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是喜欢你,可是不会再联系

96
王若初
2016.11.06 17:29* 字数 3253

大成是在我准备休息的时候发来消息的。只有一句话,准确的说是四个字。念念不忘。

我想了想,把那句必成内伤给憋回去,换了另外四个字,必有回响。虽然是个善意的谎言,可是比直接说出真相要好的多。天知道他现在在哪,万一被我刺激,再做点什么事出来,那我就罪过了。

刚把电话放下,消息又回了过来。还是没逃过,他回的正是那句,必成内伤。

我说,兄弟们哪天聚一下吧,刚好大家都在。

大成是大学时候的室友,整个人看上去比较稳。怎么说呢,刚进大学那会儿,我拎着行李进宿舍,开门,窗帘遮了大半窗户,房间安安静静的。我心道来得不是时候,没见到其他几位本尊。

门口位置的上铺空着,我三下五除二把行李收拾好。下床想把窗帘拉一下,光线太差。然后,目光扫过,屋里竟然还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原话就这么出去了。说完了觉得不对,我说,没注意你也在这。他说,刚想和你打招呼,看你一直忙着。

后来,每次说起,我说当年你发出点声响也行,比如咳嗽,推一下桌子什么的,好歹让人知道有人。

他说,是想等我忙完了再出声的,没想到没来得及。

毕业后,我去了外地工作,公司调动回来,其它几个兄弟有事刚好路过。至于大成,毕业后也去了外地,后来回了这座城。我记得当时和他聊起,他说,对一座城市太过想念。

对一座市这般怀念,无非是在这里有你放不下的人。

当然,我不会点破。

聚会那天我先到,大成是第二个,还是大学时候的样子,只是看上去略成熟一点。我递给他一支烟,他摆摆手,还是不抽。不抽烟是个好习惯啊,我感叹,顺手给自己点上。

剩下的两兄弟来的比较晚,看到他们进来,我就知道坏事了。那天我说大家聚聚的时候忘了说,大家尽量能不带家属就别带,本来是一起见个面,顺带给大成治愈一下的。这下倒好,事与愿违。

果然,大成的表情有些不对,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然后和我一起热情的迎接姗姗来迟的两对。

大家都是毕业后一年没见,聊的特别嗨。推杯换盏之间有人玩笑,说大成,这么长时间,你还记得当年那个姑娘吗。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想着找个合适的时间换个话题。大成喝了口酒,说,还记得啊。大成的故事,当年知道的人不多,这小子藏的够深,如果不是快要毕业,兄弟几个还不知道。

大成说完之后没有再说话,可能觉得气氛有点不对,没人接下一句,我举起酒杯说好久不见,哥几个干杯。

吃完饭,两人送家属,我说,护送大成的任务就交给我了。

回去的路上,大成没多说话,本来他话就不多,这样气氛有点怪怪的。想了很久,我问他,你还要继续等吗?已经是秋天,路上的风有点凉,本来我建议坐车,大成说走一走。城市的夜晚,灯火辉煌,那一刻,忽然觉得这样的夜晚一个人会觉得孤单吧,那么大成呢?

他没有回答我,而是问我,你知道,我们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吗?语气里满是伤感。

一个月,我说

你再猜。

两个月。

到今天,刚好是半年零六天。

我去,这么精确。忽然为大成感到有些难过,想念一个人,没有见面的时间可以记的这么清楚。换了是我都会感动,大成又给我上了一课。

不过话又说回来,感情的世界里不只有感动。

大成喜欢的那个姑娘毕业后就留在了这座城,当年大成本来也是一门心思留下的,可是,后来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大成考虑再三选择了后者。毕业不到一年,又回到了这个城市。

虽然当年,姑娘也表示不喜欢大成,可是后果也没有现在这样严重。

大成一直喜欢的这个姑娘,过程比较坎坷。

当年大成还是一个青葱少年,有一天上课,是那种公共课,几个专业在一起。这种课通常很无聊,但是前几次一定是爆满。大成去的不算晚,还是只能坐到后边的一个位置,旁边空着两座位,然后,两姑娘过来问,这有人没。大成说没,两姑娘就坐下了。

大成说当时还是心如止水,波澜不惊的。上课有一会儿,身边的姑娘忽然说,能把笔记借一下吗?大成当时愣了,自己哪里做笔记,不过随便记了几笔,从来就没有记笔记的习惯,况且还是这种课。不过看到姑娘的眼镜,大成居然意外的说,你稍等一下,然后拿起笔,以最快的速度抄完笔记,把书给姑娘。

两节课,大成认认真真的抄了两节课笔记,等到下课了,才发现忘了看一眼姑娘的名字。

大成觉得上课时间过的真快。

第二次上课是一周后,大成还是去的晚,找了靠后一个位置,旁边一不认识的男生。上课了,大成不经意回头,发现上次那个姑娘就坐在自己后边,大成微微一笑算是问好,然后小声说,笔记稍后给你。姑娘说谢谢了,大成说不谢。回头,奋笔疾书。

下课的时候,大成回头和姑娘搭讪,找了个理由拿过姑娘的书,又装作很自然的样子翻到前几页,竟然没有名字。大成有些失望,又不能直接问人家姑娘。

后来,大成给我们说,等到自己明白喜欢上那个姑娘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不是每一次姑娘都会出现在大成的周围,大成就选择晚一点去教室,然后尽量很自然的坐到姑娘的附近。没见过大成逃课的我们很好奇,大成总是一脸认真的说,知识是无价的,生命在于运动。剩下躺在床上的我们。

大成用了一个学期的时间加了姑娘的QQ,关注了微博,关注了人人,留下的彼此的电话,中间的漫长过程足够写一部小说。大成说,要步步为营,打下坚实的基础。这是后话。

公共课结束后,两个人本来不会现有什么交集,可是大成前期工作做的好。偶尔和姑娘聊聊天,打个电话,甚至后来,约姑娘出来吃饭。

那个时候大成已经大三了,觉得自己准备工作也差不多,是时候给姑娘告白了。更重要的是,大成在姑娘的微博里发现了一些令他不安的信息。

愚人节那天,大成正在上课,手机振动,点开是姑娘发来的消息。怀着激动的心情打开,姑娘说,感谢这一年对她的照顾,只是自己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大成瞬间傻了,感觉身边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保持了几分钟同一个姿势之后。大成反应过来今天是愚人节,万一是姑娘和他开玩笑呢。

瞬间满血复活,大成用玩笑的语气给姑娘回了条消息,大意无非是今天过节,你骗不了我,等等。

然后,姑娘的消息又回过来。大成觉得整个世界都不会再爱了。姑娘是认真的。

被发了好人卡的大成,决定见姑娘一面,有些事情当面说清楚比较好。悲剧的是见面的那天,姑娘带着男朋友一起。大成的整个世界都在下雨,可是还要笑着吃完那顿饭。

大四,大成已经决定放开那姑娘很久了。有一天遇见,知道俩人没有在一起,大成动摇了。

两个月后就是圣诞节,大成决定再努力一次。平安夜,两人聊天,说着说着,姑娘告诉大成,准备答应那个等她很久的人。大成说,祝贺你光荣的告别单身。

一步之遥,大成觉得自己的故事像是姑娘一直想看的电影。

还有半年就毕业,大成不想再折腾。

陪姑娘写论文,查资料,没有再问那个等她很久的人。离开前,见了姑娘最后一面,等到姑娘离开,在她楼下不远的车站一个人回忆到天黑。

工作后,放假回来看看姑娘,过年回来故意路过见姑娘一面,面试回来也去看姑娘。然后回到这个城市。

大成说,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自己离开那个城市前夕。他回来面试,见到姑娘,离开的时候,他发消息说,下个月我就回来了,所以,我们下个月再见。大成记得,那天是月底的前两天。

我问大成,为什么不去见那个姑娘,大成和我说过,所以那个姑娘工作的地方我也知道。

大成说,每次去看她都会提前给她消息,通常是前一天下午或晚上。可是,姑娘到了周末事情比较多。有时候加班,有时候是要出去,至于节假日,更不会有时间。

我不想对她的喜欢成为打扰,甚至是一种负担。

前一段时间,又是一年国庆,大成决定去看姑娘。他决定给姑娘打个电话,毕业好久没有联系。打电话之前,大成在心里预演了可能出现的情形,然后,电话提示关机。

我说,你打的太晚了。姑娘都睡了。

大成说,打电话之前,他刚刚刷新了QQ列表,姑娘在线。

我瞬间不知道说什么,装睡的人叫不醒啊,说好的大家还可以做朋友呢,还是逃不过陌路?

那天晚上回去,我又陪大成喝了一会儿酒。

第二天,送走大成,看上去应该没什么事了。回想起大成说,姑娘没有接电话,我就觉得有问题。就算是姑娘电话关机,看到记录也应该回个消息问一下,毕竟两人不算是普通朋友。唯一的可能是,姑娘不想接大成的电话。可怜的大成,情不知道所起,一往而深。

我问大成还喜欢她吗。

他说喜欢,可是,不会再联系。


第一次写故事,路过走过的看官多多指教。

大城小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