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0)

96
玄宝
2017.05.11 18:45* 字数 3422
Tina Chow

文/玄宝

春天快结束的时候,陆匀之的上司朱尔尔向老板提出辞呈,公司高层讨论之后决定在内部挑选同事顶替她的位置。

一周后,陆匀之升职加薪,职位是策划总监。

人人都对她道恭喜,在无人的洗手间内补妆时,陆匀之也对镜子里纤毫毕现得有些陌生的自己说:“恭喜你。毕业时许的努力工作、立志加薪的愿望也算是实现了。”刚刚补过口红的红唇娇艳欲滴,眼神却是空洞的,不知在想些什么。

大家用了几天时间做了匆忙的交接,最后一天下午的时候,朱尔尔请公司的同事吃下午茶,现场气氛有些伤感,大家共事好几年,说没有感情是假的。况且公司好几个策划都是她手把手带出来的,此时纷纷上来同她拥抱。陆匀之跟她是最久的,拉着她的手久久没有放开,若是平时,她决计是不敢对朱尔尔这般亲密的。

公司同事都知道朱尔尔有一个条件不错的男友,不少人以为她是要辞职结婚,有些好事者也不深不浅地跟她开着此类的玩笑。朱尔尔笑笑,不否认也不承认。

朱尔尔和陆匀之两人说是师徒一场也不为过。两人在工作上十分合拍,私下也非常有默契从不交往,或者越界询问对方的私事。人情社会,能做到这点,实在难能可贵。

朱尔尔把她叫进办公室,跟她交代最后的一点公事。

顺手在办公室点了根烟,这是她第一次在办公室抽烟,总得肆无忌惮一回。

朱尔尔说:“我早就想知道在办公室点烟,到底能不能让消防报警器响起来。”声音中虽是带着笑意,却透出几分疲惫。

两人一起抬头往上看着天花板上那个消防报警器,没有动静,朱尔尔又使劲喷出一口烟雾,室内还是安静的,两人都笑了。

陆匀之还是跟她说:“尓尔姐,少抽点。”

朱尔尔点头,敲了一下烟灰:“好,我尽量。我也经常这么劝一个朋友,她也总是回答我说尽量。”

陆匀之笑不出来,她是真的舍不得朱尔尔。

“匀之,我记得刚来的那段时间你很浮躁,没什么心思工作,再后来工作了一段时间可以独当一面的时候,也有公司来挖你。你问我,为什么能在这家不大的公司待这么久。现在也快五年了,你想明白了吗?”

像是对即将下山的弟子的考验,朱尔尔吞吐着烟圈问她。

陆匀之一早想明白:“因为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这份工作拯救了我,它让我觉得生活在这个城市很有安全感。不说其他,至少我该感激的。”这并不是溜须拍马的话,陆匀之并不是爱打诳语的人。

朱尔尔说:“我一开始跟你一样,是工作拯救了我。后来坐上高位,便是因为懒,懒得再去适应另一个公司的文化,在这里我自由自在,老板放任我,做多几年,又分了点小股权。久而久之,便温水煮青蛙,不愿跳动了。”

她没有叫陆匀之跳槽,只说手下的同事都是很有潜力的,要好好带他们。跟朱尔尔对话很有趣,她从来不说全部,剩下的和背后的,都随你去猜,有时候很痛苦,有时候回味无穷。

后来新名片出来时,看着上面印着的title,陆匀之才明白,朱尔尔不鼓励她跳槽,无非是看到她目前的确没有更好的选择。

整个公司的人对朱尔尔辞职的原因猜测纷纭,却没有正式的人出来辟谣。但陆匀之大概是知道一点的。

前段时间,她看本地新闻,有部穗城牌号的车在深市出了车祸,现场惨烈得不忍直视,镜头中,担架上的伤员一晃而过,满是血迹,看着却是像是何叙的脸。

自那天之后,朱尔尔就一直在请假,快一个月了,此次一回来便是将辞职书交给了老板。陆匀之忍着,没敢问她。

最后,像是一些私人的建议,朱尓尔掐灭烟,潇洒地穿上西装外套,看起来还是那个刀枪不入的尔尔姐:“匀之,你是个努力生活的人,希望你可以自私一些,如果这能让你更快活的话。”

陆匀之别过脸去,不出声,朱尔尔默默地把她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她甚至不敢问朱尔尔接下来的打算。最后,陆匀之抱抱她,真诚地说:“尓尔姐,祝你从此顺风顺水,如愿以偿。”

朱尔尔挥手跟大家再见后,并没有回首,她那部小小的日系车慢慢消融在初夏的落日中,悄无声息的离别让人恻隐。

有时候静下来,陆匀之想起朱尔尔说的那句话,要怎么自私才能更快乐一点?

得空的时候,她拿出手机,输入家明的电话,怔怔看着,不知道该怎么做,所有预备要说的话打在短信框里,换了千百句话,但最终都隐没下来,放在了肚子里。

最终陆匀之靠在新办公室的椅子上,一阵发呆。

顾沁宁祝贺她升职,给她买了条施华洛世奇的水晶项链,闪亮亮得像是十八岁少女的款式,可又不能说她恶趣味。

接着又开口跟她借钱:“我辞职了,准备创业,现在需要钱。”朋友太老也好,无需绕弯子,但一点都拒绝不得。

当然陆匀之也没有拒绝,她听顾沁宁说了个大概的计划,便说:“要钱可以,我要入股,我们签好合同,钱货两清。”

顾沁宁在电话那头笑出声来:“好你个陆匀之,谁说你不精明。好,我同意。”

不要跟最好的朋友合伙做生意,她们都懂,但是唯有把利益都栓在同一条绳子上,事先签合同,接着一分一毫都算清楚,该出钱的出钱,该出力的出力,如此荣辱与共,大家才能保存此份友谊。

第二天,陆匀之收到合同,顾沁宁收到十万款项。

陆匀之新官走马上任,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公司新一年运行的方案早在春节前就已经定下来了,她只需要按照计划一步一步执行,作微微调整就好了。

年前谈下来的客户在上海,她组织人马往沪上飞去。

南方的城市春夏交际的时候,多台风雨,想起去年那个夏天,彼时她还是朱尓尔的助理,为朱尔尔鞍前马后地跑。现在她身边也跟着一个助理,一如当年的她。以前什么事都是上头吩咐下来她去执行,如今所有的事都要她做决策,总是有点压力的。

因为天气的原因,航班延迟,足足等了两个小时才登机。

候机的乘客怨声载道,陆匀之小心避开那些愤怒得无意义的人群,找了个角落塞上耳塞,打开平板电脑看方案跟预算。

当总监最大的好处,就是出差的时候,公司会为你报销一张商务舱的机票,以保证做决策的人最大限度的舒适,避免跟大众挤在逼仄的经济舱中,缩手缩脚,行动不便。所以,积累起来的飞行里数也算是人生的另一种满足。

但如果陆匀之知道在商务舱会遇到许家明的话,她宁愿在经济舱跟大家挤在一起,吵一点也不要紧。空姐指着许家明旁边的座位,带着职业的笑容:“小姐,这边请坐。需要帮您放置行李吗?”

陆匀之听了空姐的话,机械地合上平板电脑,却没有挪动脚步,也忘了对空姐微笑致谢。

许家明翻了翻报纸,今天的新闻跟昨天的一样,经济不景气,工人下岗,公司破产,各种有利不利的因素被分析来分析去,富人越富,穷人越穷,每个国家的首脑聚在亚洲开会,寻求出路。

空姐的手还在半空,陆匀之立在座位前,迟迟没有坐下。

许家明又翻了一页报纸,头都没抬,冷冷地说:“还不坐下吗?挡到后面的人了。”

这时才回过神来,后面有对打扮得体的夫妇抱着孩子站在过道上,友好地等她让开,陆匀之拿下自己的耳塞连忙致歉坐下。

许家明叠报纸的时候弄出很大的声音,陆匀之在旁边坐得笔直,连呼吸都是静悄悄的。

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了句:“我又不会吃了你!”

陆匀之才缓缓挤出一个笑容,并没有转头看许家明,轻轻说:“家明,你好。”

许家明没有理她,报纸放好后,把座位调到一个舒服的角度,戴上眼罩,再没有下文了。

过了很久,飞机已经飞上三万里高空,陆匀之还是维持那个姿势,直至空姐过来问她要喝什么,她下意识地说两杯温水。慢慢活动了一下自己僵直的脖子,看向旁边蒙住双眼的家明。

陆匀之忍住眼中的水雾弥漫,悄悄打量家明的侧脸。他的左手就放在旁边的扶手上,离她不过五公分的距离,骨节分明,修长宽大,记忆中是干燥温暖的。以前时常牵着她,在校园里漫步。

陆匀之的手是颤抖的,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她悄悄地伸出用自己的右手,慢慢地去触碰家明的尾指,瞬间却像是触电一般,马上缩了回来,低头如自己做了什么大错事。

若不是在飞机上,她简直不知道要跌跌撞撞走到哪里去了。

许家明没有睡着,陆匀之就在他旁边,即使不看她,她的气味也能若有若无地入侵他的鼻腔,他怎么能冷静地入睡?

当陆匀之稍嫌冰凉的手轻轻地触碰他的指尖时,他明显地感到自己内心的欣喜和苦涩,甚至暗下决定,如果她停留多一秒,也许他就会握住她的手不再放开。

但是陆匀之的手往回缩得那么快,就像是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一样。许家明气极,转过身去,薄薄的毛毯掉了下来,动静大得让人侧目。

陆匀之没敢去拾起那条掉下来的毛毯,所有的事情都不敢多想,集中精力让自己睡着,避免思考任何东西。飞机上遇到只是一个巧合,几小时之后,大家路归路,桥归桥。

只是却怎么也睡不着,闭着眼睛干难受。

上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19)
下一章 【连载】假如流水能回头 —— (21)
总目录 假如流水能回头(总目录)


今天出去培训了,大概是感冒初好,很早就饿了
回来煮了一大碗饺子吃,很爽!

大家看文愉快,你们喜欢我的配图吗?
欢迎留言留言留言+点赞点赞点赞~
比心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