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对我永远不放心的样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by 槿砚

闺蜜柳柳生日,她的朋友招呼也没打,直接网购了一套大冰的书寄过来,柳柳很喜欢大冰,礼物送到心坎上,真是一份惊喜。

女人不论多大年纪,总喜欢被惦记,喜欢收到惊喜。

再过几天就是她朋友的生日,我绞尽脑汁地帮着柳柳想送什么礼物。提了很多建议,最后想到另一套很棒的图书,柳柳也觉得超赞。啰嗦半天,我又提醒她网上很多商铺只卖两本,其实完整系列是三本书的。

她回我:(哭)就讨厌你们这么不放心我的样子。

本来我在收拾东西,看到这句话愣住了,眼泪忽然涌上来。

柳柳不说,我自己都没发觉,仔细回想,总会担心她的各种事情,工作顺不顺利,跟同事相处得好不好,男朋友有没有欺负她,天气冷了冻不冻手,她来青岛找我最好在哪下车我都要细细叮嘱,生怕她走丢。

事实就是如此:对于自己在乎的人,总是不放心,觉得需要自己来照顾和保护,一点小事都会记挂着,担心她出状况受委屈;而面对自己没那么在乎的人,却认为她有三头六臂,勇敢又坚强,能搞得定任何事情,根本不担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上大学时,有一次在校的信息采集没有参加,只能自己去济南补录。

那时的我还从未自己出过远门,是个胆小又粘人的“孩子”,而且,除了老师给的一个地址之外,我一无所知。

我跟当时的那男朋友说,希望他陪我一起去。而他给我的回答是:我去了耽误时间又费钱,你那么聪明,相信你能搞定。

我点点头,什么都没再说。

那时穷,舍不得花一百多块坐高铁,选的最便宜的硬座。清晨4点起床出发,正赶上开学期,火车上人满为患,五六个小时晃过去,腿都麻到没有知觉。

出站后一脸懵逼,天还下雨,根本打不到车。好不容易找到信息采集地点,人家上午的工作时间结束了。凑合吃过午饭,我又去,乌央央的全是人,也看不到什么步骤提示,完全不晓得要干嘛。

好不容易挤进去,填信息不知道学校代码,工作人员让我询问老师,我打电话问过去也没得到答案,而旁边的同学都是三三两两结伴成群、有商有量。

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群,陌生的解决不了的困难,那一刻,我多希望他在陪着我,至少我不会那么害怕和无助。

几个陌生同学帮了忙,总算把事情办完了,那时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为了省一晚住宿的钱,我得赶四点的火车回去。

踩着点买票、踩着点上车,紧张了一天的我终于松懈下来了,这才注意到,手都是抖的。

我掏出手机看看,没有一通电话、没有一条短信。

十点多到站,我给他打了电话说我到了,他正开黑喊话呢。

我问他:一天都不问问我,就这么放心?他说打电话怕耽误我办事儿,而且他相信我有能力自己搞定,他很放心。我还没来得及再说话,他吆喝着队友喊他,匆匆把电话挂了。

我没哭,也没闹,就是突然明白我在他心里没那么重要。

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在剧组工作的原因,总得到处跑,现在的我早已习惯了孤身一人在城市中穿梭,习惯了漂泊,从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几个月前在北京有个面试,我告诉Z老师之后,他没说别的,就说你买票吧,买完后告诉我时间。

我将出发和到达时间微信发给他,过一会儿他电话打过来:我比你早到15分钟,在出站口等你。

我鼻子一酸,平时张牙舞爪的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第二天,随着我起床、出门、检票、上车,陆续收到Z老师的微信:“收拾好了吗”、“出门了吗”、“上车了吗”、“我到了”。

出站后,远远地看到他站在那儿,塞着耳机,手插在裤兜里,一脸平静,但眉眼间却泛着笑意。

我拉着他衣袖,问他干嘛跑过来,我自己可以的,他接过我的行李箱,说:“不放心。”

Z老师将一切都安排好了,算好时间查好线路带我出门,将我送到面试公司门口,等我出来后又带我各处玩,吃好吃的,愣是把一场严肃的面试搞成了欢乐的旅行。

跟Z老师在一起,总是可以卸下盔甲,心安理得做个不问世事、没有智商的傻孩子。

哦对,小二货。

他总是这么叫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有人愿意小心翼翼地照顾我呵护我的时候,我会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柔软的,空气是甜的,风是彩色的。

其实,宠爱从来无关乎年龄、能力,只是在你眼里,我是谁。

我可以自信果敢、独立坚强、思虑周全,工作的时候独当一面,困难来临勇往直前。

但我就喜欢你皱着眉,跟我说:怎么这么让人牵肠挂肚呢?

喜欢你对我永远不放心的样子。

真好。

你不知道,当跟你在一起之后,我问自己一个人夜晚踟蹰路上的心情,我想起的不是孤单和成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天空中闪耀的星光。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