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齐大学四年的火车票,是不是可以召唤神龙

天很蓝我很好


曾经在微博上看过一个说法:一个内向的人在公交车上想让座都难以启齿。而我确实是一个生人面前不善言辞的人。

对于一个在外上大学的孩子,第一次坐火车怕是每个人都会经历,本来我相约好一老乡一起回家,可是最后因为他放假早,他父亲又恰好来这有事便将他接回家了,于是,我只好独自一人回家。

每年的十月一号都很匆忙。

  形形色色的人奔波于火车站、汽车客运站,只是简单地想家了,而我这次也是其中的一员。

  独自拖着行李箱,通过检票、候车、检票,一道道关卡,人潮涌动,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不免有些吃惊,周围全是一些陌生的面孔,才意识到我在独行。

  在上火车的那段路中,才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赶”,我只听到行李箱轮子轱辘转动的声音和广播里的提示声,毕竟是第一次进这样的地方,对于我这种全无方向感的人来说,有点懵,只是跟着人流快速行走,看着前方的指挥员用力的挥舞手臂,大声说道T153次从左边下去,可能是说的太急她有点喘,突然发现这样的人真不容易。随着楼梯下去,看着发车时间就快到了,一路拖着箱子飞奔,我知道现在肯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寻找着各自的车厢,穿梭于人群之间,一路匆忙。

  上了火车显得异常拥挤,每个隔间分别有三层硬卧相对,而且地方小的可怜,旁边的走道还坐着好些人,听到有人打电话给家里报平安,也有人抱怨买的是绿皮火车的票,发一阵牢骚,我老老实实抱着包坐在下铺,看着行李箱。对面坐着的是个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小的那个还在怀里,稍微大点的是个女孩,似乎坐了很长时间,有点不耐烦,想要去车道里玩遭到了母亲的反对,嘟着嘴,而那位母亲却是一脸严肃说,要是去车道里玩就得对自己的安全负责,你能做到吗?到时候我们下车了,你找不到我们怎么办?那个女孩似乎听懂了,默默坐回母亲旁边。不知道是否是我的主观想法,我对那位母亲的话很是赞同。记得杨绛说过:“我抚摸着一步步走过的驿道,一路上都是离情。”这只是个很微小的事件,而我们都不愿它发生。

  车窗外还飘着雨,似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雾气早已染满内壁,离家也越近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终于出了站,楼梯口挤满了人,看见了个熟悉的背影,下意识打了个招呼,真的是老朋友,相逢即是缘分,几句简短的问候,却莫名让人暖心,我仿佛不是一个人。

  哪怕一切显得匆忙、陌生,请记住有人处即有人烟。

从那以后,我开始攒车票,没有为什么,好像就是纪念我曾经走过的路,曾经有多少次想家。这次经历是我觉得真正可以一个人行走的开端。我会老实说,在大一的上学期我就回过那一次家,因为当时我的畏惧。不是所有的事物会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我们都在朝前走,渐渐地我们会放开父母的手、放开好友的手,毕竟有些路还是要靠自己一个人走的。到了下学期,我的心态似乎变了,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坐车是个很简单的事,不需要为了等你等他耗费时间,我可以全程以自己的时间为主,我可以任意地在没有课的周五买了票直接回家,因此我回家的此次数越来越勤,我越来越享受一个人,我的车票也越攒越多。

最近几次回家的车票

集齐大学四年的火车票,是不是真的可以召唤神龙?我肯定地说不会,因为我崇尚现实主义,但是我会一直集下去,不仅仅是一个喜好,而是一个信念。

我看着这些车票,有着满满的成就感

你们要和我一起集嘛!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