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沙僧:活着是为了什么(2)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个取经队伍的成员很奇怪?

师父~不敬师长。大师兄~谋逆。二师兄~耍流氓。我~损坏公物。白龙马~纵火犯。

没一个好人吧!至少天条会这么认为吧!

所以与其说我们是去取经,倒不如说我们是在进行劳动改造。

这是我根据这几天了解到的情况得出的结论。你们说我忽悠?这些情况还用了解?哦!所锐。师父,大师兄,二师兄他们的光荣事迹的确天下皆知,不知道的可能还没有出生吧。我说的是说那匹马——白龙马。那可是一条正宗的龙!这可是大师兄悄悄告诉我的,连二师兄都不知道。当时我还有些受宠若惊呢!

由高高在上的龙变成被人骑的马,这里面一定有故事。大师兄说他吃了师父的马就变成了马。什么逻辑啊?原来还有比我更冤的家伙?瞬间,我找到了平衡。

这个文弱书生小白脸竟然骑龙?从此,我对这个小白脸师父充满了憧憬,以后我绝对不会忤逆他!我发誓。

我这个小白脸师父的名字还真不少:金蝉子,陈玄奘,江流儿,御弟,唐僧。大师兄的名字也不少:美猴王,孙悟空,弼马温,齐天大圣,孙行者。二师兄呢:天蓬元帅,猪刚鬣,猪八戒,呆子。我:卷帘大将,沙悟净,沙和尚。白龙马咱就不说了。我和它不熟。

每一时期我们都对应一个名字,每一名字都对应一个故事。原来我叫卷帘大将,我就是那个混迹天庭的看妹男;我现在叫沙悟净沙和尚,我现在就得去取经。名字对应着时期。叫错了,后果很严重。昨天,二师兄叫大师兄“弼马温”,结果被暴打。想想也对,现在有人叫我“卷帘大将”,我也会反感。

我还发现名字多的人经历也多,我很羡慕师父师兄们。就私下给自己取了几个非常牛逼的名字,可惜啊!没有故事可以相对应,恐怕就算说出来也得不到承认哪!

前几日我换工作闹出了笑话,我很怀疑他们给我起了新名字“沙不行”。我莫名其妙开始郁闷了。

换工作让我很受伤,说明这方法行不通。要改。哎!伤脑筋!昨天晚上想了一宿,换工作不成,我就在一边协助协助,这总行吧!

大师兄的棒棒忽长忽短伸伸缩缩,一个道道就打通了。我左看右看,协助难度大!他的棒棒很重很危险!

二师兄挑担这儿没危险,我屁颠屁颠一脸媚笑跑过去,亲热地想扶他一把。没想他一脸警惕,看见我接近,加快了脚步,我楞是没追上。我靠!二师兄真比牛还牛,比马还马……

当我去了一趟五谷轮回之所后,是该歇气的时候了。远远听见师父大师兄一个劲得夸二师兄今天走得快。

我走过去,也想恭贺恭贺时,二师兄一脸慌乱站起来说内急。我只有郁闷得坐下。哎!想给人点个赞都不容易!啥世道哦!

哎呀!大师兄不见了,咱可不能在这里当领导,得协助协助。还是协助二师兄吧。顺便给他个赞。

转过一个山坡,咦!二师兄!不是内急吗?这是啥造型?我脑海里瞬间出现“哮天犬”三个字~~他解决内急通常是把一只脚抬得高高的……

我没有看男人尿尿的爱好,我只有等。

半个时辰过去了!还没完。我想:猛男啊!

一个时辰过去了!还没完。我想:坏事了!

跑过去一看。我靠!在睡觉!好奇葩的睡觉方式!

我把他摇醒,没想到他噌得一下,就离我一丈远。嘴里不停嚷嚷说我俩不合适。我说我和大师兄才不合适,他的棒棒很重很危险,只有找二师兄你了。听了我的话后,他再次刷新速度,有直逼大师兄的倾向。

我郁闷无比。彻底石化了。

是大师兄把我找回的。我把我的疑惑说了出来。大师兄也很奇怪。

当问清楚二师兄以为我要和他那个啥的。

大师兄笑得一直在打跌。

二师兄没笑,脸红得和大师兄亲戚的屁股有一比。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师父也笑了,后来听大师兄说那晚师父破天荒没有坐禅,好像是不能静下心。

我当场就晕过去了,那一瞬间耳边传来白龙马嗷嗷的叫声。我赶紧想:就数你这个爱玩火的淫龙最虚伪!老沙我又没有说不准你嘲笑,你整啥外语。以为老子听不懂!哼哼!…


下一节 沙僧:活着是为了什么(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沙僧专篇1—3 在我们取经队伍里师父是领导,大师兄是保镖,二师兄是搬运工,白龙马是交通工具,可我是什么呢? 再次看...
    御风如水阅读 358评论 1 6
  • 一曲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一曲肝肠断,轻羽此去莫留连,更有南国花正好,莫向白苹洲上独叹秋水寒 二曲肝肠断,深院...
    王啊王先生阅读 1,215评论 0 0
  • 前几天,一个远房侄子来我这,我们便一起出去吃个饭。 饭菜上桌,他把手机摆在面前,手指上下翻飞,打一会游戏,吃一口饭...
    蜜蜂郎马成欣阅读 157评论 0 5
  • 这两天打包发现用到反射的地方抛出异常,折腾半天才搞出来,记录一下,以便查看。用到design包,不设置发现desi...
    RoboyCore阅读 4,473评论 0 0
  • 1.shell既是一种命令语言,又是一种程序设计语言2.Batch批处理,写一个shell脚本,shell一次把这...
    KevinCool阅读 362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