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洲,初次见你,欢喜不已



在路上的每一声再见都是再见,是告别,也是重逢,我们不知道哪一天会再见,但总会有人替我们再见。

图 | 文 : 深酒居


去喜洲是在计划之中,和司机告别后便下了车。在正义门,当我看见大门旁立着的“喜洲白族古建筑群”的石碑,并用红色大字在上方写着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对这个地方很陌生,却被它吸引。



走在喜洲古镇,没有大理古镇那么大,虽说行走的一路也是挨家挨户的小摊,但相对于大理古城浓郁的商业气息,这里似乎更像当地人生活的地方。

蹭着旅游队伍的导游介绍,喜洲是保留的较为完整的白族人生活的居住地,没有那么多的感慨和情怀,只是发自内心的开心,这是一片真实而且质朴的生活地。





来大理后最大的感受就是,买东西一定要砍价,除此之外也需要一双发亮的眼睛,琳琅满目的商品应接不暇,好东西藏在所有相同商品里,买得到是缘分,能带走的也是缘分。

我在所有卖家里最后选择了小胖阿姨家,经过一系列的砍价和聊天,最后三十五块钱我带走了他们家的苗银手链。

小胖阿姨不叫小胖阿姨,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她胖胖的脸,胖胖的身子,热情的刚刚好,慈眉善目的刚刚好,总之当我路过了很多家摊位后,在她家的摊位前停了下来。

“妹妹啊,你看这个好看吧,阿姨跟你说,这个你戴着好看,这个也好看,你们现在年轻的小姑娘都喜欢的,还有这个,这个……”小胖阿姨在她有限的商品款式里认真挑了几条手链在我手上挂着。

阿姨,我不用这么多的……

我看着手上渐渐多起来的链子,在心里说到。

“阿姨,这个多少钱?”我挑了一条雪花银手链问她。

“这个六十五。”

六十五……阿姨,你不能看我年纪轻一个人就狂宰我吧,我虽然胖,可我是虚胖啊…… 我在心里想。

“你们家好贵,人家都卖很便宜的呐。”我笑着跟她说。

“好嘛好嘛,你说多少,阿姨给你开张。”小胖阿姨依然笑嘻嘻的和我说。

我笑着但没说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想了想出发前旅馆的小姐姐和我说“一定要和老板砍价啊”。

我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三十。”我低着头小声和她说到。

小胖阿姨眯着眼笑着看着我,“好嘛好嘛,给你啦。”

“阿姨,我不想要这个佛。”

“来来来,你在这边挑,喜欢哪个阿姨给你换。”

最后,我挑了另一对手镯里的长命锁,小胖阿姨便给我换了。

“行行好,给我点钱吧,我好苦的。”有一个和小胖阿姨一样年纪的人走到我们旁边,穿着整齐,皮肤看起来比小胖阿姨还白,双手作揖的朝我们摊了摊手。

这句话不是我听到的,那个人说的方言,我听不懂,我只是听到小胖阿姨说,你那么年轻,有手有脚的不去干活,我们也苦啊。

那个人嘴里一直念叨的什么话,我听不明白,但也不像是在回答小胖阿姨的话,看我们没人理她,便转身往巷子里走。

“你别走过去,里面有狗的,它会咬死你的。”小胖阿姨拉着她。

最后,我拿了几块钱给她,便走了,去下一家继续讨钱。

“哎,你不用给她的,她有手有脚,和我们一样大年纪,不去干活在这边讨钱,她苦我们也苦啊,谁不苦,我们摆摊完了还要回去种田的。”小胖阿姨一边给我换长命锁一边和我说。

我说,阿姨,你们还要种田啊。

“对啊,要赚钱嘛,喏,换好了。”

我接过来,戴在手上问她好看吗,她说好看,我笑了笑。

给钱的时候,我又问了一句,阿姨多少钱。

三十五。

阿姨,便宜点嘛。

哎呀我给你换锁了的,多给一点么。

好吧好吧。

我把钱给她。

阿姨,谢谢啊,再见。

我朝她挥了挥手,手上的铃铛“铛铛”的响着。

好,慢走啊。




走到卷发阿姨家的时候,我才发现买的东西都被坑了。

好在卷发阿姨说,没事,喜欢就好。

我把手上的链子给她看了看, “这个不是雪花银,这个是他们当地的,叫苗银。”阿姨看了看我手上的银饰说。

“不是雪花银啊。”我和她说起在小胖阿姨家买东西时的事情。

“啊,是那个啊,她人很好的,很善良的,这条街下去只有他们家的刺绣是真的,其他家的都是假的。”卷发阿姨说到。

“就是前面那个路口那个胖胖的有点黑的那个阿姨。”我再三确认有没有弄错。

“是啦是啦,我知道那个。”

然后我俩笑了笑。

她问我是不是来旅行的,我说是。

她说,你还是学生吧,我点点头说,读大学了。

我说呢,看着就是个小姑娘。

最后我在卷发阿姨家带走了两个扎染的手工包。

“有空再来阿姨家玩啊。”

我说好,谢谢阿姨,再见啊。

再见。



苍山戴泪,洱海欢笑。

第一次见洱海,我选择了在喜洲的海舌公园。海舌公园早已是各大旅拍和旅行社强推的热门景点。

但第一次来这里,第一次见洱海,真的欢笑。











洱海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来描绘的,是蓝色,是纯净,是美好。我想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在大理的街头都能看到保护洱海的环保标语,这也是为什么在大理的超市,人们选择用环保布袋而不是塑料袋。

尽管是淡季,但人群还是很多,旅行的人,旅游的人,旅拍的人。


初次见你,欢喜不已。

我们会遇见很多人,他们是别人在路上遇见过的人,也是我们在路上遇见过的人,像小胖阿姨,像卷发阿姨。在路上的每一声再见都是再见,是告别,也是重逢。我们不知道哪一天会再见,但总会有人替我们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