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请收下这份银装素裹的祭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

那么今天,这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银装素裹,便是所有喜欢三毛的人们的集体想念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27年前的今天,著名女作家三毛去世,年仅四十八岁。

1991年1月4日,作家三毛死在了台湾荣民总医院7楼妇产科的单人特等病房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果有来生,

要做一棵树,

站成永恒,

没有悲欢的姿势。

一半在土里安详,

一半在风里飞扬,

一半洒落阴凉,

一半沐浴阳光,

非常沉默非常骄傲,

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

一个人至少拥有一个梦想,有一个理由去坚强。心若没有栖息的地方,到哪里都是在流浪。

图片发自简书App

荷西问三毛:“你要一个赚多少钱的丈夫?”

三毛说:“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荷西说:“说来说去,你总想嫁有钱的。”

“也有例外的时候。”三毛叹了口气。

“如果跟我呢?”荷西自然地问。

三毛道:“那只要吃得饱的钱也算了。”

荷西思索了一下,又问:“你吃得多吗?”

三毛十分小心地回答:“不多,不多,以后还可以少吃点。”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用家人寄来的食材做了一道“粉丝煮鸡汤”。

荷西“咦”了一声:“什么东西?中国细面吗?”

“不是。”

“那是什么?很好吃。”

“这个啊,叫做‘雨’。”

“雨?”荷西一呆。

“这个啊,是春天下的第一场雨,下在高山上,被一根一根冻住了……”荷西瞪大双眼,觉得太不可思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亲爱的朋友,洛宾:

我不要称呼你老师,我们是一种没有年龄的人,一般世俗的观念,拘束不了你,也拘束不了我……


76岁的王洛宾给三毛回信:

萧伯纳有一把破旧的雨伞,早已失去了雨伞的作用,但他出门依然带着它,把它当作拐杖用。我就像萧伯纳那把破旧的雨伞。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

真正的快乐,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观的来说,它是细水长流, 碧海无波,在芸芸众生里做一个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刹间的喜悦,那么我们即使不死,也在天堂里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

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认,青春,有一日是要这么自然的消失过去。 而人之可贵,也在于我们因着时光环境的改变,在生活上得到长进。岁月的流失固然是无可奈何,而人的逐渐蜕变,却又脱不出时光的力量。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

我喜欢适度的孤单,心灵上最释放的一刻,总舍不得跟别人共享,事实上也很难分享这绝对个人的珍宝,甚至荷西自愿留在家里看电视,我的心里都暗藏了几分喜悦。清风明月都该应是一个人的事情,倒是吃饭,是人多些比较有味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说:

读书多了,容颜自然改变,许多时候,自己可能以为许多看过的书籍都成了过眼云烟,不复记忆,其实他们仍是潜在的。在气质里,在谈吐上,在胸襟的无涯,当然也可能显露在生活和文字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毛在莫高窟:

我匍匐在弥勒塑像前,仰望菩萨面容,菩萨脸上大放光明,眼神无比慈爱,我感应到菩萨将手从我头上轻轻抚过。

菩萨微笑,问:“你哭什么?”

我说:“苦海无边。”

菩萨又说:“你悟了吗?”

我不能回答,一时间热泪狂流出来。

我在菩萨的脚下哀哀痛哭不肯起身,又听见说:“不肯走,就来吧。”

我说:“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