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班手札|做真实的自己,才是最有力量的

今天很认真地去听了船长在行动力和人本的复盘答辩音频,说实话,我的内心慢慢发出一种惊叹。

自上了猎鹰号以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心灵觉得放松和自在的时刻了。

上一次这样的时刻,还是在个建时,和每一位小伙伴彼此看见,见证了许多生命内在的惊艳。

复盘音频的内容是船长面对每一位超强主班的复盘进行提问,并告诉主班们,她在那个当下听完复盘后自己的感觉是什么,对面这个生命通过声音、语气让她感知到的个体的内在世界是什么样的。

我被船长的描述方式极大的震撼到了,这种震撼不是用手捂住嘴的那种惊叹,而是像柯南想出最终答案,脑后的那个黑色背景闪现出一条明亮细线的惊叹。

这是一次引领,我看到她是如何用生命去照亮生命的过程。

莫名感动的一个点是,我被她带入一个深邃的海底世界,那里有许多缤纷美丽的生命体,每一个都独一无二,拥有无限的潜能。

这个过程,大概就是无数超强主班提到的“下沉”吧,要看到一个生命的绚烂,只有不断下沉、下沉,看到海面以下波澜壮阔的部分。

做航线小班以来,很多反复提及的概念,正在慢慢瓦解,我试图用自己的感知来替代这些概念。

在船长平台,每一位小班做的都是“人心”的工作,人心的世界是千差万别的,而我们在编织一张助益性的大网的同时,更要活出自己精神世界的敞亮和真实。

听别人的故事,想自己的人生。

在一个主班的复盘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我看到的是,自己对【关系】同样存在的一种“畏惧”。


就像电影《天使爱美丽》里的艾米丽,我其实是不敢进入更大的关系网中的。

还记得很多年前,一位很好的朋友告诉我,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我时,脑海里的画面,我总是一个人。

这句话,直到今天想起来,心中依然有种挥之不去的苦涩。

不敢深入到关系中,刻意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是我不知不觉在关系相处中保持的平衡。

船长在复盘里说:“别人对待我们的方式,是我们教会的。”

是的,我在与别人的每一次互动中都告诉他们,“站远点,对,还要过去一点,嗯嗯,这个距离才可以”。

经年累月的积累沉淀,已经变成了我的一种无意识的反应模式,我在人际中,从每一个毛孔里都透着一种缥缈和疏离(不知道这些文字是否也带给阅读的你这样的感觉呢)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之所以会这么做,一定是出于保护自己。

“真实的我,一定不会被接纳吧”。

如果我的成绩单不漂亮,

如果我考不到一个好学校,

如果我性格不好,

如果我不能始终保持善良和礼貌,

如果。。。。。。

那么,我就不配得到爱了吧。

但我不能一直都有漂亮的成绩,一直拥有好脾气,一直温暖善良,所以,内心的冲突开始冒出来了。

今天在小豆的复盘里,她说她第一次用彻底的真我面对船员,而不是委屈求全地讨好船员,当真实的自己上线的时候,内心是充满力量感的。

而那个被她怼的船员竟然在之后感谢了她,我想这大概就是真实的力量吧。

你是和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对话,那个生命有欣喜也有愤怒,还是和一个戴着专业化面具的人对话,这个人没有喜怒哀乐,体验一定是完全不一样的。

用非常明确的自我去与世界相处,重新塑造关系模式和路径,才能教会周围的人用新的反应来对待你。

真实的“我”的上线,我要的是什么,当它越来越清晰的时候,面前的路也就越来越清晰。

那句很多年前重重写在笔记本里的话:“当你真的想清楚你要的是什么,全世界都会为你让路”——原来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我一定不是个例,大量的人其实都是“空心”的。

他们连“自我”都没有,怎么能有力量活出自己的生命呢?

没有自我,于是构建的关系模式和路径注定是以“自我牺牲”“付出”为基调的人生,只有“我”的出现,才能让全世界为你腾出位置,给你让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