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十三章:再遇故人

  明台像是发了疯,失了魂,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奔跑在大街上。

不敢相信着,刚才从电话里传来的消息,于曼丽来上海执行任务不幸牺牲。噩耗传来,使原本还受着打击之心的明台,对他来说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回忆着和于曼丽的初次相遇,回忆着共同训练的日子,回忆着一起毕业的那天,回忆着一起在繁华的大上海一起执行任务,共同患难的日子。在和于曼丽相处点滴中,明台不知不觉中喜欢上这位有着堪怜身世与他共度风雨,共度生死的姑娘。原本想着等过段时间,他还想告诉大姐,说他已经有意中人了。明台知道在整个明家里,最疼爱她的就是大姐明镜。明镜也一直希望着有朝一日明台可以成家立业,拥有着属于自己的幸福,以报她母亲当年的救命之恩!

  只是如今斯人已逝,使明台的整颗心都空了下来。

  到了目的地,嫣然下了车,刚想和杨慕次告别的时候。后面便传来了怪声怪气的话语:“我以为,我看见谁来着呢?原来是铃木百惠小姐啊!真是稀客啊!”说完后挡在了嫣然的面前。杨慕次想下车,嫣然用眼神示意不用。在明台的心里,一直把铃木百惠之流当做是头号敌人,他一直记得当初于曼丽昏迷不醒的时候,就是全拜渡边纯一所赐,当然他认为这位渡边纯一的私人秘书铃木百惠也逃脱不了干系,在明台的眼里,他们就是狼狈为奸,坑壑一气。

  嫣然看得出明台对她的冷言讽刺无心理会。淡漠的问了句:“明少爷,请问有何指教?如若没有的话请让开!”明台看着面前表情冷若冰霜的铃木百惠,有一些些愣神。随即开口嘲讽道:“指教?可谈不上!”不过,我想说铃木小姐真是聪明之人啊!怎么进不了我明家大门,就准备调转方向吗?”想想也是,不管阿诚哥在外面再怎么受重用,回到明家也充其量是个管家罢了。不过,杨先生就不一样了,人家可是杨家二少爷!”明台冷笑着说道。

  “啪啪,两声重重的巴掌印,毫不客气的留在了明台的脸上。嫣然美目怒睁的喝道:“明少爷,请你把嘴巴放干净点!还有,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在我的眼里,你根本就不配和你的哥哥明诚相比!”嫣然对于明台这位公子哥,向来就没有什么好感。

  在嫣然的眼里,明台就是一个不安世事,整日闯祸,祸及他人。明诚为了吃了不少苦不说,甚至还为了他差点还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位公子哥,非但没有感恩之情,反而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嫣然打心底里心疼明诚,为明诚感到委屈和打抱不平。

  明台显然没有想到铃木百惠会出手,摸了下自己的脸,用愤恨的眼神直直盯着嫣然,正欲想动手的时候,被身后的人用力的抓住右手。明台转过头去看,看到便是一脸冷漠的杨慕次。

  “杨先生,你这是要干嘛?”明台阴阳怪气的问道。说着想要挣脱被固紧的右手,奈何却半分也动不了。明台是知道杨慕次的身手如何,他和明诚都是毕业于伏龙芝列宁格勒军事院校科班出身。明台自己也清楚,他的身手和杨慕次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之前已经被领教过一次。明台越想挣脱,就越被杨慕次抓的更紧。

  杨慕次冷哼一声说道:“问我干嘛?当然是要教训你!”话音刚落,生猛的一拳就招呼在明台的脸上。明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想要起身反抗,奈何被杨慕次死死的压住。明台不服气的双眼瞪着杨慕次吼道:“你凭什么教训我?”哼!”凭什么?就凭明诚是我的师哥!”我之前就警告过你,倘若你再让我听到你对我师哥说不敬的话,我绝不会轻饶你!”我有说错话吗?”你师哥本来就是我明家领养的孩子,明家的管家。”明台毫不顾忌杨慕次晦暗的眼神。

  “去你的管家!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师哥?”亏我师哥待你这么好,为了你这种人付出那么多,还差点丢了性命,我真为师哥感到不值得!”明少爷,据我了解,你也只不过是明家领养的一个孩子而已!其实讲白了,你之所以受你大哥,大姐,宠爱不过是占了你逝去母亲的光彩。除了这个你并没有值得你骄傲和炫耀的资本,更没有资格对我师哥出言不逊!”况且,你根本就没资格和我师哥相比!你连他一分一毫都比不上!”

  杨慕次不是明家之人,不用像明镜,明楼一样记挂着明台母亲恩情。所以说话自然是不客气的轻易戳中明台的伤口,他本不是那种人只不过,明台这位公子哥着实太过分,他师哥一次又一次的隐忍不去与他计较,而他呢?却越来越过分。

  在阿次的心里他的师哥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任何人都不许轻视。

此时的明诚刚好从吴淞口办好事回来,没想到却碰到了杨慕次和明台俩人对峙情况。立即走了上去,明诚在心底深吸一口气。他清楚阿次一向不待见明台,再看了明台脸上的挂彩,不难猜出自家的小弟,刚刚则又被阿次训斥了一顿。

  此番的景象让明诚觉得无比的头大。大哥一再强调要明台安分守己的呆在家里。岂料这小子,又不老实的跑了出去!脸上还受了伤,一看就是打过架的样子。偏偏与他交手的人是他的师弟杨慕次。明诚明白,明台压根就不是阿次的对手。

  走上前把明台扶起来说道:“不好好呆在家里,出来乱跑什么?明长官不是已经命令过你不许出来,只能待在家里吗?”

  明台站起身来,不服气的拍掉明诚的手说道:“你少拿长官的语气来命令我?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明诚不想与他争辩,只想把这小子赶快带回明家去,如果让大哥明楼发现明台又不听话,擅自出门的话,一顿家法铁定跑不了。还有,他担心明台一个人在外面乱跑,以他这种莽撞冲动的性格不闯祸都很难。

  再次抓住明台的手喝道:“别再闹了,快和我回家去,不然给大哥知道的话,肯定饶不了你!”我不要回去!”我要为曼丽报仇!我要为我兄弟报仇!”于曼丽?”明诚有些好奇,再抬头一看明台发红的眼眶,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明台一把抓住明诚领子怒吼道:“你知不知道,曼丽已经牺牲了!知不知道?”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越说越激动,拼命的摇晃着明诚的身体。明诚清楚,于曼丽对明台来说何其的重要。

  明台是他们三兄弟中,年龄最小,又是最受家中的独宠,从穿着打扮来看都要更胜于他俩个哥哥。加上本身就长相不错,一张俊俏脸庞,令许多女孩都为他动容。这些年以来,明台也交谈过几个女孩,只不过最后都无疾而终。

  而于曼丽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走进明台内心的女子。作为明台的兄长,他当然相信自家的小弟可以幸福,能与心爱的女子在一起。若何命运弄人,在无情的战火纷飞中,受伤,牺牲是在所难免的。于曼丽的牺牲是命运注定也是无奈,但甚是一种光荣。

  “明台,你冷静点!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过!”明诚安慰明台开口说道。明台一把推开明诚,指着明诚说道:“冷静!你让我如何冷静?”你知不知道死的是我最爱的女人!”明台你理智点!”明诚在一旁劝道。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是请你理智一点!”理智?”哈哈哈……明台怒极反笑道:“你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牺牲的不是你爱的女人,这种心痛的滋味,你永远都不会懂?”

  顷刻间,明诚的眼神黯淡下去。自从走上这条路以来,他早已经把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战斗以来,他失去过多少战友,自己也是曾经多少次从鬼门关那里闯过来。现在嫣然仍然在渡边纯一危险份子潜伏着,再刀尖舔血着,在生死边缘徘徊着。

  他是宁愿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不懂。这样至少可以没有那么痛苦!但是,为了信仰,为了彻底粉碎敌人的阴谋。他们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只能把委屈,把苦全部深埋于心底,只能时时刻刻隐忍着,只能清醒而又自制的活着!

  “明台,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身为一名军人,容不得你任性!你必须懂得,没有国,就没有家的道理!你没有任何资格擅作主张,我也没有,任何人都没有!”明诚双眼凌厉对着明台厉声说道。

  “你少给我讲大道理!”明台不服气的争辩道。呵!阿诚哥,我看你是舍不得叫那铃木百惠女人吧?”不过我和你说,人家铃木小姐是个聪明之人,知道你在明家的身份地位,所以人家调转方向,你是没有机会呢!”

  “住嘴,乱说什么话,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明诚脸色铁青对明台喝道。

  “明诚,我看你胳膊肘往外拐,你忘了你是在谁家长大的,你还要点脸吗?”

  “啪!”一声响。明诚反手给明台一巴掌。双眼怒视着他。而身后的杨慕次显然没有明诚那样好的脾气,就一个简单的巴掌。

  “你有种再说一遍!”说着就用尽十分力气右手握拳,往明台脸上挥去……

  明诚一看情况不对,立即扑倒明台的身上。杨慕次想要收回手,但是明显已经晚了,只能收回两分力气,但是重之若铁的一拳还是重重的打在明诚的后背。明诚痛的闷哼一声,仿佛整个后背,整个胸腔都叫嚣着疼痛全身而至。

  “阿诚……”嫣然不顾一切的跑过去,蹲下身保住明诚说道。明诚强忍着微笑说道:“别担心,我没事!”说完握了一下嫣然的手以示安慰。

  师哥……”杨慕次箭步医院冲过去,他后悔自己出手太重,只怪那明少爷实在太让人发火!看着明诚发白的脸色,声音哽咽的说道:“师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

  “没事……”明诚强忍着后背疼痛站起身来。他知道阿次刚才那一拳,是充满着怨气用尽全力而上的。如果那一拳真的打在明台脸上的话,那么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这时的明台已然被熊熊烈火烧灭了理智,全然忘记刚才他的阿诚哥为他挡下那致命一拳。

  眼睛余光扫到了地上一旁的木棍。一把拿起,往杨慕次的后背袭去。

  “阿次……”眼看来不及,明诚抱住杨慕次的后背,挡下了明台手中重重的一棍。

  刚才那一拳的疼痛还未缓过神来,现在又承受那么重的一击。明诚极其痛苦的蹲下身,脸色发白,额头上冷汗直流,喉咙里一股腥甜,忍不住的喷口而出……

  “阿诚……”嫣然冲过去,用手帕帮明诚擦拭嘴角流下的血红色的鲜血。对着杨慕次着急的说道:“快去医院啊!”杨慕次反应过来。把明诚扶进车里。上车的时候,嫣然狠狠的瞪了明台一眼,寒光凛冽,似是要杀人一般。

  办公室里,明楼一个人在批阅着文件。心想等明诚回来,兄弟俩人一起下班。也担忧着明台这小子千万不要再乱捅篓子。

  正想着,办公桌上电话铃声响起。明楼这台电话机是单线联系的,为了防止窃听他特地命令夜莺安装的。

“喂?明楼是我。”杨医生?”一听杨慕初的声音,明楼有些疑惑。

“明楼,你听我说,阿诚受伤了,他现在在医院里!”杨慕初开门见山的说道。

“怎么会这样?”明楼知道情绪不能外泄,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严重吗?”

“吐血了!具体情况,等你来了我再和你说!”话落,杨慕初挂掉了电话。

明楼收拾好东西,自己开车去了春和医院。

“杨医生,阿诚他怎么样呢?”明楼急切的问道。

“明先生,阿诚的后背受伤了,而且还连续两次。”杨慕初坦言道。

“怎么会这样?”明楼皱着眉问道。

“一拳他是为你家小弟明台挡下的我弟弟阿次一拳。”明先生,放心,阿次这孩子,我等一下一定会狠狠的教训他。还有一棍可是你家小弟明台的杰作!”

明台敢对阿诚下狠手,一想到这里,明楼内心像喷着一把火,知道自己在医院里,不好发作,强忍着。

“谢谢杨医生。”阿诚现在怎么样呢?”比起训人明楼眼前更担心明诚的状况。

“还在昏迷着!”杨慕初叹口气说道。明先生你真的应该好好劝劝阿诚了,让他不要这么拼命,爱惜一下自己。你也知道阿诚的身体已经远远不如从前,再这样下去的话,迟早会垮掉!杨慕初发自肺腑的说道。

明楼自然是明白杨慕初所说的话。知道了,杨医生,等阿诚醒来我会好好劝劝他的!我先进去看下他。”

“请便,明先生。”杨慕初笑笑颔首。

  走进病房里,明楼看着穿着蓝白条纹病服昏迷着的明诚。眼眶泛红,心里更是一股不可言语的疼痛。他知道,阿诚这孩子从小就乖巧懂事,常常有苦不说,自己独自煎熬着,明楼此刻很自责,他希望阿诚这孩子可以赶快恢复过来,但也同时希望着这孩子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阿诚重伤躺在医院,而且都是为了明台这小子。而明台这小子却不见人影,明楼越想越气愤,等回去的时候,他非得把这小子狠狠的教训一顿。

冰寒也知道了,明诚受伤的消息。心里不放心,想去看望一下组长。

趁此自己外出办事的时机,开车去了春和医院。

下车的时候,映入眼前一个熟悉男子的背影,令冰寒的整颗内心重重一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愣了片刻许久,才徐徐缓过神来,那个背影对于冰寒来说,是再也熟悉不过的。哪怕只是匆匆一眼,也依然深深的刻在自己的心底...
    空谷飘零阅读 10,337评论 0 15
  • 宴会场的人都还处于一片措手不及,失魂落魄之中。 在一片漆黑之时,嫣然和明诚俩人努力寻找着自己的目标所在。 忽然间之...
    空谷飘零阅读 1,047评论 2 5
  • 明台装作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走进了明公馆。 “明少爷,你还知道回来啊?还敢回来啊?”端庄优雅的坐在客厅里的座椅...
    空谷飘零阅读 2,131评论 0 9
  • 第二天早上,明诚按照以往的惯例开车送明楼去新政府上班。 到了新政府门口,明诚动作熟练的帮明楼打开车门,拿好公文包走...
    空谷飘零阅读 4,473评论 0 11
  • 化妆棉 尤佳妮 敷脸
    陈茜_dawn阅读 99评论 0 0
  • �春去秋来,雁字回时,秋雨乍到。 转眼又是一年秋天到了。空气中还是会有遗留的桂花香,马路上照例开始出现黄色的落叶,...
    顧一念阅读 244评论 2 5
  • 叫醒一朵花 文/厉雄(西班牙) 三途河,木纳无言 腐蚀远去的叹息 笨拙的躯体,麻木地蠕动 九千里河面 每一寸,漂浮...
    厉雄阅读 255评论 1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