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氣

週六門診。早晨出門,單車剛騎上,車鑰匙扣就別在後面,掉了,是我很喜歡的一個白雪北極熊造型。壞了。還好撿回來。心想,靠,今兒運氣有問題啊……

路上收到助理信息,有個來訪要求面詢改視頻,我問為什麼,回答不知道。再問。去確認。哎,這位最近一直鬧騰,各種,當面都搞不定,還要改視頻,這又是鬧哪出呢?助理回復,訪客單位臨時加班,實在無法脫身,不好請假。那……只能……好吧。預感……不妙。一切皆有可能鴨鴨鴨。

騎車路上,一路紅燈,壞運氣繼續,我這悲觀的人兒呀,在瑟瑟秋風中,毫無詩情畫意可言。到了公司,門口雞蛋灌餅,安慰一下自己吧。煎餅小哥總是那麼活蹦亂跳,自愧不如。蠻橫門衛被換掉了,終於,之前每每把著不讓進出,態度惡劣,怨聲載道,我曾強行從他的保安室穿越而過,差點肢體衝突打起來,險些報警。我家男人聽說了,立馬要衝過去抽他,算了,投訴吧。後來找了物業經理,人家把自己的門禁卡塞給了我,還連連道歉,也就算了。

各行各業,本都值得尊重,你敬我一尺,我讓你一丈。公司搬到這個小區,因為涉外,門衛嚴些,可以理解只是前面幾任門衛都很溫和,有禮,我們出出進進也都打招呼,感謝引導車輛。大家相安無事,也都很融洽。到了這位門衛大爺,一臉橫肉,總是不耐煩,遙控在手裡,無論門口堆多少人,都不給開,不僅不讓進,還不讓出門。實在過分,自己脾氣發洩了,也丟了工作。何苦呢?

到了公司開始接客。第一位還不錯,做了幾年,進展很好,狀態喜人,無論生活,工作,情感,都很有突破。第二位,無性婚姻,感慨現代女性社會地位獨立,精神和情感卻仍有很多人如此封閉退縮,困在其中,對於是否要從女孩蛻變成女人,猶豫不決,輾轉反側。第三位果然出了幺蛾子,臨時帶著情人出鏡坐在車里,我這哭笑不得,伴侶治療?家庭治療?夥伴治療?哎,這活兒啊,真是不容易。倆人加起來八九十歲了,情感糾葛如同小寶寶,都要吃奶,誰先吃,誰來餵,吃多吃少,口味怎樣都是問題,剪不斷,理還亂。第四位,又是被出軌的原配,破碎,坍塌,崩潰,路漫漫啊,女性獨立除了經濟,還有精神和情感,不然依舊活在舊社會,這個世界,誰離了誰不行呢,何苦呀?

訪客來來往往,不覺就下午了。週末約的昂貴中醫診所來電確認時間,問近期有無感冒,我猶豫了一下,順嘴就禿嚕了,節前有過。抱歉,那麼您需隔離十四天並提供核酸檢測,靠。我可真是腦子進水了,就多一句話,等再解釋已經好了沒發燒沒咳嗽,無用。好不容易排到的號,被強行取消了。鬱悶。呀呀呀。

腦子飛轉。怎麼辦呢?不看了,剛三週,明顯有起色,大夫也確實不錯,家傳功夫,法脈純正。要麼等過段時間,那就要中斷了。要麼,去最近的醫院,約核酸,夏天查過,很快一天出結果,運氣好的話當天就可。正好gina順路接我回去,一拍即合,一腳油門狂奔醫院。掛號,填表,繳費,捅喉嚨,一氣呵成。跟診所確認,他們請示醫務部說可以了,補個號吧,晚上七點半,估計墊底了。也好。

一小時後到家,gina笑稱這是閃送我醫院公司家裡來回一趟,非凡高效。回來繼續兩個視頻工作。然後去託管接孩子。夜幕沉沉。晚飯。瑜伽。聽專業課。補法語作業。補書法。國畫。加班的週末。

剛才去看中醫回來,大夫說有變化,還好。以後兩周一次就可以了。看著他一臉疲憊,我問,您這是一下午二十個?他說哪有,你是第五十五個。我噻好吧,致敬同行。都不容易。他據說也是十年寒窗+十年冷板凳。我們都在路上,運氣流轉,隨便吧,好在還沒有太糟糕。

古色古香的候診大廳裡,蘭花盛開,屏幕上,居然在播勛哥的視頻講座,往事如煙,昔人已乘黃鶴去,親切依然。有些傷感。天妒英才。

車里聽著孩子的歡笑,燈火闌珊處,前輩雖已不再,精神之燈,長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