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过往不恋”

这周我重新认识了一个概念叫“过往不恋”,如果你一周前问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我可能会讲:不要对过去的事恋恋不忘,要尽快走出来。幸好在你没有问之前我这对个词有了重新的认识,否则我现在一定为过去的认知感到脸红,因为实在不能原谅自己对知识的亵渎。

罗胖老师有一个举例:谷歌公司的人工智能AlphaGo在围棋赛中打败了人类顶尖棋手李世石,机器下围棋每一步棋,都计算自己在当前局面下的赢棋概率。对它而言,每一个决策点都是独立的,这一步和此前的那些棋没有什么关系,机器从来不纠结,绝不感情用事,也不会对未来心存侥幸。它只是聚焦于一件事情:赢棋。

另一例子是吴伯凡老师的《安迪格鲁夫的失败与伟大》文章前半部分讲了他的命运成功,后面讲到1998年格鲁夫在退休的时候,业界已经开始提到一个概念叫“后PC时代”,那个时候的人根本不敢想象居然有一天还能用手机上网,经验也告诉他那是一种华而不实的想法,然而实际上今天连遥远的农村我们的长辈也能轻松自如的在家手机上网关注国家大事,所以英特尔作为PC芯片的巨头,永远失去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领先的时代。他在反省自己的错误时说他过度的依赖了微软,经验告诉他任何一种优势,久了都会成为你负资产。

两个例子,结合到实际的工作,我把他串联起来想,过往不恋,恋的不是过去的事和经验,而是不应该让过去的经验、偏见影响当下的决策,在职场中,我经常会犯一个错误,特别在新人面前过度认为经验这个东西很值钱,特别认为工作经验很重要,比如我们对印度客户的偏见,是因为他们对女性的不尊重,所以只要是印度客户来询价,我们基本上不理睬。事实上这个想法也让我成了经验的奴隶,因为没有与客户创新合作模式,没有创新的产品,公司在创业大半年仍然艰难做传统的国际贸易,除了产品的物理成本,我们似乎只是这些产品的搬运工,而产品附加值低,就很难吸引到客户的注意力。我们重感情,我们有情义,但是我们是在开公司创业,我们更应刻抛开很多感情因素,更清醒理智的分清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优势在某一天也可能成了别人眼中的劣势。

“既往不恋,当下不杂,未来不迎。不让过去的经验影响现在,也不让未来的妄念影响当下,只纯粹地关注当下的目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