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新议题(摘)

基因的每次人为进化升级,最初的理由都是为了治疗。但人类只要一有重大突破,就不可能只用于治疗而不用于进化升级。

住在宫殿里的人,心中的重要议题永远与住在陋室里的人不同。

未来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将会由“试图战胜死亡”所塑造,但并不代表人类必然能在2100年做到不死。

随着我们收集更多资料,提升运算能力,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出乎意料,且难以预测,知道的越多,能预测的反而越少。

历史知识的悖论:知识如果不能改变行为,就没有用处,但知识一旦改变了行为,本身就立刻失去意义。我们拥有越多的数据,对历史了解越深入,历史的轨迹就改变得越快,我们的知识也就过时的越快。

历史研究最重要的目的是让我们意识到一些通常不会考虑的可能性。研究历史不是为了重复过去,而是为了从中获得解放,挣脱过去的自豪,让我们能看向不同的方向,并开始注意到前人无法想象或过去不希望我们想象到的可能性。研究历史,并不能告诉我们该如何选择,但至少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选项。

如果最早提出的是一个有缺陷的理想,常常拾到理想即将实现的那一刻,才会赫然发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