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走,欣赏啊!--朱光潜《谈美》

慢慢走,欣赏啊!--朱光潜《谈美》

美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它一半在物,一半在你,在你的手里


我们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实用的、科学的、美感的

比如园里那一棵古松,

无论是你是我或是任何人一看到它,

都说它是古松。

但是你从正面看,

我从侧面看,

你以幼年人的心境去看,

我以中年人的心境去看,

这些情境和性格的差异都能影响到所看到的古松的面目。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艺术和实际人生的距离

艺术一方面要能使人从实际生活牵绊中解放出来,

一方面也要使人能了解,

能欣赏,

“距离”不及,

容易使人回到实用世界,

距离太远,

又容易使人无法了解欣赏。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宇宙的人情化

鱼没有反省的意识,

是否能够像人一样“乐”,

这种问题大概在庄子时代的动物心理学也还没有结局,

而庄子硬拿“乐”字来形容鱼的心境,

其实不过把他自己的“乐”的心境外射到鱼的身上罢了。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美感经验是人的情趣和物的姿态的往复回流。

心里印着美的意象,

常受美的意象浸润,自然也可以少存些浊念。


希腊女神的雕像和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美感与快感

美感与实用活动无关,

而快感则起于实际要求的满足。

美感所伴的快感,

在当时都不觉得,

到过后才回忆起来。

比如读一首诗或是看一幕戏,

当时我们只是心领神会,

无暇他及,后来回想,

才觉得这一番经验很愉快。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美感与联想

类似联想和接近联想有时混在一起,

牛希济的“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两句词就是好例。

词中主人何以“记得绿罗裙”呢?

因为罗裙和他的欢爱者相接近;

他何以“处处怜芳草”呢?

因为芳草和罗裙的颜色相类似。


“灵魂在杰作中的冒险”——考证、批评与欣赏

批评的态度须用反省的理解,

欣赏的态度则全凭直觉。

批评的态度预存有一种美丑的标准,

把我放在作品之外去评判他的美丑;

欣赏的态度则忌杂有任何成见,

把我放在作品里面去分享它的生命。

遇到文艺作品如果始终持批评的态度,

则我是我而作品是作品,

我不能沉醉在作品里面,

永远得不到真正美感的经验。


“情人眼底出西施”——美与自然

美的欣赏极似“柏拉图式的恋爱”。

你在初尝恋爱的滋味时,

本来也是寻常血肉做的女子却变成你的仙子。

你所理想的女子的美点她都应有尽有。

在这个时候,

你眼中的他也不复是她自己原身而是经你理想化过的变形。



朱光潜: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翻译家,北京大学教授。我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之一。历任中国美学学会会长,名誉会长,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谈美》写于1932年,是继《给青年的十二封信》之后的“第十三封信”,同年11月出版。


爱分享读书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