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微博上的照片》(2)

此时此刻,章程恒就站在我的面前,只见他拿出了手机,冰冷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就如同凉水一般灌入了我的耳膜:“绕着这操场跑三圈,我来计时。”

他几乎看都不看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垂着眼帘。难道是开始讨厌我了?因为我让他难堪了?我……

我什么话也没有说,低着头红着脸就开始围着操场跑了,因为精神萎靡不振,所以使不上力气,但是也希望快点跑完,能够早点回去,结束这次尴尬的见面。

三圈跑完了之后,我已经大汗淋漓,心脏就像发了疯的小鹿一般狂跳,上气不接下气,麻木的双腿缓缓走到章程恒的面前,气喘吁吁。

他看着手机时间,说:“这次你测试的名次是第60名,你要多多努力,才能上升你的名次。”

“好的,谢谢!”

回到寝室之后,他的话一直在我耳边回荡,他要我多多努力,才能上升名次,这样说来他还是挺关心我的?

程玲见我回来,赶忙问道:“林蒙,你的测试怎么样?”

“还行,第60名。”我一走进寝室就像一个棉花人一般躺在了床上,脸蛋还是通红的,周围的热量还没有散去。

“什么?你是第60名?班上一共就61个人,你也……”

“那……那第61名是谁?”

“是一班的一个叫陈贺的人……”程玲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下半句的声音更加小声,似乎是不想伤害到我,“他……他是个瘸子。”

我已经无话可说,吃力地坐了起来,像一个老奶奶一般佝偻着身躯,这次糗大了,我在他面前出糗也不止这一次了。

我立马起身,程玲却吼道:“你干嘛?才回来又要去哪儿?”

“我……我要去操场,去跑步!”我咬着自己的嘴唇,刚快要消失的脸上的红晕又冒了出来。

“得了吧你,以前要你去跑,你动都懒得动一下,这次竟然这么积极……”

到了晚上,寝室里发着轻微的声音,大家都在寝室里默默干着自己的事情,有的看书,有的看电视,而我,是最后一个回来的,大汗淋漓,到了寝室里还微微喘着气,浑身热腾腾的,汗水流淌在了额头间。

不过让我诧异的是,寝室里有几个不太熟悉的身影,我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寝室。

并且,这几个女生并不是我们班的,但是我怎么看都有些面熟,我觉得在我进来之前,她们一定是在讨论着什么。

我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也没有说话的力气了,直接打开了电脑,开始上网。

我的余光扫向了桌上的角落处,角落处的那一叠纸和本子乱乱的,不是我平时看见的熟悉的造型,我桌子上的书被人翻过了,翻过了也没有放回原处。

我的桌面虽然向来就不整齐,但是一旦被别人翻过我还是知道的。

等那几个女生离开了,我才站了起来,指着我的书桌环视着周围问道:“我的书桌怎么成这样子了?”

张萌将手中的书往下移,露出了一双戴着框架眼镜的眼睛,一副很不在意的模样,懒洋洋的对我说道:“成哪样子了啊?你的书桌不是一向都这样乱吗?”

“这我知道,但是我的书桌很明显被人碰过。”

算了,也罢,她们翻我书估计是找什么读书笔记吧,但是我觉得这有什么不好承认的?又不是偷东西。难道是刚才那群女生?那群女生我不认识,翻我的东西也说不过去,但感觉就像小偷一样,偷偷摸摸的。

我打开了微博,章程恒的微博我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他的微博头像是一株草,就如同他本人那样低调,微博背景也是清新的绿色,看起来干净优雅,如同他那个人一般,仿佛隔着电脑屏幕也能看见他那阳光的笑脸。但是他基本不怎么发微博,一个月也就只有一条,所以我还是很少逛他的微博主页,一般就是直接在首页搜索他的名字,看看别人有没有@他。

这一次,果然看见了,只见一个叫倩儿的用户发了几张照片,倩儿的头像看起来很俏皮,一个以粉色为背景的漫画头像,不清楚生活中这个博主是一个怎样的人。只是这些照片我看着好生熟悉,点开一看,是几张纸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字迹很像我的,我将脑袋走进一看,屏幕中赫然显示着我的文字,这些字确实是出自我之手,不就是我曾经默默写给章程恒的纸信吗?

这些纸信我一直夹在书中,不打算给别人看。

我翻开了桌上的书,纸信依旧夹在书里,只是刚才翻我书的人并没有拿走,而是直接照了相。

该死的,这和偷有什么区别?

我用力拍了一下桌子,砰的一声,桌子上的书本轻轻抖了一下,几个室友都齐刷刷的望着我,然后又开始各自干自己的事情。我站了起来,望着寝室里的其他人,她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张萌依然是那一副不以为然的脸蛋:“干嘛火这么大?东西被偷了?可不是我们哦……”

“不是你们?”我说道,“你竟然能保证其他两个人没有偷,这是为什么?你难道知道是谁偷的?”

“我肯定不知道啊,我只是相信她们而已。”

我的眼睛移向了程玲。程玲冲我直摇手,说:“也不是我哦。”

“那你知不知道是谁?”

“我不知道……”

管不了这么多了,问这么多干嘛,觉得自己也是笨,翻我东西的那个人绝大部分就是这个叫“倩儿”的博主,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我直接在微博底下评论道:快点删掉,你到底是谁。

我一直停留在这个页面,不停刷新,看她会不会删,顺便看看章程恒会不会评论,评论的什么。

这次你测试的名次是第60名,你要多多努力,才能上升你的名次。

他的这句话清晰地回荡在我的耳边,一直不停重复,他这是在关心我吗?他要我多多努力,我可以把这句话当成是一种关心吗?

我刷新了一道,她依旧是没有删掉,可是我看见微博底下多了一条评论,果然就是章程恒评论的,只见章程恒说道:这样做又是何必呢。

他是在说这个“倩儿”,还是说我?

过了一会儿刷新,博主并没有评论回复,好吧,那我就来回复吧,反正他也不知道我就是林蒙。

我回复道:她只是把你爱得深沉。

没想到,马上就收到了他的回复:谢谢你,林蒙。

他竟然知道我就是林蒙!微博里没有一张我的自拍照,并且……

我该如何回复呢?回复不用谢?不行不行,他为什么向我道谢?难道就是在委婉拒绝我?

我的微博页面的右上角多了一条红色的信息,提示我涨了一个粉丝,点开一看,再一次看见了那个清新的头像,我的双眸似乎立刻被清水清洗了一般,之前的愤懑似乎消失了一半。多了一个粉丝,就是他,章程恒,他关注我了,他给我发了一条私信:对不起。

他为什么一会儿谢我,一会儿又向我道歉?我想要回复他,但是忍住了,就像每次路过他们班忍住不看一眼,就如同一个窥视的小偷,我害怕自己会越来越喜欢他,我觉得自己和他已经是不可能的。

如果他会接受我,当初就应该接受我,我给他的信又怎么会落到班上女生的手里,他或许看了一半就不想看了。

好吧,我直接退出了微博。

我任由她们调侃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他们班的人调侃了,当一次笑柄又如何。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来上课,但是我看见教室里有两个人,并不是我们班的,其中一个就是章程恒,清晨的太阳光轻柔的洒在了他的侧脸上,让他的五官看起来更加挺拔俊俏,而旁边坐着一个长发美女,黑色的长头发披在了肩上,肩膀稍微一扭动,细长的发丝就随即滑落下来,这女孩坐在他的旁边,有一种女朋友的既视感。

坐在我旁边的张萌也是不是转过头去看他们:“你看,他都有女朋友了,你铁定没戏了。”

我低着头,喉咙里发出了固执的声音:“坐在一起未必就是男女朋友,有可能只是在讨论学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