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

    上周,儿子的老师打来电话,说了他近段时间的表现,希望我能去学校一趟,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我把手头的工作一放,立马就去了。

 儿子今年十二岁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本命年,也就是这几天,我惊奇的发现,他的叛逆期已经开始了。儿子就读的是一所私校,他很喜欢那里的集体生活,尤其是学校采用的高效课堂模式,很适合他那种思维活跃但不太爱受约束的人,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他回家后老是和我炫耀,他们的老师如何负责,如何公平,如何引领他们追寻自己的理想啊,还会喋喋不休地说他们班哪个同学成绩好,那个同学爱劳动,哪个同学吃饭最快,读书最多......从他眉飞色舞的描述中,我看到了他对班集体的喜欢,加上他成绩不错,有自己的主见,会合理安排读书与作业的时间,我一直对他比较放心,可是,就是在我比较放心的这个时候,老师打来了电话,给我敲响了警钟。

  我来到学校,正是下课时间,他看见我,就从教室跑了出来,我还没说话,他眼泪就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我一阵心酸,不想再责备他了。我轻轻地拉起他的手,他低着头,不在看我,我和他聊起了我的日常生活,告诉他我每一天的安排,一周的活动,一个月的日程,告诉他维持一个家有多难,爸爸的挣钱的艰辛,妈妈抚养教育孩子的繁琐,告诉他读书的重要,时间的重要。我像耳语一样,轻轻地说,他静静地听着,时而红了眼圈,时而低下头去。我知道,这个时候,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不在多说,我知道,他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从小的独立使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妈妈,我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上课的时候一说话就耽误了功课,老师就是因为这个叫你来的。”我把他的头揽在怀里,他抽泣了一下,“走,我们去买两个日记本,从今天开始,咱俩都开始写日记,写一写每一天的学习和收获,写一写自己的想法,发生在身边的事儿,OK?”像得到赦免是的,他轻松了许多,领着我向他们学校的小卖部走去。

 临了,我们俩订下君子协定,每人每天一篇日记,记下自己的感悟,回家的时候进行交流,不许以任何理由懒惰,“妈妈,谁懒惰谁是小狗哦!”,说着,他用手扮作小狗状,还伸起了舌头,看着他又恢复了往日的快乐,我也轻松起来。我敢肯定,他知道完后自己怎么做,虽然才有12岁。

 把他送回教室,我自己做了反思。其实,是我做妈妈的失职,早在一周前,他就不在和我聊太多学校的事情,我问起时也是敷衍着说一两句,我怎么就没在意呢?这回我要回去坚持写日记了,和儿子共同成长,我可不愿做小狗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