼瞥着方子皓在的地方,没有人发现。

初中时,梅凉发现自己和方子皓又被分到同一班,竟然激动不能自已。

还能,有机会吗?

“梅凉,你怕我吗?”方子皓又问了一句。她发呆很久,表情很奇怪,像是被抽走了灵魂。

梅凉猛地惊醒,从回忆回到现实。“啊,没有啊。”本能地答道。

“可是,你在躲我。”方子皓的眼光从梅凉身上移开,目视前方,看着前面的座位,可能是在看空气吧。

“没有,你想多了。我只是在发呆。”

“是吗?”语气里明显是怀疑。

“嗯。”梅凉的声音小到自己都听不见。

“梅梅!”方子皓的声调突然转高,很严肃。完全不像平日的他,他在学校里,四个人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很温柔的,他笑起来,几颗白白的牙齿,很好看。

这个人,我不认识。他叫我,梅梅?

小时候,他也叫她梅梅。

“梅梅,放学后我陪你扫地!”

“梅梅,今天你值日,我帮你!”

“梅梅,你今天真漂亮!”

“梅梅,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

“梅梅,我知道你喜欢我,不许不承认!”少年总是痞痞地一笑,丝毫不知内敛。梅凉总是无视他,绕道而行,任他在身后咆哮。

心里,却是欢喜的。

初中时他被开除的时候,梅凉的心差不多也死了。

这样一来,他应该不会再读书了,梅凉会考上高中,然后是大学,然后她会有自己的圈子。

方子皓会像其他辍学的男生一样,出去打工,二十岁就找个老婆回老家。从此,天各一方。

没想到,他转学了,甚至考上了北枫一中,梅凉拼了好大劲儿才来到的学校。

初中毕业时,玩真心话大冒险。输的女生正是方子皓初一谈的女朋友,梅凉总是离他远远的。

问她喜欢的人是谁?那女生毫不避讳地回答:方子皓。

梅凉心下一动,因为她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不过,”那女生转过头直直盯着梅凉:“他说,他喜欢你。”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向梅凉。

那是什么感觉?欣喜,懊恼,惭愧,煎熬?痛苦?

不知道,不知道。

“梅梅,看着我。”方子皓拉住梅凉的手腕。梅凉没想过他会来拉自己的手,本能地要逃开。

“梅梅,不要逃,你知道我努力考上北枫一中是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惊吓过度,反而镇定了一些。梅凉挣脱开他的手,平静地说道。

“梅梅,我昨晚已经和班长说了。”

“说什么?”梅凉紧张起来,果然昨晚班长是去找他了。

“说我喜欢的你,但是你不喜欢我。”是肯定而不是疑问句。终于摊牌了。四个人的平衡终于要打破了。

梅凉闭上眼睛,不敢看他。

她想找人诉说,但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

雪瑜,我的知己,你知道吗,我遇见他了。

他变了,我也变了。不,他没变,他还是坦诚、阳光、帅气。

可是我,更懦弱了。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二十)我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梦过半(三十三)没如果 方子皓走的时候,很多人为他送行,连小学同学都给他买了花圈。这样的方子皓,会有什么烦恼? ...
  • 大梦过半(十九)胆小鬼 2008年5月13日,汶川地震后第一天。北枫一中全校师生都在操场上睡大觉,但是方子皓和班长...
  • 大梦过半(三十二)知多少 这个时刻,不止一个人在等待救赎。 亮哥来了,像个没事人。看来他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这么看...
  • 大梦过半(二十五)小浪漫 方子皓送了一个笔记本给梅凉。 “没事送我东西干嘛?” “留个念想吧,以后说不定我们没时间...
  • 她第一次看见你是在安静的没有声响的小书屋,你在默默翻看手中的书本,耳朵里塞着黑色的耳机,播放着嘈杂的音乐。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