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驚懼魔頭近   魔頭曾經也為仙

       又下雨了,到底是雨伴著烏雲而來還是烏雲伴著雨而來都不重要了。

       此時張府內外和門外的張府街上的氣息充滿了壓抑感,如那欲壓大地的黑雲一樣。而不管氣息如何壓抑,黑雲是否會真的壓下來都擋不住那群武林人士的熱血,能否成名就看今日了。

       ‘嘀嗒’‘嘀嗒’‘嘀嗒’

       雨水混合著腳步聲如鼓一樣敲響在眾多正道人士的心頭,一下,一下,配合著天空慢慢響起的悶雷聲,讓張府內外的眾人心頭發顫。

        一個人從街道盡頭出現,穿著黑色道袍,手提長劍,一步一步的往張府而來。隨著這人的出現,不論在陰影處還是在房頂上隱藏的正道人士都把目光聚集在來人的身上,看著那不急不緩走來的身影。

        ‘魔頭,今日如此多同道在此,容不得你逞凶,諸位同道,一起出手殺了這魔頭為武林除害’不知誰先高喊一聲,隨後數道人影從屋頂落下,提著武器向緩步走來的道人衝去。

        隨著這幾人的出現,陸陸續續有人從屋頂,小巷,陰影處衝出,對著道人衝去。一時間,這一條白日繁華無比的街道頓時變得殺氣騰騰。

       ‘不自量力’道人嘴角噙著冷笑,右手搭在劍柄上看著衝來的人道。

      道人身後一棟酒樓屋頂,另一個道人收起了傘,解下背上揹著的長劍,將傘放在背後定好,全身泛起淡淡白光,朝著那街道上飄然落去,宛若謫仙。

       ‘一式青龍探龍爪,鎮得妖魔神魂滅’

       黑衣道人輕聲低吟,聲音不大,卻讓街上不管是衝出來的人還是仍然隱藏起來的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劍比聲快,衝在前面的人剛聽到聲音,劍光已經從他們身邊穿過。劍光瞬間穿過人群,留下一路屍體!

        劍不染血,是把好劍。黑衣道人提著劍繼續向前走去,依然不急不緩,卻帶著一股說不出的韻味。

       ‘該死,這魔頭太狠了’房頂上一個穿著青色勁裝的俠客咒駡一聲,不等身邊朋友反應過來便提著長槍越下房頂,擋在了黑衣道人面前。

      有人帶頭,依然隱藏起來的眾多正道人士壓下了心中對黑衣道人那一劍的恐懼,也齊齊現身圍了上去。

      ‘魔頭,記住殺你者長虹山莊鄭関’持槍俠客長槍前舉,指著依然緩步前進的黑衣道人道。

      ‘螻蟻一般的人物’黑衣道人擺好起手式,但腳步依然不停,還在往前走去。

     ‘福生無量天尊,諸位可否讓貧道出手解決此人?貧道一定會給諸位同道一個滿意的交待’就在黑衣道人準備動手的時候,從他背後傳來了一個聲音。

        黑衣道人沒有回頭回身,只是停下了腳步,站在原地。因為不回頭他也知道來的是誰,今晚看來註定是殺不進張府了,而且能否在來人手下保住性命都是一回事。而那群已經做好赴死除魔的正道人士則循著聲音往黑衣道人身後看去。

         人們中不知道誰認出來人,看見來人一臉的輕松,對來人抱拳高喝‘粗鄙之人莫問見過太玄宮子壽真人’

       其餘人聽了那人的高喝也是一臉輕松。太玄宮的真人出山了,這魔頭一定會伏誅。

       ‘有真人出手我等感激不盡,先在此謝過真人為武林除一大害’有人趕緊謝過那趕來的子壽真人

     ‘對對,有真人出手我等感激不盡,啊関,還不趕緊回來。’那擋道的鄭関的朋友也趕緊把鄭関叫了回去。

         隨著白衣道人的出現,那群正道人士又隱沒了身影,但一直在關注著街道上的兩個人。同時,張府那大門口也出現了一群人,正是張府的核心人員和州府官家,只是少了那個張出義。

       ‘七師弟,跟我回律殿領罪吧’子壽真人輕聲道。

      子壽真人的聲音雖輕,但是對於聽到的人卻不亞於晴天霹靂,但同時心中也隱隱有些輕松。原來這魔頭是太玄宮弟子,還是子壽真人的師弟,怪不得這麽厲害。

       ‘三師兄,等師弟殺了那些畜牲,一定跟你回律殿’黑衣道人說完,抬起腳步繼續往張府方向走去。

        子壽真人搖了搖頭,腳下輕輕一步跨出,下一刻已經出現在黑衣道人面前不遠處。

      子壽真人看著眼前再次停下腳步的七師弟滿眼都是失望,然後從懷中拿出一張黃布打開輕聲念道‘今有本派孽徒張夷昭違背清規,殺戮無辜,現廢除道號,逐出太玄宮。因乃本派孽徒枉造殺孼,爲禍天下,顧令子壽真人王夷峰下山捉拿張昭回本派律殿領罪,如張昭不允,即就地格殺,發此佈告,以示天下’

       讀完佈告,子壽真人重新把佈告疊好收入懷中。

      拔出長劍,子壽真人輕聲道‘三年前我被封為真人之位以後便一直閉關潛修,我們也有三年沒有比試了,今日就看看你這三年有多少進步吧’

     ‘那得罪了,我正好可以看看三師兄這三年來閉關后我們的差距有多大’張昭說完,腳下步伐飛快變動向著子壽真人衝去。

      太玄宮 ,作為天下道門祖庭,也是武林中第一大派,它坐落于大乾王朝中部皇州,靠近皇城。

        太玄宮很大,坐擁整個大乾王朝的最好的洞天福地。它由九坐峰組成,說是九坐峰,其實包括九峰在內的周邊數百坐峰都屬於太玄宮。畢竟整個道門成立了兩千多年,一旦獲得真人封號和法師封號就會被允許建立自己的道觀廟宇,而兩千多年來出了數不清的真人、法師,所以九峰周邊的山上也是數不清的道觀廟宇。

      太玄宮第七峰,學道峰,天尊殿。

    兩個穿著穿著九龍法衣的中年道士正低頭閉目以特有的韻律誦著經文。

     一篇經文沒多久就完了,倆個道人合上經書收入袖中。

       ‘師兄,峰兒這孩子一出關就被你給借去了,你可真不厚道,我這做師父的都還沒看見人呢。’左邊的道人輕聲道。

       ‘我珍藏的那壇清風釀歸你了’右邊的道人一臉無所謂的道。

       ‘叫峰兒去也好,小時候就昭兒就和峰兒親一點,和其他幾個小輩都關係不太好,讓峰兒去帶他回律殿應該能行’左邊道人咧嘴笑道。

      ‘我也是這麽想的,以夷峰的性格,只要那孩子知錯就一定會帶他回來。如果是夷合他們幾個過去,除了夷合還有夷軍外,其他人可不一定是他對手’右邊的男人說完,對著面前的‘太乙救苦天尊像’恭敬拜了三拜,然後起身向門外走去。但是到了門口的時候停了下來道‘我已經向大師兄請了法旨,驅除張昭出門。同時他是鎮地府派進來的人 ,這件事在十七面前我在山外收他為徒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

       仍然跪地的道人也站起了身道‘原來你讓他做五年清童主要就是為了這件事吧?我們幾個還以為你主是為了清除他心中的怨憤呢’

       ‘這也是一個原因,當年他那種心態就算修行本門武功也不會有多大成就。後來我怕他心中怨憤复來,所以教他的是青龍鎮魔劍,現在看來,唉’說著說著,道人嘆了口氣後走出了‘太乙天尊殿’,向著第八峰‘修道峰’走去,徒弟做錯的事,他這個當師父的總要去幫著償還一點。

     青雲府,張府街。此時倆個太玄宮高足正打的激烈無比,只是相對於來說,子壽真人卻顯得游刃有餘!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77,640评论 1 16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6,109评论 1 142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070评论 0 100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6,169评论 0 86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1,395评论 0 144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7,620评论 0 8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0,426评论 2 161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829评论 0 77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8,349评论 5 111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1,609评论 0 12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0,379评论 1 124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1,185评论 0 127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6,045评论 0 1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8,842评论 2 1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1,917评论 3 121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7,691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7,903评论 0 7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2,353评论 2 132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3,030评论 2 1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