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肆年【35】

96
帝恶道
2016.09.23 08:41* 字数 2970

《大学肆年》目录

三座城池已经攻取两座,就差35号楼还没有消息。蒋学文给唐英打去电话问前线的战况如何,唐英正和那阿姨僵持着,一筹莫展,唐英好说歹说那阿姨就是不放行,用汉堡行贿也行不通。蒋学文又火急火燎的骑着捷安特赶往前线支援,唐英向蒋学文大概介绍了一下情况:35号楼是男女混住的,一到四楼住男生,五到七楼住着女生,每层有30多个宿舍,是学校里住人最多的一栋。看管大楼的是一对60多岁的老夫妇,子女都外出打工了,就一个七岁的孙女跟着老两口过日子,现在正陪着孙女写作业呢,老两口视这小孙女如珍宝。

掌握了这些信息蒋学文打算亲自去看看。果然,老两口子正一左一右陪在小孙女身边写作业呢,电视都没打开看。小姑娘才上小学二年级,长得十分可爱。

“大爷,您孙女呀!长的真是十分可爱。”蒋学文开始套近乎。

见有人夸自己孙女,老头子当然高兴:“就是嘞!正写作业呢。”

“我也有个外甥女,我姐的女儿,和她差不多大,今年刚上小学。”蒋学文善于察言观色,总能第一时间发掘对方对什么话题感兴趣,这又凭空捏出一个外甥女来了,都说和有小孩的家长聊小孩的话题一定会打开对方的话匣子,这才三言两语就和这对老夫妇聊上了。

聊起他们的宝贝孙女,这老俩口就滔滔不绝了,几岁断的奶、几岁长的牙、几岁学会说话、什么时候学会走的路、是先会喊奶奶还是先会叫爷爷,都拿出来掰扯。蒋学文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千古奇才”,他也跟着瞎掰扯,说的就跟他真的有个6岁的外甥女似的,他说他的外甥女才二岁的时候就特别粘他,过完寒假他要去上学,外甥女舍不得他走就一直骑在他脖子上揪着他的头发不肯下来,最后还在他的脖子上撒了泡尿,说着还哈哈大笑。这些都是他临时瞎编的,可这老两口是看不出来的,唐英彻底服了蒋学文,他可真有耐心,跟两个顽固老头能聊的那么欢乐。

“爷爷!这道题怎么写?”小姑娘奶声奶气的问道。

那老头拿过孙女的作业本子仔细一看,是一道看图说话的作文题,题目是“图上的小朋友在做什么,用几句话写写吧。”下面是一副插图,内容大概是几个画得人不像人猴不像猴的动物在一块空地上玩耍,画的相当抽象。这老头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被难住了,这老两口一生为农民,农田被征用之后才在学校干了管理员的工作,没上过几年的学,若是辅导一些简单的数学题还能应付,但是这作文题也没个标准答案,要怎么写合适这大爷心里真没谱。

蒋学文正瞄准时机:“大爷,要不我帮你看看,在家里都是我帮外甥女辅导作业的。”

老大爷:“那…那正好,你看看这要怎么写。”老头把作业本递给蒋学文心里踏实了些,大学生辅导总比自己小学没毕业的水平强。

蒋学文看那作文题目当时就想骂街了,心想这教育局的出题者到底什么居心,不是出题水平太差就是画图水平太次,插图上画的动物跟妖怪似的,人不像人猴不像猴,也不怕把小朋友给吓着了,实在是太过抽象了。这样的题目让一个二年级的小学生该怎么写,蒋学文可真为这些祖国的花朵担忧啊!好在他会灵活应变,还是能解决问题,他对那老大爷说:“其实这种作文题是没有标准答案的,这个插图描绘的很抽象,出题者是希望小朋友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看到的是什么就怎么写,不要去约束小朋友的想象力,咱们家长需要做的就是帮助孩子在语句的表达上做一些辅导就行了。”蒋学文说的头头是道,大爷感觉很有道理,频频点头。蒋学文问那小女孩:“小朋友,你告诉哥哥,你在这幅图上看到什么啦?”

小姑娘歪着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转了一圈:“嗯……我觉得是小明、小华、还有小红在操场上和孙悟空在踢足球,猪八戒在旁边鼓掌加油。”她爷爷、奶奶呵呵的乐了出来。

蒋学文:“哎呦!小宝贝真聪明!那就把你看到的写上去就可以啦。”小姑娘埋头一笔一画认认真真的在作业本上写着,“哥哥,猪八戒的猪字怎么写?”,“我教你写。”蒋学文手把手的教她写,在他的辅导下小姑娘顺利的完成家庭作业,高高兴兴的看动画片去了。

老头感谢蒋学文说道:“小伙子,谢谢你咯!现在小学生的作业太深了,我们老两口常常不晓得怎么教。”

蒋学文:“不客气!举手之劳。”

老头:“你是住在这一栋吗?我好像没见过你撒!”

蒋学文:“不是,我路过这里,看见她我就想我外甥女了,要不这样吧,以后您孙女的家庭作业都由我来帮她辅导怎么样?免费的。”

老头:“那…那怎么好意思。”

蒋学文:“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就当她是我外甥女了。”

老头思索了一番:“小伙子,你可真热心,要这样也行,但我们得按家教给你开工资。”

蒋学文:“大爷大妈,千万别提这个,我喜欢这小姑娘才愿意辅导她,你的钱我是绝对不能要的。”

夫妇俩坚决要给蒋学文开工钱,蒋学文坚决不接受,双方推来推去谁都不让步,蒋学文退让的越是坚决,老两口越是感觉遇上好人了。

挖了这么长的壕沟铺垫了那么长时间,蒋学文终于露出真实意图:“您要是一定要回报我的话也行,您就帮我一个小忙。”

老头:“帮什么忙你说。”

蒋学文把刚才在27号楼对两宿管老头说的话又说了一遍,老两口相互对视了一眼,略迟疑了一下,还是爽快的同意了。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就是蒋学文的风格,最后一座堡垒被攻破,获得的过程越是艰难价值就越大,16号、27号和35号这几栋楼几乎没有推销员可进得去,送外卖的都只能止步于楼下,所以还是一片空白的市场。现在蒋学文的汉堡是唯一能进入的,这就相当于垄断,没有竞争对手,销路非常可观,多了这三栋楼的市场,销量增加了将近100个。现在全校所有的宿舍蒋学文他们都可畅通无阻,每天的平均销量增加到了600个。

每天晚上熄灯后,蒋学文、唐英、高帅总是忙着整理当天的账款,为此白婕把自己的充电台灯送给了蒋学文。每天的流水都在两千至三千之间,全都是几块几毛的零钱,整理这一堆子的零钱也不是件简单的事,高帅隔三差五就要去超市把零碎硬币换成整钱,这也不轻松,他背着半包的硬币少则三四百多则上千,超市的收银员要一个一个的去数,不能有一个差错,那个奶茶妹都快成高帅专职数硬币的了。不过小胖子倒是挺机灵的,他发明了数硬币的新方法,他利用超市的电子秤称量硬币的重量来确认总数量,测算出每个一元钱硬币的精确重量为0.604g,只要把所有的硬币放在电子秤上称出总重量就可以推算出有多少个硬币了。

奶茶妹真有点佩服他了:“小胖哥,你可真有办法,这都能想的出来,你现在可真是发财了啊!财大气粗,钱都懒得数了,都是用秤的了。”

高帅洋洋得意:“这不算什么!不过,也只有你胖哥我才能想出这么好的办法,蒋学文他们那些笨蛋哪能想出这种高招啊!”

这卖汉堡的生意让蒋学文经营的如火如荼,走上了正轨,一切都可按照程序化操作。蒋学文负责统筹大局,那张卖汉堡战略地图越来越完善,他只需要运筹帷幄遥控指挥就行了。高帅则负责人手安排,他们招的那些学弟学妹哪天能上岗、哪天要找人替换、需要多少后备人员高帅心里必须随时有谱,唐英则负责管理账务,分工明确、井然有序。收工后还有没卖完汉堡蒋学文就大方的赠送给左邻右舍或者宿管大爷当夜宵,但也有强买强卖的时候,这得看蒋学文的心情了。平时吃了那么多免费的晚餐偶尔被强制买卖也是应该的,不过虽然是库存的压箱底货,蒋学文可不会低价处理,价格由他说了算,“受害者”李旭然抱怨说:“大蒋,你这也太霸道了,一个凉掉的汉堡你要我十块钱,店里面新鲜出炉的十块钱三个呢,你这是抢劫啊!太黑了吧你!”蒋学文回答说:“废什么话呀!哥们我今天营业额还没达到呢,赶紧掏钱。”

下一章    专题    上一章

大学肆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